2019-07-16 12:50:19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反腐行动 >> 实名举报许昌市魏都区法院以权谋私

实名举报许昌市魏都区法院以权谋私
发布时间:2017-04-13|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房子被拆17年未给任何补偿父亲又离去,奈何???本人:吴科宇?男?是当事人(吴安民次子)父亲吴安民于2015年9月10号病逝事情发生在2000-2001年间,原本我家在许昌市魏都区有两处临街门面房,位于许昌市中心老街区房子都是解放前砖木结构二层楼房。一处位于:文明街1号,由父母开了一家肉铺(从80年代一直经营到2001年拆迁)。当时的营业执照272980148.jpg"/>?文明街1号拆迁阶段照片272980222.jpg"/>墙体已被附近拆迁机器冲击力冲掉了一部分?另一处在附近的天平街52(对外出租)272980317.jpg"/>此两处房子的收入所得是全家主要的经济收入,维持一家4口人的生活。出租营业执照?天平街52号被偷拆第二天的照片一片废墟272980380.jpg"/>?2000初我家的两处房子面临拆迁,由许昌市恒达房地产公司开发建商住小区(恒达都市花园)和奎楼商业步行街。动迁中心王金全,恒达公司刘德友找到父亲商议拆迁事宜,父亲提出要回迁,均得到拒绝。他们给出的补偿很低,每平方米112元的补偿标准,说我家房子是解放前的房子属于四等房,按政府的补偿就是这个标准,还说我家可以优先购买建好门面房,建好的门面房每平米3400元-3500元之间,可以给我家一个5%的优惠。当时步行街的效果图和写的5%的优惠272980544.jpg"/>原位置和建好后的大概位置272980640.jpg"/>收购我家房子的价格与他们建好卖给我家房子价格之间,有三十倍还多的差价,这个条件父亲不答应,双方就僵持下来。之后一天许昌市魏都区法院的戴延伟和他们一同来我家量房子,原来恒达公司将父亲告上了区法院,父亲去了法庭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和要求,魏都区法院不予支持。下图为起诉书272980793.jpg"/>272980804.jpg"/>吴金海是我爷爷(1921年生人,于1976年去世)起诉书中说吴金海68岁与父亲是叔侄,胡编?吴金海是我爷爷(1921年生人,于1976年去世),爷爷到2000年应该是79岁。起诉书中说吴金海68岁与父亲是叔侄,纯属胡编。漫天要价,胡搅蛮缠,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证据,认定1976年去世的爷爷和父亲有以上行为的?漫天要价,胡搅蛮缠,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证据,认定1976年去世的爷爷和父亲有以上行为的,如果有就请他们出示相关的(人证,物证,录音及视频等证据)。这些都是父亲病逝以后我在魏都区法院查阅到的,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这个起诉后来撤销了272980863.jpg"/>爷爷1976年去世的(2000年应该79岁了),2000年被他们说成68岁,下落不明。这都是哪来的依据??这真是胡编乱造。法院档案室的拍照272980905.jpg"/>?法院档案室拍的照片,显示审判结果撤诉。这期间天平街52号由于要拆迁,已不对外出租,晚上也无人居住,被他们偷偷拆掉了,这明显就是违法行为,哪有不经当事人允许就把房子拆掉的道理?父亲找他们要说法,他们只说量都量过了,等文明街1号拆了一起算,就回迁或相应的具体补偿办法没有签订具体的补偿协议。没有拆迁协议父亲不想搬走,害怕上当,不搬出居住地。他们只知道让百姓搬走,却不想一家四口人搬走住哪里?靠什么吃饭?我家房子虽然是老房子却能让四口人能居住,有个小生意就有口饭吃,这些任凭你怎么说,无人顾及。开发商开发地皮无非也是看到了商业价值有钱赚,难道就不管百姓生存了?2001年3月的一天母亲独自在家,魏都区法院来了一辆警车说要强制执行拆除房子,母亲没上过几天学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搞不懂什么情况,要求等父亲回来再拆,他们不予理会将母亲强行带到魏都区法院,将文明街1号房子强行拆除。到法院还要求母亲写下检查什么的,理由是妨碍司法程序,母亲不会写,就由魏都区法院的工作人员代写,让母亲按了指印,整个过程十分野蛮,家中物品被零散地放在清虚街的一间房子里,从此就再无人无津,房子拆了万事大吉,百姓死活无人管。我现在才知道撤诉后的2001年3月份魏都区法院做出了判决272981095.jpg"/>272981192.jpg"/>272981224.jpg"/>272981241.jpg"/>书?判决时,父亲不在场,是缺席判决,判决生效后后就去家中强制执行的。许昌市魏都区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孟庆和臧东亮戴延伟?。对(2001)魏民初字28号民事判决书,捏造事实,枉法判决,怀疑他们3人与开发商(许昌市恒达房地产公司)串通一气侵害公民合法财产行为。(2001)魏民初字28号判决书原告为:许昌市恒达房地产公司,法人代表:李东法???????????????????????????????