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9 09:31:11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显明公道 >> 凶宅为什么不能住人,死于凶宅的真实案例曝光

凶宅为什么不能住人,死于凶宅的真实案例曝光
发布时间:04-14|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所谓凶宅一般是指曾经死过人的房子,很多人认为死过人的地方,其鬼魂也会在此地常驻,并试图杀害阳间的人类,让自己能够轮回转世。这就是凶宅为什么不能住人的原因,没人愿意睡死人睡过的地方,而网上还流传了许多死于凶宅的真实案例,但大多都是传说,不知真假。307631386.jpg"/>在我们农村有三样东西摸不得,男人头、女人腰、死者物。前两样东西摸了有人会收拾你,后一样摸了,鬼会缠身。我就是因为动了死者的供品,惹祸上身,差一点就丢了小命。我在我们林家村是一个混世魔王,天不怕地不怕,老虎屁股都敢摸一下,天天带着一群孩子上山抓鸟下河摸鱼,偷玉米砸西瓜拿弹弓打人家玻璃,无恶不作,我没有被村民打残或者打死,全赖着我爹是村长。初春的一天,我们村土豪黄坤的女儿黄黎在外地出车祸死了,这个黄黎,是村里最漂亮的,也是唯一一个有出息的女孩,大学毕业后拿着她老子给的钱在外地创业,听说出事前已经是一个小公司的老板,年纪轻轻事业有成却遭遇横祸,让人唏嘘不已。按照我们这里的说法,在外地横死的人,魂魄是需要“引渡”才能回来,就像湘西赶尸一样,需要一个道行高深的人去把黄黎的魂魄接回来,才能入土为安。
黄坤家有的是钱,请了三个道士去外地引魂,引魂过程中发现黄黎死后犯了重(chong)丧--七天之内家里会再死一个人,于是那群道士要做三天三夜的道场,化解重丧。我们这里有个规矩,不管是谁家要做道场,全村的人都会在他家吃喝,意为散财免灾。这可乐坏了我们一群孩子,每天在黄坤家吃得肚子滚圆,屁滚尿流。道场做到第三天,我们对大鱼大肉已经吃腻了。小伙伴瘦猴子兴奋地跑来对我说,灵堂前的供品里多了一样我们没见过的东西。我们一群孩子好奇的跑过去看,供盘里果然多了一种水果,浑身红彤彤的,看起来很可爱。
“谁敢去把那果子拿来,我们以后永远都叫他大哥。”瘦猴子挤眉弄眼的说着狠话,忍不住的吞口水。他身边几个孩子也随声附和着,眼光都盯在我的身上。他们就是想吃却不敢动手的怂货,把这种冒险的事情交给我来做。我犹豫了一下,事前来这里吃喝的时候奶奶告诉过我,千万不要碰死者的东西,因为黄黎凶死,听说是身首异处尸骨不全,这样的死者煞气重,灵堂里的东西一般人是碰不得的。瘦猴子见我不吭气,就冷嘲热讽:“浩子,亏我们大家伙儿平时都把你当老大,想不到你还真是个胆小的耗子,哈哈哈……”
一群小孩都笑起来,这笑声猛地刺痛了我小小的自尊,我奶奶的叮嘱被我甩在脑后,我几乎是冲了上去,把供果连着盘子给端走了。“呵呵……”我隐约听见棺材后面发出了一阵笑声,转身一看,棺材下的脚灯闪了几下。那盘果子被我们一群孩子在村口一会儿就吃光了,瘦猴子他们一个个对我竖起大拇指,说我胆子大,一口一个大哥叫得我心里乐滋滋的。这时候天色已晚,他们都拍着肚皮回家去了。
我爹妈在黄坤家帮忙,于是我又返回去黄坤家等他们一起回家。今晚是做道场的最后一夜,非常隆重,灵堂前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了人,里面在吹吹打打,伴随着道士们鬼哭狼嚎的歌唱,我在人群里挤来挤去找我爹妈,一不注意就挤到了最前面。黄黎的棺材被鲜花包围着,这在我们农村还是个稀奇事儿,还从来没有死人享受过这么好的待遇。
个做道场的道士,其中两个是中年人,另外一个是眉目俊俏的年轻小伙子。两个中年人都穿着正式的道袍,只有这个小伙子,穿着便装看起来很随意,不过他头上挽着一个道髻,倒是挺惹人眼的。三个道士绕着黄黎的棺材走了几圈后,锣鼓声戛然而止,现场的气氛突然间变得异常安静。接着他们和黄家夫妇凑在一起小声嘀咕着,村民们也窃窃私语,做法事到一半停止,还和主人家咬耳朵,一定是出了啥临时状况。
