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2 17:19:37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网友举报 >> 求助事故冤案!!!

求助事故冤案!!!
发布时间:05-15|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交通肇事车辆鉴定岂能调包?海口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处理交通肇事弄虚作假渎职失职全国网民朋友:我系2018年12月24日琼A11H32号轻型仓栅式货车交通肇事致死者周树炽儿子,现将海口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事故处理大队在处理我父亲周树炽被交通肇事车致死案中故意隐瞒重要事实,在对事故现场的勘验以及车辆的鉴定过程中弄虚作假的行为公开举报,恳请广大网友和各界朋友主持正义,让冤死父亲冤魂得安。父亲冤死惨死得不到公正认定的事实及存疑:2018年12月24日15时45分许,交通肇事人周熹驾驶琼A11H32号轻型仓栅式货车沿惠农路由西向东行驶至惠农路电影公社路段时,追尾撞上我父亲周树炽驾驶的海口206120号二轮电动车,造成我父亲当场死亡、电动车损毁的交通肇事。报案后,海口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事故处理大队出警现场勘验绘制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图时,违背交通肇事处理惯例,不对现场目击证人进行证据采集并现场实地制图,事后所制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图与目击证人所述的事故发生现场事实严重不符,因此而严重影响海南立正和汽车鉴定评估有限公司和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及安徽天正司法鉴定中心对肇事车辆和电动车的鉴定评估和责任的正确认定。事实与理由:一、第一次司法鉴定时出现了无关电动自行车车辆(662448牌)并且,海南立正和汽车鉴定评估有限公司司法鉴定意见书鉴,海立鉴字[2019]痕鉴字第060608号定出的意见结果与这辆(662448牌)电动自行车的痕迹基本一致,与我方(206120牌)电动自行车车辆痕迹不符。出现此情况后,海口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事故处理大队并未作出解释。如下图所示,很明显我方车辆后尾部受损严重,车辆左侧以及左手把并没有损坏,这足以说明我方电动自行车是被肇事货车从后面追尾所致。然而下方调包车辆【662448】牌左侧为受损部位以及左侧手把明显受损严重,该车辆与鉴定痕迹书鉴定的结果一致。而我方【206120】牌电动自行车的痕迹与鉴定书所认定的痕迹完全不符。这足以说明办案人员故意制造伪造假证,包庇肇事司机的违法犯罪行为,充当了保护伞!希望有关部门介入调查并将扫黑除恶进行到底,坚决打击包庇黑恶势力,充当黑恶势力“保护杀的违法犯罪行为。(上图为鉴定车辆痕迹的认定结果)308740627.jpg"/>308740858.jpg"/>308740859.jpg"/>308740860.jpg"/>308740925.jpg"/>308740930.jpg"/>308740931.jpg"/>308740932.jpg"/>二、对于此次重大交通事故致人死亡的案件,人命关天办案交警部门却不重视、不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流程办案。对于此案件,交警部门并未对事故肇事货车车辆进行此次事故的车速鉴定(我们怀疑有包庇肇事司机的行为)。后来我们在法定日期内提出申请,对事故肇事货车车辆进行车速鉴定和车辆碰撞痕迹从新鉴定申请书,结果办案民警以已经超期为由不给于申请从新鉴定痕迹申请,只可以申请车速鉴定。我们怀疑办案民警故意隐瞒真相,怕重新鉴定对肇事司机不利。经海南立正和汽车鉴定评估有限公司作出的海立鉴定[2019]速鉴字第060615号对琼A11H32号轻型仓栅式货车事故发生时的行驶速度约为50~56千米/小时,事故发生路段限速为每小时40公里,已经严重超速。并且事故发生时并未采取制动刹车,现场没有发现刹车痕迹。因此已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二条“机动车上道路行驶,不得超过限速标志标明的最高时速。在没有限速标志的路段,应当保持安全车速”以及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八条“机动车载物应当符合核定的载质量,严禁超载;载物的长、宽、高不得违反装载要求,不得遗洒、飘散载运物”。但是在此次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被申请人只提取肇事司机严重超载的违法行为,并未对肇事司机严重超速的违法行为提取进行责任划分判定。严重违反了《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二十八条交通警察调查道路交通事故时,应当合法、及时、客观、全面地收集证据。三、三次司法鉴定,办案民警所提供给鉴定机构的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图,依旧是原先未进行目击证人取证的事故图,存在与事故发生现场事实严重不符的错误问题。