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1 03:51:07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投诉不良 >> 中国最胆大的黑恶家族势力

中国最胆大的黑恶家族势力
发布时间:06-11|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河北唐山“曹妃甸国际会所”是唐山市曹妃甸区(原唐海县)政府为召开2009年首届“曹妃甸国际论坛”投资数亿建造的五星级国有性质酒店(以下简称会所),论坛期间曾同时接待过十多位国家元首和国际政要。




论坛结束后,原唐海县政府将该会所以“托管”名义提供给当地私企金鼎餐饮公司老板艾文宏(原河北省常委艾文礼和唐山市公安局长艾文庆之弟)夫妇经营,在其经营期间,我担任该“曹妃甸国际会所”总经理,全面负责该会所日常经营和管理。




从2009年至2012年5月,在会所任职期间,在该会所先后亲自接待过XJ平、JZ民及全国人大、政协、国务院等10多位国家级领导人,并得到国家领导高度赞誉和好评。




在艾文宏夫妇“托管”经营会所期间,艾文宏不用给政府分文租金,由县政府全部承担会所经营所有费用(包括人员工资、水电费、维护维修、绿化等每月一百多万元),除此之外,唐海县政府每月还要再给艾文宏夫妇50万元的“管理费”,也就是说原唐海县政府为艾文宏夫妇经营该会所每月要负担近两百万元的费用,每年高达两千多万元,使县财政不堪重负。县政府与艾文宏夫妇签订的所谓“托管”协议成为当地坊间“笑柄”、影响恶劣、民愤极大,但艾文宏夫妇有其兄省委常委艾文礼、市公安局长艾文庆、县委常委艾文志撑腰,当地官员和百姓均敢怒不敢言。




2012年初,地方政府换届,新任县长崔武成上任,敢作敢为干实事,顶住艾氏家族巨大压力,决定提前终止前任县长与艾文宏签订的荒谬协议,将会所收回交给曹妃甸新区管委会内部使用、自负盈亏,县政府不再负担任何费用,以减少县财政压力。




因为我在任职该会所总经理期间,有带领团队多次圆满完成接待国家领导的经验,因此,时任唐山市副市长兼曹妃甸新区管委会主任的陈学军市长特别约我谈话、我最终同意续聘为新区管委会旗下该会所总经理。



2012年6月8日(星期五)上午10点,我接唐海县政府办公室主任郑永良通知:曹妃甸国际会所即刻起停止营业等待移交盘点,并再三叮嘱我,在停业等待及盘点期间,务必加强会所安保措施、看管好国有资产。




但是,从6月8日下午至次日下午,艾文宏夫妇安排其金鼎餐饮公司数十人员及车辆如同车队、浩浩荡荡、将曹妃甸国际会所5个大型库房中价值两千多万的国有财产几乎抢掠多半、运回其金鼎餐饮公司库房占为私有。




我虽是该会所总经理,但艾文宏有其兄省委常委艾文礼和市公安局长艾文庆撑腰、有恃无恐,我根本无法制止艾文宏的疯狂行为。但觉得问题非常严重,所以9日下午我将此情况向县旅游局长邵鹏贵做了汇报(该会所资产归唐海县旅游局),邵局长让我给崔县长汇报,我有顾虑、感觉不妥遂罢。但未料艾文宏欲壑难填、胆大包天,其更加疯狂令人震惊的行为还在后面。

2012年06月11日上午(星期一),由唐海县财政局、审计局、旅游局、城投公司四个部门组成的盘点工作组,对已被艾文宏洗劫过后的国有资产进行盘点登记造册,十多个人连续三天加班加点盘点至13日下午结束,然后让我在盘点登记册上逐页确认签字。

2012年6月13日下午,唐海县政府与艾文宏解除“托管”协议,曹妃甸国际会所已由唐海县政府收回。

6月14日上午,唐海县政府将曹妃甸国际会所及我所带领的管理班子正式移交给曹妃甸新区管委会,我的直接上级是曹妃甸新区管委会张强副主任,张强副主任随即安排再次对曹妃甸国际会所国有资产核对盘点、另行造册,在曹妃甸新区管委会几位领导见证下,我再次作为该会所总经理在多达数百页的盘点表上逐页签字,并继续履行该会所总经理职责。

可是,6月15日下午3点,艾文宏安排其餐饮公司办公室主任肖军开车到会所、以找东西为由,强行打开餐饮区库房,将已盘点造册、经我签字已属于新区管委会的国有资产(包括餐具、厨具、部分名贵洋酒等)搬上车要运走,得知情况,我带领保安队长许文忠及多名员工及时赶到制止,并将部分财产从车上搬了下来、未让其拉走。