我正要往前挤去偷听,就听见我爹妈呼喊我的声音。我奋力往外挤,快要挤出人群的时候,我感觉到后脑勺一阵刺痛,头皮都被掀起来了一样,我气呼呼的往后看,身后有很多村民,也不知道是谁揪了我一把。回到家里,我听见我爹妈在说,黄坤家要给她闺女配冥婚。我妈抱怨着:“都是钱多闹的,要是碰到穷苦人家,早就让黄黎入土为安了,哪里还有这三天道场,现在又要配阴婚,黄坤也是嚣张,闺女死了也不知道消停一下。”
“我总觉得黄坤做这事,没那么简单……”我爹说,“他到底想搞什么?”“你管人家……呀1我妈大呼,“浩子的后脑勺咋地了?咋少了那么大一块头发?”怪不得刚才疼得我龇牙咧嘴,原来是头发被揪掉了一大块。我用手一摸还生疼。我爹没好气地说:“你就让他一天天的调皮,现在掉的是头发,指不定哪天就把脑袋给玩掉了……”“你咋说话的?”眼看着我爹和我妈就要干上了,我怕战火烧到我,赶紧回屋睡觉。我感觉今天晚上的气温有点不同,冷飕飕的,我用一床厚被子盖上还是觉得冷。
因为冷,后脑勺疼,加上黄坤家道士唱的“神歌”在夜里格外凄厉,所以一直在半梦半睡之间,一阵不知从何处卷来的冷风过后,我隐约感觉到房间里有一个人,坐在我的床沿边背对着我,借着窗外照进来的月色,我看清楚了这是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深红色的衣服,如瀑布的长发垂下来到腰际,浓密的头发遮住了面庞,她一只手撩着发,一只手拿着木梳慢慢梳理头发。我很着急,这种感觉就像是鬼压床一样,心里明明白白的,可身体就是无法动弹。
越是害怕,越是麻烦找上来,女人慢慢的回转身,我努力瞪大眼睛想要从发隙间看清楚对方的脸,可她转身过来,头发依旧把整个面庞遮挡得严严实实的。一只冰凉的手摸上了我的脸。那只手不安分的从我的脸上一直往脖子下摸索,我感觉到这只手的手指纤细修长,随着手指的游走,一种温凉的东西拂过我的脸,带着馨香,让我脑海里浮现出古代美人的蚕丝水袖。“霸王,我终于找到你了……”一个女人声音幽幽的传来,这声音阴凉阴凉的,尾音拖得老长,像是唱戏一样。
我吓得都要尿裤子了,要知道“霸王”这个称呼,那可是瘦猴子他们称呼过我的!我平时胆大,那都是在大白天和一群人成群结队干坏事,可小孩子怕黑还怕鬼,这头一回遇上鬼,我平时的胆子都没有了,一颗心快要跳出嗓子眼。可这个女鬼不但不走,反而慢慢的往我这边移动,慢慢的躺在了我的身边。我和她头抵着头,我能感觉到她呼出来的冰凉气息。“黄黎姐姐,求求你不要吃我……”我在心里呐喊,她躺下之后,头发全都散开在脸上,我就连她的皮肤是啥颜色都看不见。
一双冰冷的手从我腰往上游走,到了我双肩胛骨的时候,停在了那里,我感觉到一阵刺骨的疼痛,好像是对方长长的指甲掐进我的肉里。“碍…爹快来救我……”我迷迷糊糊地呻吟着,刺痛感很强烈,可就是醒不来。“砰砰1一阵闷响传来,我猛然惊醒,惊魂未定的爬起来,身边哪有什么女人,但后背一片酸疼。外面传来了敲门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门外大叫着我爹的名字。“村长!林大鹏,快开门1因为村里死了人,晚上有人叫你,不要随口答应。我爹听清楚对方是谁,才去开了门。
“村长,你快去看看我们家林明,孩子出大事了1说话的是瘦猴子林明的爸爸林大志,这大晚上的,瘦猴子出了啥事?“把你家林浩也叫上,这事跟他脱不了干系1我爹以为我闯祸,竟然一把抓起我扛着就走,我心里十分不安,瘦猴子出了什么事会跟我有关系?我妈跌跌撞撞的跟在我们后面,以为我把林明打了不停道歉,林大志说这比打了更严重,这次是天大的事情。
我从来没有见过瘦猴子这个样子,当时就惊得在门口不敢进去。我爹也是愣在门口,门后站着瘦猴子的爷爷,老太爷一边抽着旱烟,一边抹着泪说:“撞邪了,我孙儿是撞邪了,我活这么大年纪,才第二次遇见这样的事,大鹏,你要帮帮大志救孩子……”瘦猴子抱着一个盘子,盘子里啥都没装,可是他的双手不停的从盘子里拿东西放进嘴里,吃得津津有味。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37266(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