导致海南立正和汽车鉴定评估有限公司作出的海立鉴字[2019]痕鉴字第060608号《司法鉴定书》的痕迹认定和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19010020700033号《司法鉴定书》及安徽天正司法鉴定中心34011109号《司法鉴定书》对事故形态的分析鉴定存在重大错误,严重影响对事故的正确认定和公平公正。并且,三次鉴定只针对我方电动自行车206120牌的左侧和右侧摩擦痕迹鉴定,这些部位极有可能就是电动自行倒地后与地摩擦的痕迹,车辆尾部受损严重却未详鉴。认定了检标车辆(琼A11H32)前面板距离高度117一154cm处的明显凹陷痕迹,而不详细说明这个撞击点是死者身体的哪一部分造成的。死者在此次交通事故发生时戴着头盔,有照片证明在医院太平间时头盔还在死者头上,并且是后脑勺受伤,这个疑为车辆追尾撞击死者头部造成的,鉴定机构沒有进行论证。办案人员严重违反了《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二十八条交通警察调查道路交通事故时,应当合法、及时、客观、全面地收集证据。(如下图所示该部位未进行论证)308740951.jpg"/>308740952.jpg"/>四、经海南立正和汽车鉴定评估有限公司做出车《辆技术司法鉴定意见书》海立鉴字[2019]车司鉴字第060606号对肇事货车车辆琼A11H32牌号重汽王牌车辆鉴定意见结果为:检案标的车辆制动系统不正常,不符合技术标准;检案标的车辆灯光系统不正常,不符合技术标准;检案标的车辆车身反光标识不正常,不符合技术标准。并且肇事司机的车辆是经过改装车辆的结构来达到更大的载货量,车厢的高度尺寸高于行驶证上登记的高度尺寸。已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一条“驾驶人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前,应当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性能进行认真检查;不得驾驶安全设施不全或者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等具有安全隐患的机动车”。以上证据交警部门在做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时也未提取,再次严重违反了《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二十八条交通警察调查道路交通事故时,应当合法、及时、客观、全面地收集证据。(右图为鉴定结果证据)五、办案民警接到事故现场证人的报警电话后,来到事故现场时,并没有第一时间查找事故现场目击证人。严重违反了《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三十条“交通警察到达事故现场后,应当立即进行下列工作:中的第(四)条:查找道路交通事故当事人和证人,控制肇事嫌疑人”。之后我们申请征寻事故现场目击证人时,办案民警林青拍桌子回复我们现场没有目击证人没法做(有视频作证,怀疑故意隐瞒重要信息)。后面我们多次申请要求公平公正公开原则征寻目击证人,再一起到事故现场进行现场指证。办案民警迫于压力才在2019年3月29日秘密对现场报警目击证人进行询问做笔录,未能按我们申请提出的到事故现场进行指证。(下图为证人证言询问笔录证据)308740982.jpg"/>308740983.jpg"/>308740986.jpg"/>六、当办案民警林青做完证人证言询问笔录后,得知了肇事司机所述事故现场发生事实与目击证人所述不一致时。仍然坚持依据肇事司机的询问笔录来制作事故现场图,制造伪造假证等违法犯罪行为。(下图为办案民警林青依据肇事司机所述,制作的现场图并将此图作为事故鉴定以及责任认定的最终依据)308741057.jpg"/>依据证人证言询问笔录:问:你第一次看见那辆货车的时候与你车的距离有多远?答:我第一次看见那辆货车的时候,货车距离碰撞那辆两轮电动自行车的路口应该还有三、四米。这时两轮电动自行车还没有从路口出来,电动自行车慢慢出来,那辆货车就碰撞上了那辆电动自行车,电动自行车不是直直的出来,还有一点往右拐的斜度。问:这时两车在路上处在这样的形态下就发生碰撞了吗?答:是的。以上证人的笔录足以证明:1)我方电动自行车是正常往右拐后肇事货车才从后面追尾撞上我方电动自行车。2)我方电动自行车是在右拐出路口完后才被货车追尾,此时碰撞点应该在靠近路口附近最里面那条道,而不是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图所绘制的碰撞点在最外面靠近对向车道的那条道。3)我方电动自行车应当是右拐的方向,并非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图所绘制的左拐方向。综合以上的证据,明显看出该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图与目击证人所述的事故发生现场事实严重不符,并存在重大错误。海口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事故处理大队办案人员林青严重违反《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五十九条“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应当做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责任划分公正、程序合法”。