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9 08:16:40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显明公道 >> 究竟是谁在扰乱中纪委机关门前的公共秩序!

究竟是谁在扰乱中纪委机关门前的公共秩序!
发布时间:2016-07-13|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九条第(二)项:以非法手段收集的证据不得作为处罚的根据。2015年11月10日,我对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2015年6月9日作出的京公行罚决字(2015)002604行政处罚书,与事实不符,向北京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起诉。请求撤销京公行罚决字(2015)002604行政处罚书。2016年1月5日立案,5月12日开庭审理。在庭审中,我当庭拿出从被告提供的证据之一光盘,从光盘里调取的一图片,使用该图片我的装束(并拿出实物),驳斥被告提供的北京市西城区福绥境派出所民警严书文(警号:024009)等三人相互印证,指证我扰乱公共秩序的证言,与事实不符。我不在民警严书文提供的证言“我们对其进行劝导,我多次对这几个人进行劝导并告知他们的行为是违法的,但是这些人不听劝阻,后将这几个人带上警察带回派出所了”的行列里。被告2015年6月9日作出的京公行罚决字(2015)002604行政处罚书来自民警严书文的伪证。被告委托代理人辩驳伪证与本案无关,我辩驳今天我们坐在这里,就是为了这张行政处罚书,这张行政处罚来自伪证,你说伪证与本案无关,请告诉,什么与本案有关。其没有正面回答,法官也没有发表意见。当庭没有作出判决。6月3日,法院作出的判决书称:本案中,根据查明的事实,能够证明王利君在中纪委机关东门门前上访,扰乱公共秩序的事实,西城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对王利君作出行政处罚拘留五日的处理并无不当。王利君请求撤销《处罚决定书书》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2015年6月8日,我到中纪委机关东门门前亮牌反映的问题,是中纪委机关信访部门发生的严重问题,是依法治国路上的拦路虎。是在多次被中纪委信访接待室拒之门外,写信、网上举报,渺无音讯的情况下,把中纪委信访接待室不正之风推到阳光下。我拿着的字牌始终放在胸部以下,从未有高举的动作。门前的工作人员打着离开的手势,我立即离开。字牌是背后赶来的警察说我打横幅,我敞开手提袋给民警看拿走的。被告提供的所有证据,无一能证明我在中纪委机关东门门前犯有“以高举上访材料方式上访,扰乱公共秩序,当场查获”行为。2015年6月8日,我并不像北京西城区福绥境派出所民警严书文所言:上身穿着红蓝衬衫,头戴白色帽子。我上身穿的是红白格子衬衫,头戴碎花帽子。我已提起上诉。诚请网友,匡扶正义,给力,关注结果!安徽安庆市民王利君,13515562895。新浪网《文君博客》有详情,网址:http://blog.sina.com.cn/wljing111。253894069.jpg"/>253894333.jpg"/>253894628.jpg"/>253894804.jpg"/>
这是从被告提供的证据光盘里截取的图片,我的装束,并不是北京福绥境派出所民警严书文提供的证言所言:上身穿红蓝衬衫,头戴白色帽子。严书文在证言上签名,将严字写成闫。253895925.png"/>
冤枉进了京城拘留所,谁之责?(2015-06-1706:09:23)新浪博文2015年5月17日,我对中纪委信访接待室2014年10月17日接谈后明明收下我的控告材料,变成没有收材料不服,进京上访,5月18日上午,中纪委信访接待室的工作人员,依旧坚持2014年10月17日接谈后没有收材料,将我递进去的控告材料推出窗外。面对权力不作为,我没有退让。而是来到西城区平安里西大街41号中纪委,手拿写着“举报中纪委信访接待室,2014年10月17日接谈后明明收下我的举报材料,变成没有收材料”署上姓名的字牌,让灯下黑暴露阳光下。6月8日星期一上午9时左右,我和本市访友杨爱芬(房屋暴利强拆,流离失所十一年),拿着字牌坐在中纪委东门对面金果子巷的石阶上,当我看见从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和预防腐败局相继出来的两辆轿车缓缓驶进中纪委东门,推测里面坐的一定是领导。随即看见监察部和预防腐败局出来的身穿制服的人排着队步行进入中纪委,推测一定是到中纪委开会。于是,我和杨爱芬坐在中纪委东门对面的金果子巷的石阶上等待散会。大约11时30分左右,看见中纪委有人出来,我俩站起拿着字牌目送着他们回到监察部和预防腐败局。当我和杨爱芬正准备离开时,看见有人站在中纪委东门的电子探头下,我和杨爱芬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中纪委门前的工作人员打着手势让我们离开,我和杨爱芬把字牌放进挎包离开。我和杨爱芬从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和预防腐败局的大门穿越马路来到人行道,继续行走时,突然被身后赶来的警察以打横幅强行推进警车,送到福绥镜派出所。9日福绥镜派出所以:现查明2015年6月8日11时王利君在西城区平安里西大街41号中纪委机关东门门前,以高举上访材料方式上访,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当场查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给予行政拘留五天。事实我没有高举上访材料,我手上拿的是署上地域和姓名“举报中纪委信访接待室,2014年10月17日接谈后明明收下我的举报材料,变成没有收材料”的字牌,静静的站在路边(电子摄像可以作证)。其行为,是对中纪委信访接待室公然出现“毁尸灭迹”,侵害信访人合法权益行政不作为,予以无声的呐喊,是维护党纪国法的权威,是对法律的尊重,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扰乱公共秩序从何而来?众所周知,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中央政府也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我把中纪委信访接待室不依法行政的问题公开在阳光下,错在哪里?在此,谢谢安徽安庆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亲自进京,与拘留所交涉,提前两天解除了我和杨爱的拘留。谢谢京城福绥镜派出所办案警官耐心聆听我的解释和陈述,没有把我交给安庆市警方带回安庆处理。安徽安庆信访人王利君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29761(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