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7 21:31:19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反腐行动 >> 财大风云,9位硕博生从魔都奔赴帝都上访

财大风云,9位硕博生从魔都奔赴帝都上访
发布时间:2016-08-14|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故事摘要:我们是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的9位硕博连读学生。2016年6月30日,是一个让我们再也无法忘记的日子!同一天,教育部第六巡视组在上海财经大学召开了巡视工作情况反馈会;同一天,上海财经大学纪委在回复中包庇假长江学者周勇、假千人计划学者黄坚、吃空饷学者冯兴东等人;同一天,我们的导师受到被举报人周勇的打击报复,被无端不续聘;同一天,我们这些硕博连读生被学院通知开会,而且必须瞒着我们的导师;同一天,我们在晚上被学院用电子邮件告知,我们的导师必须被更换;同一天,我们才知道统计与管理学院在5月27日出台了关于换导师的特别规定。256772808.gif"/>
B方男一号:周勇(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院长、假长江学者)256773015.png"/>
@standbydata2016-08-1409:59:00B方女一号:樊丽明(上海财经大学校长)256772987.jpg"/>-----------------------------楼主,女一号有意见,贵剧组付的薪水太少了吧,人家怎么能不罢演!
姚玲珍(上海财经大学副校长、研究生院院长)刘永章(上海财经大学党委副书记,分管学生工作)沈晖(上海财经大学党委学工部部长)张琴(上海财经大学党委学工部副部长)谢永康(上海财经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学位办公室主任)朱君萍(上海财经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李劲松(上海财经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杨晖(上海财经大学纪委副书记)朱立民(上海财经大学校办副主任)吴凌燕(上海财经大学校办职员)张满仓(上海财经大学保卫处处长)程霖(上海财经大学人事处处长、人才办主任)刘艳辉(上海财经大学人事处师资科科长、人才办副主任)吴纯杰(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副院长)屠天峰(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党总支书记)王体(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党总支副书记、研究生辅导员)蔡莉霞(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办公室主任)左楠(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秘书)邵建利(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工会主席)姚黎明(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本科生辅导员)王钰钦(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本科生辅导员)李涛(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副教授)张鸣芳(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教授)严继臧(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秘书)付卓婧(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学生办公室主任)
横店加盟店: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上海财经大学行政大楼上海市教委上海市纪委教育部
第一季浦江象牙塔风起云涌第1集荒谬的527规定请参考http://bbs.tianya.cn/post-free-5553370-1.shtml第3楼第2集527规定背后的阴谋请参考http://bbs.tianya.cn/post-free-5553370-1.shtml第45楼
@standbydata2016-08-1409:57:17256772898.jpg"/>财大校长樊丽明疯狂封帖-----------------------------哈哈,这校长怎么傻呀,封了可以重启的呀,财大果真钱多烧得荒
2016年7月12日中午,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教务秘书严继臧给我们前后发了两封邮件。这两封邮件的区别是通知我们更换导师的时间节点略作修改,从九月至下学期开学两周之内完成更换导师变成了七月份至下学期开学两周之内完成更换导师。
最关键的一点,在邮件中严老师以“就A老师的学生要求更换导师的问题”开头,这就是赤裸裸的谎言。我们从来没有要求过换导师,我们一直要求请导师继续带我们。
我们根本不相信,在这样的电子时代,在给一群学生、很多领导(包括校领导)发送的邮件中,还能够有人如此厚颜的直接使用谎言?!我们相信,这肯定不是一个教务秘书能够做出来的事情。他必定是在执行某位领导的指示或者命令。
因为平时因为学生方面的事情,我们和严老师的接触还是很多的。严老师是一个很好的人,虽然长的略魁梧,但是说话很温和,很年轻,典型的上海好男生。这么好的一位老师,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我们什么时候有说过要更换导师?
而且,这封Email的落款不是严继臧,而是统计与管理学院。这说明,严继臧老师在严格区分他个人的身份与他的职务身份。虽然邮件是从严继臧老师的账号发出的,但是信息非常明显,这是统计与管理学院的名义,不是他自己的名义,也不是他作为秘书的名义。
所以,在严老师发出的这封撒谎的邮件,在发之前,已经得到上海财经大学副校长陈信元上海财经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李劲松上海财经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谢永康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院长周勇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党总支书记屠天峰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副院长尤进红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党总支副书记王体上海财经大学统计与管理学院副院长吴纯杰的同意,或者支持。否则任何一个领导,发现继臧严老师撒下弥天大谎,TA会置之不理吗?严继臧老师怎么会有胆量做出这种事情呢?不仅没有胆量,而且严继臧老师是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的。
上海财经大学副校长陈信元是分管人事工作的。上海财经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是校长助理郑少华。上海财经大学研究生院院长是副校长姚玲珍。这跨越部门的谎言,必须再有一个人在协调与指挥。而这个人的层级是正校级,只剩下两位领导了。不管怎么说,这依旧属于学校行政。所以,校长樊丽明,对这封邮件,应该也是支持的!
樊校长一世英名九博士光明前途生死就在此一战是毁掉一个人的一世英名?是毁掉九个人的光明前途?本来不是单选题现在成了单选题
这简直,太,太,太,太,太荒唐了!这简直,太,太,太,太,太可怕了!这简直,太,太,太,太,太黑暗了!我们再也无法理解樊丽明校长了……
在樊丽明校长的领导下,有人说:【硕博名声就是被你们这些从不知道哪个野鸡学校考过来的学生给毁掉的】请樊丽明校长调查一下:财大目前到底有多少野鸡大学靠过来的硕博生?
