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5 09:46:13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曝光信息 >> 吉林白城镇赉监狱:入监六天死亡死出五大谜团

吉林白城镇赉监狱:入监六天死亡死出五大谜团
发布时间:2018-08-21|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摘要:一年多来,家住吉林松原市的孙艳辉,她说她每天晚上都做恶梦,梦中只有两个梦境,一个是梦见弟弟正在被几个警察毒打,弟弟不断喊着“姐姐快救我,我要死了”,一个是弟弟十分可怖的满身是伤的尸体直直地挺在那里。


一年多来,家住吉林松原市的孙艳辉,她说她每天晚上都做恶梦,梦中只有两个梦境,一个是梦见弟弟正在被几个警察毒打,弟弟不断喊着“姐姐快救我,我要死了”,一个是弟弟十分可怖的满身是伤的尸体直直地挺在那里。她说,从见到弟弟尸体的第一天起,就知道弟弟是被打死的,可是一年多过去了,就是讨不来一点的说法。

几天前,吉林镇赉监狱的负责人找到孙艳辉的一个亲戚,说监狱里只能拿出60万来“私了”,但如何让孙艳辉这些家属出证明从此了结此事,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可是,面对监狱方面提出的这个方式及其它条件,孙艳辉他们没有答应。


20160531103509977.jpg"width="516"height="387">


沒入狱前的孙艳志

孙艳辉的弟弟名叫孙艳志,是2015年2月18日死亡的,这一天不仅是除夕,而且是孙艳志入狱的第六天。

那么,一个大小伙子,怎么入监狱六天就死亡了呢?入监时是要体检的,如果犯人身体本身有病为什么还要收监?病重后,监狱方面为什么对很多事情遮遮掩掩?人死后的医疗鉴定结果为什么那样的含糊不清?一年之后,在家属到网上四处发贴子的情况下,为什么又要给60万“私了”此事?而家属又为什么不同意这种“私了”呢?带着这些种种的疑问和谜团,记者近日前往吉林省的松原市及镇赉监狱,对此事进行了详细的调查采访。

谜团一:为什么入监三天家属接到病危通知?

孙艳志他们只有姐弟三人,他有两个姐姐,他在小的时候父母便相断去世,都是两个姐姐将他拉扯大。2015年2月,因聚众斗殴被判六年零两个月的刑期,2月11日被送进镇赉监狱服刑。

就在入狱第三天的2月13日下午,孙艳志的姐姐孙艳辉接到监狱方面的通知,说孙艳志病危,已被送到长春的吉林省人民医院,家属可以前去接见。

第二天,孙艳辉他们赶到医院时已是中午,此时弟弟孙艳志直挺挺地躺在一警车的后背箱里,且在医院的院子里,此时,孙艳辉已发现了弟弟脸上脖子上有伤,想上前与弟弟说话,想问他身上伤是怎么回事。弟弟见到姐姐,也要向姐姐说点什么,但警方拦着不准他们靠近弟弟,更不准弟弟开口说话,这次见面便这样匆匆结束。

三天后2月17日的早上,孙艳辉又接到弟弟病危的电话通知,他们又急忙赶到医院去看弟弟,这次为见到弟弟,他们经历了警方的再三刁难,但他们没想这些,只是在想一个问题,弟弟入监时,是经过体检的,怎么这几天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弟弟的病不是警察打的也是狱中犯人打的,他们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谜团二:身上的伤到底是哪来的?

就在2月17日的这次所谓的接见中,孙艳辉他们遭遇了他们没有想到的事情。

这天早十点多,他们急忙赶到长春市的吉林省人民医院,吉林省监狱管理局的狱警说需要镇赉分局的人证明他们家属身份才能接见,没有办法,他们一直等到晚上八点钟,镇赉分局的人才赶到医院,见面第一件事就是让他们签“保外就医书”,他们要求先见人,见不到人不能签这个“保外就医”,但是,警方坚持不签字就不让见人。


20160531103510996.jpg"width="461"height="615">


身上的部分电击伤

此时,家属们的情绪十分激动,于是,镇赉监狱分局的人才带着家属通过医院方面,证实了他们的家属身份,但是,吉林省监狱管理局的人员又换了一种说法,说只有吉林省局有批示才能接见,可是,此时已是夜里十点多钟,这个时间哪里去弄指示呢?孙艳辉他们明白,这一天找什么借口也不能让他们见到弟弟,他们怀疑此时弟弟已经死亡,只是监狱方面还没有想出更好解决此事的办法,他们的怀疑,在几个月之后得到了证实。

