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6 00:45:02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曝光信息 >> 为何“桥塌塌”的牛皮一吹即破

为何“桥塌塌”的牛皮一吹即破
发布时间:2018-08-28|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内容提要:“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古往今来,中华民族办事一向谦虚谨慎。但令人沉思的是,不知现代的一些人,为何“桥塌塌”之前总是喜欢吹牛皮,且不知又为何总是一次次的“一吹即破”?


昨日下午2点20分左右,云南建工集团市政公司承建的昆明新机场配套引桥工程,浇筑混凝土过程中突然发生支架垮塌事故,垮塌长度约38.5米,宽为13.2米,支撑高度约为8米,事发时,作业面下有40多人。至昨晚8时,该起事故已导致41人死伤,其中7人死亡,8人重伤,26人轻伤。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调查。(2010年1月4日《云南信息报》)


就在这昆明新机场配套引桥的“桥塌塌”之前的2009年12月1日,有关媒体在报道云南省某领导视察该工地时曾高调说“到目前,昆明新机场全场区的工程建设质量和安全管理在受控状况”(2009年12月1日《生活新报》——昆明新机嘲七彩航站楼”亮相),甚至于,“桥塌塌”之后,云南建工集团市政公司质量安全监督部部长黄志斌接受记者采访时还说“当天上午浇筑混凝土时都很正常,浇筑了好多段都没有出事,而施工方案是经过有关专家论证过的,引桥垮塌并没有前兆”。事实上,这次“桥塌塌”至1月3日已导致41人死伤,其中7人死亡,8人重伤,26人轻伤。


无独有偶。早在2007年8月13日,湖南省湘西州政府网还报道,负责建设凤凰县这座沱江大桥的湘西州凤大路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按照省交通厅提出的‘修好一条路,锻炼一支队伍,树立一种精神’的要求,积极推行工程建设精细化管理,着力抓好工程质量、安全、进度、成本、廉正管理五大控制,几年来,建设工地从未发生安全责任事故,公司未收到举报不廉的电话和信件,受到一致好评”。然而,随着8月13日下午4时许那“轰”的一声堤溪沱江大桥的垮塌,当时就有“22人受伤,22人遇难,尚有46人下落不明”。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古往今来,中华民族办事一向谦虚谨慎。但令人沉思的是,不知现代的一些人,为何“桥塌塌”之前总是喜欢吹牛皮,且不知又为何总是一次次的“一吹即破”?


我猜想,答案可能有二。


或急功近利。报道里说,与这次“桥塌塌”同属于一个“大项目”的“昆明新机场航站楼组合体混凝土结构工程,航站楼主体钢结构工程,比计划提前了50天。”这里让人不难看出,要么,原设计方案过于保守,要么,施工单位“赶超进度”。现在,施工方面否认“赶进度”而云南建工集团总公司总工程师甘永辉说是“风大、灰大”的“天气原因”,也即“桥塌塌”是大风刮倒了;这倒有些“实话实说”了,很有可能,那么高的“桥塌塌”是“稻草人”,当然也就怕“风大”了。对于建设单位来说,或许完成了昆明新机场的这一工程,正准备急吼吼赶向下一个“大工地”,一来,当地政府“政绩多多”,二来,建设企业“赚钱多多”,也就难免“萝卜快了不洗泥”了。


或虚张声势。造大桥乃“百年大计”,即使是竣工的那一天,在工程质量上,建筑单位也不敢说大话的。但为什么每每大桥尚在建设之中,就有人敢吹呢?很有可能,不是胆大,而是心虚。就在湖南湘西那座堤溪沱江大桥垮塌不久,时任湘西自治州州委副书记、州长杜崇烟也随之“垮塌”了,他因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十万元;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十万元;追缴被告人杜崇烟受贿犯罪所得财物人民币十九万元、违法所得和不能说明来源合法的财产共计人民币二百五十万九千八百八十四元二角九分。其中,杜的罪名之一就是“工程建设”中的受贿行为。可见,一些人是属“寒号鸟”的,即便是往桥里“填垃圾”,只要一天桥不倒、一天不破,管它什么“建设质量”、“严格监理”,“桥糊糊”、“桥脏脏”、“桥塌塌”,你好我好哥俩好。在这种情势之下,大桥正在建设之中,先来个舆论宣传上的“平安无事”而“得过且过”,也就见怪不怪了。(张传发)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35826(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