这说明,上海财经大学校长樊丽明,通过统计与管理学院院长周勇,向统计与管理学院的教务秘书严继臧老师授权,发布谎言。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呀!这简直令人难以相信!而这种事情竟然发生了!天哪!!!如果不是我们自己收到了这样的邮件,谁告诉我这种事情,我都不会相信的。如果我告诉别人这件事情,如果没有上面的图片支撑的话,估计对方会觉得我在胡说。但是,这样的事情就是发生了!就发生在上海财经大学!一个全国知名的高校!一个在追求世界一流大学的高校!
这简直,太,太,太,太,太荒唐了!这简直,太,太,太,太,太可怕了!这简直,太,太,太,太,太黑暗了!我们再也无法理解樊丽明校长了……
@hello4152016-08-1410:19:14原来的帖子被封了!-----------------------------九娃怒火烧天涯,校长花钱去结扎娃娃新血换旧贴,重启财大一片天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三章第二十九条中的第三小条,“学校应当履行的义务是维护受教育者、教师及其他职工的合法权益”。但我们的权益已经被损害,学校应该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但是并没有做到。不仅没有做到,校方反而在漠视学生的权益、侵害学生的权益,这让我们如何不痛心?
我们坐的是动车,大约花了十二个小时,从上海来到北京。动车连夜的奔波,一路摇摇晃晃,所以,我们此时此刻是非常的疲惫。再加上心里的激动、兴奋,我们这一夜辗转反侧、彻夜未眠。我们兴奋,去了北京,我们期待能够解决问题了!教育部会帮助我们嘛?我们怀着期待,又有点忐忑,毕竟,我们从来没有跟教育部打过交道。
我们心中充满了希望,虽然疲惫,但是满含希望和憧憬的,拖着疲惫的身躯,直奔教育部。我们的问题都这么严重了,我们9个硕博连续学生都从上海来到北京了,上北京找教育部帮助我们。我们期待,教育部一定会解决问题的!我们都这么期待!恩!
一流的大学需要一流的教授一流的教授需要一流的教育家校长樊丽明的有多少一流“创举”樊丽明不续聘一流的教师樊丽明打压一流的硕博生樊丽明派多人到北京截访樊丽明在天涯疯狂的封贴樊丽明在服务器设敏感词樊丽明威胁恐吓学生家长樊丽明在学院按装摄像头樊丽明在学院驻多名保安…………
一路奔波的我们在到达教育部北门后,我们合影留念。教育部北门的保安还热情的帮我们拍了合照,大抵是从来没见过来教育部旅游的上海财经大学的9个硕博连读学生吧。
@xiaoshaoxiu2016-08-1410:16:40樊校长一世英名九博士光明前途生死就在此一战是毁掉一个人的一世英名?是毁掉九个人的光明前途?本来不是单选题现在成了单选题-----------------------------校长英明,博士光明,本是一家事奈何校长爱红颜高官厚碌皆不要只为院长一人笑校长博士方成敌你来我跑成游戏校长已昏忘职责博士暮路显英雄
离开教育部北门,我们去教育部传达室询问情况。传达室的阿姨告诉我们,我们没有凭证、没和教育部某个部门联系,是不能进去教育部的。如果有事情反映,就要去教育部后边的信访处;如果要找教育部纪检组,就要打电话。
一番思量之后,我们决定先去信访处。传达室的阿姨非常热情的给我们指路,说现在在修路,所以只能走小胡同,绕一下,经过协和医院,然后从一个小胡同再进去。
其实我们已经有点儿蒙圈了,完全没搞清楚状况。但我们依着阿姨说的,努力的绕着路寻找教育部信访处。但是我们依旧迷路了,因为越走越是小胡同,我们不敢相信,这样子走下去是信访处吗?信访处就在这样的一个地方?破破烂烂?
@standbydata2016-08-1410:28:44一路奔波的我们在到达教育部北门后,我们合影留念。教育部北门的保安还热情的帮我们拍了合照,大抵是从来没见过来教育部旅游的上海财经大学的9个硕博连读学生吧。-----------------------------财大学生最爱北京!财大校长最怕北京!
所以,我们中有人马上又跑回传达室,再次询问教育部传达室的阿姨,得到明确的指路后,我们继续前行。
看来教育部信访处依旧是在执行“酒香不怕巷子深”[email protected]:32:43其实我们已经有点儿蒙圈了,完全没搞清楚状况。但我们依着阿姨说的,努力的绕着路寻找教育部信访处。但是我们依旧迷路了,因为越走越是小胡同,我们不敢相信,这样子走下去是信访处吗?信访处就在这样的一个地方?破破烂烂?-----------------------------
@standbydata2016-08-1410:33:47有图有真相,一路的震惊,严重怀疑自己走错路了~~~~~~~~~~~~~~-----------------------------是不是走上了一条未知死亡的道路
@好的很呐2016-08-1410:35:49这什么情况?-----------------------------很神奇的情况
@standbydata2016-08-1410:35:17256774869.jpg"/>-----------------------------路漫漫其修远,且行且珍惜
@standbydata2016-08-1410:35:17256774869.jpg"/>-----------------------------路漫漫其修远,且行且珍惜
@standbydata2016-08-1410:33:47有图有真相,一路的震惊,严重怀疑自己走错路了[email protected]55832016-08-1410:35:04是不是走上了一条未知死亡的道路-----------------------------这是一场生死之战校长要保护其外的金玉,不让看见其中的败絮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74459(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