第二天早上的2月18日,是羊年的除夕,早上六点他们接到镇赉分局的电话,说孙艳志已经死亡,并说尸体早已送到了吉林省的朝阳沟殡仪馆。孙艳辉他们要马上去见弟弟的尸体,但对方以过年放假为由,没有答应,此时孙艳辉他们在想,是不是监狱方面在处理弟弟身的伤,不让家属发现,但没有办法,监狱方面不让看,自己如何也看不到的,只能听对方的摆布。

一周之后的27日,孙艳辉他们在殡仪馆终于见到了弟弟。孙艳辉说,当打开冰柜的那一瞬,他们家人简直是万箭穿心,弟弟的状况惨不忍睹,他的头被纸尿裤包裹着,耳朵,鼻子,嘴都用棉花堵着,七窍流血。狱方不让他们检查弟弟的身体,此时他们全然不顾了,强行脱掉弟弟的衣服,他们看见,孙艳志身上有20几处外伤,尤其胸前和下体都是电击穿的样子,全是一片片的小洞,他们当场拒绝了监狱方要强行火化的要求,并马上申请医学鉴定。

谜团三:医疗鉴定为什么是“医源性损伤”?

当发现弟弟满身是伤后,孙艳辉他们立即通过驻监狱的检察院来委托单位做尸体检验,被委托的单位是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

鉴定时,法医将孙艳志身上的於血及有小洞处都用刀切开,鉴定书上也详细地写上了这於紫有多长多深,但就是没有写表面上有什么什么外伤,这种鉴定已让人出乎意料,结果就可想而知了,身上的伤医学鉴定的结果是:“无法排除这些皮下出血为医源性所致,且这些损伤程度较轻,均为非致命伤”。


20160531103511373.jpg"width="423"height="751">


身上的部分电击伤

何为“医源性”?专业的解释为:“指患者的损伤源自于医方,即患者在就医过程中,医者主观上无过错或过失,在客观上对患者造成的出于治疗目的的合符技术、伦理、法律要求的有限而必要的损伤。”记者也请教了专家,他们的解释是,在正当的医疗过程中,因用药或外科手术所造成的外部正当的伤痕。也就是说,这些伤是在医疗过程当中造成的,不是人为的,更不会致命。而孙艳辉他们说,如果,这个结果是“不排除外力损伤可能”,这样的结论才是公道的。

而死亡的原因则是“符合因白质脑病病变而死于中枢性呼吸衰竭”。但是,鉴定书上还有“肾於血,脾於血,肺於血”等结论,但没有说明原因。

对于这样结果,孙艳辉他们不服,要求重新鉴定,但驻监狱的检察机构说:“我们已委托了一次,再没有权委托第二次,要想再委托别的家来鉴定,得由省高检委托才行。”孙艳辉他们真的找到了吉林省高级人民检察院,这里的检察官听了驻监狱方面的检察机关的说法很是发愤,他们说:“还得原来的检察机关来委托,他们说没有权利,让他们出书面说明,看他们敢不?”孙艳辉真的去让他们出不能再委托的书面说明,可是,得到的答复是说孙艳辉他们在无理取闹,就这样,再次的尸检一直没有成功。

谜团四:到底是谁动了孙艳志?

在监狱中,新入监的犯人被欺负,甚至挨打,这在监狱里并不是新鲜事,现在管的严了,出现这种事情监狱警察是要负责或受处分的,所以这两年这样的事少了许多。

就在记者接手这个案子采访之前,曾拿着孙艳志身上伤的照片去咨询老警方工作人员,他们告诉记者,这样的伤十分明显,就是电棍电击伤,且这个电棍电流还是特别的大,全身这么多处电击伤,再好的男人也难挺过去,如果身体不是特别好,很容易从此丧命。