然而,当晚21点左右,艾文宏酒后带领唐海四场派出所长郑孟毅为其助阵、警车开道、率领50多人到曹妃甸国际会所向我兴师问罪、大耍淫威,同时,艾文宏指挥郑孟毅所长将会所所有人员全部控制、不许任何人走动或接打电话,让郑孟毅将我带至面前破口大骂、几欲动手。郑孟毅所长威胁恐吓让我给艾文宏赔罪,我不认为自己有错,拒绝向艾文宏赔罪,并向郑孟毅说明:会所移交盘点之前,未经我手签字的会所资产艾文宏无论掠走多少个亿、我都乐见其成。但会所移交给新区管委会之后的财产都已盘点造册、且都经我签字确认、我必须负责。否则早晚说不清楚我会承担责任的,我必须对自己负责。但郑所长根本听不进我任何解释。

艾文宏见我不肯向他屈服认错、勃然大怒,指挥郑孟毅所长将我控制在会所办公室内专人看管,然后安排人员车辆将会所移交盘点之后、集中存放在会所客房区域两个库房内价值数百万的财物(包括大量高档餐具、厨具、金器、高级真丝类布草等大量酒店用品)全部洗劫一空,直至次日凌晨4点多才结束(有会所监控视频为证)。

艾文宏和郑孟毅一伙撤离会所之后,于凌晨4点50分,我给上级领导曹妃甸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张强打电话紧急汇报了此情况。



6月16日上午10点多,原唐海县旅游局长邵鹏贵到会所了解情况(当时会所资产仍属唐海县旅游局),艾文宏得知情况后,随即率领黑社会组织人员赶到会所对旅游局长邵鹏贵辱骂追打。之后,又威胁恐吓我必须离开唐海、否则早晚将我拉到海边活埋。



当日下午我赶到曹妃甸新区管委会将以上情况当面向张强副主任做了详细汇报、并提出辞职申请,张强主任说要向管委会主任陈学军副市长汇报后再说。我继续在会所上班。

6月22日上午,张强副主任到会所找我谈话,说领导(陈学军副市长)对我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非常肯定,但因非常特殊原因、也是为我人身安全考虑,同意我的辞职申请,当日给我结清9天工资(6月14日—22日),并同意为我出具“从2012年6月22日起之后,曹妃甸国际会所财产出现任何状况均与张旭初无关”的盖章说明。



当日下午三点在曹妃甸国际会所员工为我送行的一片哭啼声中,我强忍泪水与同事们哽咽话别,新区管委会领导派人派车将我送到唐山、护送我登上返回北京的列车才放心地离开。



回京后的几天,我一直与艾文宏夫妇联系给我结算未结的工资和押金事宜,但是,艾文宏夫妇不但不给分文工资押金,竟然将我个人预存5500元话费的手机办理退费停机,使我以此手机号码开通的诸多业务均无法使用,生活受很大影响,令我非常气愤。



6月26日上午11点22分给艾文宏夫妇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警告其“如果没有泯灭人性良知,就将工资、押金和手机预存话费给我,否则,如果一再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不要逼我向网络媒体曝光你们抢掠会所千万国有资产的重大犯罪事实”。如下:


(因证据及部分内容须向反腐打黑机构提供、暂且删节保留)


发此邮件之后,艾文宏夫妇没有任何回应,打电话也不接,艾氏家族权势熏天,我
自知鸡蛋碰不过石头,也不想纠结再浪费精力,自认倒霉罢了。



7月初,经朋友介绍,联系好浙江温州某五星级酒店工作,已订好7月12日下午北京到温州机票。因为女儿7月份生日,次日要去外地上班,就提前给女儿过个生日并带全家到丰台欢乐水魔方玩到晚上近9点多才出来,这才发现有邻居数十个未接电话(手机都在更衣柜),回电话邻居小声告诉我千万别回家,说有几位自称警察的人从上午10点一直到晚上7点多还在家门口附近等我,并见到他们手里有附我照片的“网上逃犯”通缉令,我莫名其妙,以为有人冒充警察或是警察抓错了人,我随即给110和所在辖区鲁谷派出所打电话报警,并请求查询我因何成了“网上逃犯”?还与接电话民警调侃:“如果查实我是网上逃犯,我就赶紧到派出所“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但110民警和鲁谷派出所都没有查到我是“网上逃犯”的信息,民警让放心回家、若再有情况先给派出所打电话。