(下图为我方依据证人所述绘制的现场图)308741090.jpg"/>七、在证据公开会议上,副队长王雄在针对肇事司机的违法行为中只提取了超载一条作为违法行为,而其他超速、非法改装车辆、车辆制动系统不正常,不符合技术标准;车辆灯光系统不正常,不符合技术标准;车辆车身反光标识不正常,不符合技术标准、不得驾驶安全设施不全或者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等具有安全隐患的机动车上路等等一系类严重违法行为却未提龋并且对证人证言直接忽视掉,不采纳,依然袒护肇事司机只采纳肇事司机的询问笔录作为依据。当我们提出疑议时,副队长王雄却回答我们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不接受我们提出的意见。并且多次袒护肇事司机不让肇事司机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会中还多次与我们争吵,导致会议无法进行。当我们要离开时,副队长王雄叫我们留下来有事跟我们说,当我们问什么事时,副队长王雄说这个案件只能认定为同等责任,我们直接一口否定不可能,我们绝不接受,副队长直接回答那就没有办法了没必要讨论了。我想请问一下副队长是有多大的权利?在这个案件没有经过大队长以及有关人员的开会讨论通过之下,这位副队长就能直接掌控责任认定书的结果。果不其然,责任认定书出来时结果就是同等责任,天理何在?肇事司机这么明显的违法行为难道没有一个人看得出来吗?这难道不是在徇私枉法吗?八、我们申请第三次鉴定,并提出申请鉴定内容,办案人员却对我们提出的鉴定内容置之不理。所用鉴定材料与现场目击者陈述实况严重不符,令人生疑。故意隐瞒事实、弄虚作假的一点有:①、在3月29日前,办案民警林青未进行对肇事现场目击者进行取证,谎称现场没有目击证人。②、办案民警未向受害方提供肇事司机担保人及电话。肇事司机态度恶劣,对致死人半点内疚无存。③、第一次鉴定时,对肇事车辆车速、超载等必鉴项目抹掉,故意隐瞒超速超载事实。④、未进行人体与车辆的碰撞鉴定(手、脚、头等未做)⑤、三次鉴定电动车辆时,只针对左侧和右侧摩擦痕迹鉴定,这些部位极有可能是电动自行车被转倒地后擦地的痕迹,车辆尾部受损严重却不作鉴定。故意隐瞒重要信息。⑥、在法定日期内申请重新鉴定时,办案民警故意推说时间超期拒绝申请。害怕重新鉴定对肇事司机不利。⑦、第二次鉴定,依然未征寻目击者采集证据,所提鉴的事故现场图不变,与事故发生车祸现场事实仍严重不符,存在明显故意隐瞒证据的行为。⑧、第一次鉴定时,未提供供鉴所必须的事故现场图。第二次鉴定时才提供事故现场图,不符合交通肇事鉴定原则。在我们提出车速申请后才给予做鉴定。鉴定的结果,琼A11H32号轻型仓栅式货车事故发生时的行驶速度约为50~56千米/小时,已经严重超速。但是当肇事司机对车速有不满时,第二次鉴定和第三次鉴定时,却又未对肇事车辆车速进行鉴定认定出来,怀疑严重包庇肇事司机已严重超速事实。。正常人都知道,所有的鉴定数据都是由交警提供给鉴定公司的,鉴定公司再根据这些数据做鉴定的。如果交警故意遗漏数据,鉴定公司就无法作出正确的鉴定。⑨、第三次鉴定时,依然未进行征寻目击者采集证据,依旧按照肇事司机的口供制图,事故现场图仍不变,与事故发生车祸现场事实严重不符⑩、肇事司机与办案民警通话时嬉笑颜开,与无事一样,与处案件交警关系非同寻常。?、用于鉴定车辆已放出故意销毁证据。综上所述,海口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事故处理大队办案人员在处理2018年12月24日周熹交通肇事案中涉嫌重大故意造假、渎职失职、包庇肇事者推卸责任的违法行为。因此我们不服海口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事故处理大队于2019年04月19日作出的第460106120180000160号《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判定的同等责任。依据事故现场目击证人的询问笔录证据,我方电动自行车是右拐正常行驶时被肇事货车司机追尾造成的交通事故,不存在《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所认定的横过机动车道的行为。此次事故中肇事司机已严重违反超速、超载的违法行为、以及非法改装车辆,并且车辆制动系统不正常,不符合技术标准时依然驾驶具有安全隐患的机动车上路。这些一系列的原因是造成此次事故的主要原因,因此我方电动自行车不应在此事故中承担责任。但是海口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事故处理大队在做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时却未提取这些重要证据进行责任划分判定,只是提取了一条肇事司机严重超载的违法行为进行责任划分判定。因此海口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事故处理大队已严重违反了《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五十九条“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应当做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责任划分公正、程序合法”。希望有关部门重视此事介入调查,还死者一个公道,让冤死惨死者泉下安息!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37600(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