被告为:吴安民原告许昌市恒达房地产公司与我父亲的房屋拆迁行为属于商业行为,具体的拆迁补偿应有恒达公司与我父亲(吴安民)商议解决272981454.jpg"/>272981476.jpg"/>许昌市魏都区人民法院不应该参与其中,无理由将我父亲作为被告提起民事诉讼,并在我父亲不知道的情况下,做出缺席判决。判决书上提到我父亲吴安民漫天要价,胡搅蛮缠,请他们出示(人证,物证,录音,及视频据),如果没有以上证据就是捏造事实,枉法判决,冤枉老百姓。?判决书中提到爷爷吴金海是产权人,爷爷1976年已经去世,当时文明街1号的房子早已被已被国家收回,是父亲吴安民1984年申请退还的房子,而却退还的是文明街1至4号房子,只给了1号作为居住地。272981385.jpg"/>我家按成分在解放前是资本家,要是这么说的话有好几处房子都是我家的财产,都没有退还。这明显的是混淆视听,刁难老百姓。还说要析产,一个有待析产,主体不明确的房子,怎么能拆,拆了谁的房子?法院做的这一切无非是出难题,糊弄百姓不懂法,拿判决书吓唬老百姓。老百姓正常居住的房子拆迁不能提出自己的意见,提出也不理睬,还要被开发商起诉,起诉后撤诉,撤诉了还能下达判决书,判决百姓败诉,房子被强制拆除,哪有这样的道理?判决书中说按照有关规定进行安置与补偿,按的哪个法?哪个规定?从来没人让我父亲看过,都是一张嘴说说而已,怎么让人信服?就是这样一个坑害老百姓的判决书,判决以后。该案人员:戴延伟,孟庆和,臧东亮,按判决书:只执行了判决书上第一条:将我家位于文明街1号的房屋强拆。不执行判决书上第二条:将拆迁补偿款6543.6元交于父亲吴安民。不执行判决书上第三条:将安置补助费11685元,搬家费200元,有线电视移装费200元,电话移装费150元,水表移装费100元交于父亲吴安民。天平街52号房子被偷拆了,只字未提,没有任何补偿。强拆百姓房子,不给于安置,赔偿款也不给,拆完完事,哪有这样坑老百姓的人民法院?这些行为明显存在执法不公,我怀疑其中存在官商勾结的行为,由于这个枉法判决,使我家失去应有合法财产,正常的生活受到严重侵害,全家靠租住生活十多年,生活十分艰辛,精神上也带来巨大伤害。父亲吴安民自房屋被强拆不久就气出病来,先后得疝气,青光眼,家中被来就很困难,这样无异于雪上加霜,全家就在许昌到处租房生活,没有任何收入。这一切也改变了哥哥与我的人生轨迹,?哥哥与我先后去外地打工维持四口人的生活,从此一家四口天南地北,这种体会与思念是多么痛苦,这些坑害百姓的人怎么能安心?长期的压抑与折磨使得父亲在2015年6月1号突发脑溢血病倒了,我得到消息当天回到许昌,在病床上见到了昏迷的父亲,医生等待观察做手术,手术之后父亲昏迷了七天才慢慢苏醒过来,看到母亲哥哥我们三人,顿时全家痛哭起来。父亲由于大脑损害严重已经丧失部分语言功能,有些字已说不清楚,母亲问父亲你害了这么大的病,家里的房子的事还没有解决,该怎么办?父亲哭着说不清楚,只听见,不可能,三个字。其实这时全家都已经懵了,不知道以后改怎么办。医生说父亲的病情很不好,有并发症的话会很危险。治疗过程是缓慢的痛苦的,无语言表。2015年9月10号父亲病情加重,抢救无效病逝,还没到70岁。这一切也许就因为我们只是个普通的老百姓,没钱,没势,只能吃哑巴亏,父亲到死都没有见到家里房子的事能够解决,这点房子也是父母一生唯一最大的资产和生活希望了,所以父亲不在了,作为儿子我会坚持下去,并坚信一定会有个结果的,不能不明不白被人坑了。安排了父亲的后事,我与母亲便开始向区,市有关部门反映,先去的恒达公司,他们公司一个人问完我们来意,就说当年都是政府行为,去找政府,跟他们没关系。之后我们去了魏都区信访局,接待的人说时间太长,这也不归他们管,让我们想其他办法,过了一段时间出具了不受理告知书。不受理告知书?再去住建局,住建局接待的人说:他们是这两年刚改制,当年的情况不清楚,无发提供相关信息和帮助。之后我与母亲去了魏都区法院,找到当年办案的戴延伟,他说当年都是市领导班子定的事,问他为什么连哪一点执行款都没有了,他说那得去问问执行厅,是执行上的事,执行厅说时间长查不到了,再找戴延伟,已经不让进法院大门了。我与母亲就去市中级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法院说过了上诉期了,去哪个法院都没人管了。我们又去检察院,检察院说法院拆迁的事不归他们管。我们又去市信访局,市信访局说事发地在魏都区,你们还得去魏都区信访局反映。我给市长信箱写信,还是不归他们管。没有办法,听说去北京上访能有点效果,我就去了北京北京上访?北京上访?北京上访?去北京后被接访的人员劝说回到许昌,说回来给解决,可回来以后就没有任何音信了,其实都是在磨时间,磨了十多年了,一直磨到你都要自己都崩溃了,没有力气了,也就不了了之了。从父亲2015年9月10号病逝,很快我与母亲为家里房子的事跑了一年多了,没有任何进展。一次房地产商业开发项目也许会成就了一个企业,一些人,赚得钵满盆满。可是坑苦了底层的老百姓,底层老百姓谁都惹不起,办啥事都难,就连自己家也保不住,害了两代人。母亲也快65岁了,父亲走后,她情绪一直不好,房子的事也不知道要到何时才能解决,也走入绝境了,没有任何好的办法,今只能向广大网友和有关媒体寻求帮助,我坚信我们这么大,这么悠久的一个国家是容得下我们这一家人的,广大网友和亿万百姓会惺惺相惜的。毕竟那是我们自己的东西,是生活的根本,再次恳请大家给予关心和帮助,把我家的情况转发出去,让更多了的人知道,让跟我家一样遭遇的人也能相互帮助,尽早解决这十几年的冤案,也能对得起九泉之下父亲。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45245(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