我自问心无愧、照常回家踏踏实实睡觉。次日(7月12日、回京第20天)早上6点左右,四个彪形大汉突然破门而入,将我从睡梦中拎了起来,向我晃了一眼有我照片的“网上逃犯”通缉令,就要给我带铐子,说实话:心想自己堂堂正正、没做任何亏心事、更没任何犯罪,怎么可能成为“网上逃犯”?肯定有假,也料想到是得罪艾文宏、是其从唐山派来的“杀手”冒充警察想杀人灭口,所以与他们发生肢体冲突拼命反抗,并大喊让妻子和女儿报警或给派出所打电话,但他们却死活阻拦不让打电话,使我更确信遇到“假警察”要灭口了,心想宁可死在家里,也总比让假警察给拉走灭口好些。于是我更加拼命反抗,但最终还是被他们4人合力摁倒在地戴上了背铐,在此空隙,女儿给派出所打通了电话,派出所民警让抓我的警察接电话,听他们与派出所民警相互寒暄称兄道弟通了话,我才清楚是北京朝阳分局刑警受唐山警方委托对我这个“网上逃犯”实施抓捕,这才放心下来,至少不会担心生命安全。



直到这时,才发现孩子们(有两个正在读小学)望着我被暴力制服后戴着背铐狼狈不堪的样子,个个泪流满面、止不住瑟瑟发抖和哆嗦,恻隐之心、舔犊之情让我“笑着”安慰孩子们“不用担心、爸爸是清白的”。



上午8点左右,我被押送到北京朝阳分局双桥刑警队关押,约半小时后,由抓我时最卖力气的胖子警察给我做笔录、让我交代“职务侵占罪”的犯罪事实,这时我才知道他是朝阳分局刑警李健,“交代”两个多小时,当李建完全明白我根本没有任何犯罪事实、而是艾文宏夫妇做贼心虚、怕我网上曝光举报其抢掠会所千万国有资产重大犯罪、依仗其兄分别是省委常委和市公安局长、贼喊捉贼、指使公安办私案假案、人为制造冤案时,长叹数声、半晌无语,最后动情而自责、近乎哽咽地对我说“老张啊!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当面告诉你的孩子,你老张是个很正义的人,我感觉特对不住你的孩子,别让孩子们心理落下阴影”。




北京朝阳分局刑警李健发自内心为我感到愤懑和不平,为我做人正直和正义而感动,感慨被唐山警界败类利用,对在年幼孩子们面前抓捕我、对孩子们心理产生巨大伤害而感到自责和内疚。李健解释:因为我是唐山警方上网追逃、要求他们协助抓捕的“网上逃犯”,他按公安系统办案程序不得不执行,我表示非常理解。最后刑警李健告诉我下午会有唐山警方到北京来押解我,并担心我到对方手里人身安全,提醒我到了唐山哪边要注意“先保护好自己”,鼓励我最后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勇敢举报与黑恶势力抗争到底,还自身清白。




下午2点左右,唐山警方霍鹏辉一行二人到北京朝阳刑警队,由另一抓我的朝阳刑警陪同,再次押我赶往石景山区家中,途中两个唐山警察接领导电话要求“在张旭初家里一定要详细搜查、将张旭初掌握的所有证据一定要全部搜到,否则很多领导都会有麻烦”。




我戴着背铐被三个警察游街似的又押回家中,孩子们又再一次受到伤害、被吓得战战兢兢。唐山警方不给我家属出示任何搜查手续的情况下,强行对我家中翻了个底朝天,将他们认为非常重要对艾氏家族非常不利的所有证据(包括书面证据、可能存储举报视频的U盘、手机、移动硬盘、电脑全部搬走,连同我这个“网上逃犯”一起于当晚6点被押解到原唐海县公安局霍鹏辉办公室,安排一人看守。




6点半左右,霍鹏辉回到办公室,支走看守人员,给我将背铐改为前铐,警告我要识相识趣,然后拿出一份事先制作好的讯问笔录让我签字,我认真看了下,在这份事先给我炮制的“职务侵占罪”的讯问笔录中,给我捏造了香烟、酒水、茶叶等共6万多元的“涉案”财物。



给我罗织的罪名是:职务侵占罪;




给我定罪证据是:艾文宏夫妇在自己餐饮公司库房中拍摄的10多张(香烟、酒水、茶叶)照片;



给我定罪的真相是:将2012年6月15日晚艾文宏酒后率领派出所长郑孟毅深夜抢掠会所千万国有资产的重大犯罪事实编造为:“因员工告发我在会所藏匿了上述照片中的烟酒茶叶想据为己有,于是艾文宏带派出所长郑孟毅到会所起获这些“赃物”运回金鼎餐饮公司的库房;




由此不难看出:艾文宏夫妇处心积虑、欲盖弥彰、卑鄙无耻的拙劣伎俩。

我对笔录中给我捏造事实、栽赃诬陷强加于我“职务侵占罪”的罪名和证据都绝不认可,拒绝签字按手印,但被霍鹏辉暴力殴打、威胁恐吓:“在唐山敢跟‘四哥’(艾文宏绰号)作对,你是活腻了,你也不是不知道‘四哥’什么背景,在整个河北都没人敢不给他面,如果老实有可能让你能活着回去”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80487(s) query 7,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