于是,记者着手调查到底是谁,是什么人对刚刚入监的孙艳志下了如此的毒手,结果还是真了解到一些连孙艳志家属都不是全知道的事情。

在记者调查时,这家监狱一位老干警向记者讲述一个故事。说孙艳志在几年前曾入过这镇赉监狱一次,当时他一个姐姐曾给一位狱警一万多元的好处,让他照顾孙艳志,但当孙艳志释放知道这事后,他十分的气愤,说这个人不仅没有照顾他反而还打过他,于是他以出监犯人身份进行了举报。结果,这位狱警不仅退回了钱,还得到了一个不小的处分。这位老狱警给记者讲这样的故事,言外之意是那位曾被孙艳志举报过的狱警,早就对孙艳志怀恨在心,只是没有找到报复的机会,没想到孙艳志这次“二进宫”又进了这镇赉监狱,也就是说,是孙艳志举报过的这位狱警自己或找人对孙艳志下的毒手。

记者将这事讲给了孙艳辉,孙艳辉说,当弟弟出事后,她的第一反应也是这位警察干的事,但没有证据来证明。

谜团五:60万的赔偿有何根据?

孙艳辉说,这一年多来,他们从来没停下为弟弟讨还公道的脚步,但受到的不是无名的恐吓就是多个政府部门的阻挠。今年五月份,她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将弟弟的遭遇通过微信和朋友圈发了出去,很快,镇赉监狱的领导们坐不住了。

半个月前,有镇赉监狱领导亲自找到孙艳辉,说她在手机和网上发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全是在污蔑和诽谤他们监狱警察,如果她再发,就要抓她和她的家人,并在当地派出所报案。

这个监狱的领导还真的报了案,当地警方也出了警,但当孙艳辉和她的家人将弟弟的图片送到警方手中时,当地警方不再说什么。

五月末,有中间人找到孙艳辉,说监狱方面想拿60万私了,孙艳辉他们在惊讶的同时没有答应,他们说,一年多了,为了告状他们姐两个已近倾家荡产,为的不是这赔偿具体数额,他们是想让弟弟能闭上眼睛,“私了”是怎么回事呀?他们要看到以监狱官方的名义出来赔偿的红头文件,并说明为什么要赔偿及赔偿的依据,更要看到打人者及相关领导应得到的处理结果,不然,在这个监狱,今天弟弟被打死了,明天还会有别人的弟弟也被打死,且还会不了了之。

记者手记:监狱的警察,你们手中何时能不再沾血?

孙艳志冰冷的尸体躺在殡仪馆里,已快有500天了,还要在此躺多久?没有人知道。

孙艳志的家人也承认,孙艳志在入监时,身体不是特别好,但是,他身上的伤在诉说,他是被人家用电棍击成这个样子的。那么,到底是谁?因为什么才下此狠手,监狱方面不应该好好地调查吗?不调查打人凶手反而还想方设法掩盖事实真相,那么,这家监狱到底想干什么呢?

记者在调查中从医院得知,就在监狱警方要求家属在“保外就医书”上签字时,孙艳志已经死亡,原来,这监狱的领导们的意图是,先让家属签了字,再拖上十几个或二十几个小时让家属与死者见面,那么,就算死了也是在“保外就医”后死亡的,这样他们可以多了很多的借口,可是,监狱警察逼家属给死者办“保外就医”,这是何等的笑话?也许这事只有在吉林的镇赉监狱才能发生。

再说驻监狱的检察官们,他们的职责就是调查监督监狱狱警们工作的,可是,当出了人命后,还在拚了命地为监狱做掩盖,这样检察官还配头上顶着国徽吗?

还有,家属要看的监狱里的监控录像,为什么在最关键的时刻“丢”了一个多小时,这一个多小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监狱方面不该解释清楚吗?

家属们要求重新鉴定,这样正当的理由都被拒绝,是什么人、什么样的手在从中操纵着这件事?面对这样的事实,监狱方面到底想干什么?想保住的是什么样的人?为何要包庇这个或这些人?

记者还在想,在镇赉监狱,发生在孙艳志身上的事,是个例还是惯例?那吉林省其它监狱呢?是不也是如镇赉监狱一样,拿犯人的生命当儿戏呢?

一路采访下来,记者想要问的实在太多,最后,记者只希望,孙艳志的尸体,能早日入土为安,他的两个姐姐也别再夜夜做着恶梦,监狱的警察们,手里别再沾血,这样的事,在吉林,在全国,永远不再发生………记者魏济民文并摄影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43215(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