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7 09:21:49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投诉不良 >> 潍坊崔立明:潍坊司法腐败案纠正难于上青天

潍坊崔立明:潍坊司法腐败案纠正难于上青天
发布时间:2018-12-13|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编者按:崔立明,是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黄旗堡镇乙甲村农民。在黄旗堡镇乙甲村隶属于安丘市时,安丘市财政局为征收96.08元农业税款和征缴288.24元罚款,于1998年8月1日违法作出(1998)安财罚字第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由此引发了崔立明全家人的悲惨命运——崔立明的母亲因此事被殴打死亡;15年来,崔立明夫妇一直在上访中……
  其实,如果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能够依法履行审判监督职责的话,这场悲剧是本不该发生,但惨案却真真切切地发生了。而荒唐事件的始作俑者——安丘市财政局,违法事件的制造者——安丘市人民法院和安丘市公安局,以及法律规定的赔偿主体——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却拖延至今拒绝承担赔偿责任。
九十六元争议税款是祸因

  1993年8月10日,老实巴交、以种地为生的黄旗堡镇乙甲村农民崔立明,与乙甲村村委会签订了“经济田一包8年不变”《经济田承包协议》,并依据该协议每年向村委会缴纳承包费。
  1998年8月,崔立明突然收到安丘市财政局的(1998)安财罚字第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要求他补交96.08元税款和缴付288.24元罚款。原因是,乙甲村村委会单方面变更承包协议,从1998年起要求崔立明向安丘市财政局缴付经济田农业税96.08元;但崔立明却认为,在承包合同签订前和承包合同签订后的4年内,安丘市财政局一直是以乙甲村村委会为农业税的征收对象的,由于当时实行的是联产承包责任制承包模式,因此,在向土地集体所有权人兼实际经营人村委会交纳承包费后,自己就既无资格也无义务再缴纳该农业税。但是,最后安丘市财政局还是决定由崔立明缴付农业税款,并予以3倍行政罚款。
  当时,由于司法受行政“绑架”原因,通过安丘市财政局拨付办公经费的安丘市人民法院,根本“不敢”受理以安丘市财政局为被告的行政诉讼案,当然更“不敢”判决安丘市财政局败诉。只好拖延至1998年9月14日,违法作出(1998)安行立字第01号《行政裁定书》,编造理由裁定“不予受理”;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又于1998年11月23日违法作出(1998)潍行终字第6号《民事裁定书》,对(1998)安行立字第01号《行政裁定书》予以“维持”,终于导致崔立明不仅被安丘市人民法院和安丘市公安局“抄家执行”,而且被安丘市公安局治安拘留15日(1999年5月25日至6月9日)。特别严重的是,崔立明的母亲因为去村委会书记家追问崔立明下落,被时任村支部书记于相山的胞兄于相海殴打,当场休克3小时,后经医治无效死亡。
  崔立明认为,人民法院对行政行为有司法监督职权及义务,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有审判监督职权及义务,由于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违法适用《民事诉讼法》之规定,对行政上诉案件违法作出《民事裁定书》,对被诉行政行为和被上诉的《行政裁定书》错误“维持”,所以,才最终致使根本就不应该由其支付的不足100元税款纠纷,被逐渐扩大成为家破人亡重大悲剧,因此,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有责任有义务承担国家赔偿责任。但是,当崔立明在2012年5月15日向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国家赔偿确认暨赔偿申请书》及全套证据材料后,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却告知崔立明,应该先申诉撤销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1998年11月23日(1998)潍行终字第6号《民事裁定书》和安丘市人民法院1998年9月14日(1998)安行立字第01号《行政裁定书》,并经开庭审理崔立明诉安丘市财政局行政诉讼案,证明确属错案后,才能申请国家赔偿。当然,根据最新国家赔偿法有关规定,现在已经不需要再经过此程序。
  其实,(1998)安财罚字第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本来就是违法行政裁定。(一)处罚主体错误。众所周知道,在1994年,安丘市国家税务局和安丘市地方税务局即正式成立并履行法律赋予的职权,所以,虽然当时的国家税务总局授权征收农业税的文件中包含有山东省财政系统单位,但是,国家税务总局却并未授权山东省财政系统的任何单位代行涉税行政处罚权。也就是说,当时的涉税行政处罚权,在安丘市国家税务局和安丘市地方税务局,并不在安丘市财政局。况且,2006年1月1日被废止的《农业税条例》中,根本就没有授权税务行政机关对欠缴农业税主体进行行政处罚的规定,所以,即使国家税务总局授权山东省财政系统依照《农业税条例》代为征收农业税,山东省财政系统的任何单位也不可能有对欠缴农业税主体的任何行政处罚权。安丘市财政局根本没有下达(1998)安财罚字第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的主体资格。这是一起典型的违法越权行政行为。(二)处罚对象错误。我国农村土地的性质为村民集体所有制。作为乙甲村村民的崔立明,是在1993年8月10日与乙甲村村委会签订“经济田一包8年不变”《经济田承包协议》,但却是在1998年被安丘市财政局要求缴纳农业税并重罚的。也就是说,无论是在承包合同签订前,还是承包合同签订后的4年内,安丘市财政局一直是以乙甲村村委会为农业税的征收对象的,这是合法的和正确的。由于当时农村实行的是联产承包责任制承包模式,所以,当崔立明向土地集体所有权人兼实际经营人村委会交纳承包款后,就既无资格也无义务再缴纳农业税。否则,类推开去,当时在工厂里实行承包制的工人,岂不也要以个人为单位进行纳税?这就太荒唐。(三)处罚程序错误。1996年10月1日施行的《行政处罚法》第30条(处罚的条件)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行为,依法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行政机关必须查明事实;违法事实不清的,不得给予行政处罚。”《行政处罚法》第31条(告知义务)规定:“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行政处罚法》第32条(当事人的申辩、陈述权)规定:“当事人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行政机关必须充分听取当事人的意见,对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复核;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成立的,行政机关应当采纳。”《行政处罚法》第41条规定:“不告知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或者拒绝听取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的,行政处罚不能成立。”《行政处罚法》第46条(罚缴分离原则)规定:“作出罚款决定的行政机关,应当与收缴的机构分离。”而(1998)安财罚字第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以上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全部违反。(四)(1998)安财罚字第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违反了“合法行政”、“合理行政”和“权责统一”的行政法基本原则。首先,该处罚行政行为,无任何法律法规依据,严重违反“合法行政”和“权责统一”的行政法基本原则;其次,该处罚严重违反“合理行政”行政法基本原则。欠税96.08元,竟罚款288.24元,严重违反“比例原则”。2009年4月1日修订后正式实施的《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中,对交通罚款滞纳金上限做出“不得超出罚款数额”的明确规定,以及2012年1月1日起施行的《行政强制法》第45条“”行政机关依法作出金钱给付义务的行政决定,当事人逾期不履行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加处罚款或者滞纳金。加处罚款或者滞纳金的数额不得超出金钱给付义务的数额。”等规定,很好地证明了“欠税96.08元,竟罚款288.24元”,是严重违反“合理行政”行政法基本原则的。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41339(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