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30 20:43:47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显明公道 >> 大家讨论一下法院执法局与拍卖机构的内幕交易

大家讨论一下法院执法局与拍卖机构的内幕交易
发布时间:2016-09-13|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哎,遇到法院不讲理,真不知道和谁讲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遇到同样的事情。希望能引起讨论,如果能因此推动法院的透明化进程,也算有些许价值吧。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姐和我姐夫离婚,离婚前两人分居好几年了,两人在深圳买了一套房屋,07年左右离开深圳把房子卖了,姐夫拿着一部分钱去重庆创业,姐姐拿着剩下的钱回合肥买了一套房子,带着孩子过日子。这期间,按揭了一套小的商铺。姐夫创业失败,打起房子的念头。回合肥和姐姐闹离婚,法院判决两套房子给姐姐,同时我姐姐给房屋补偿款42万元给姐夫。姐姐没有那么多钱,那个商铺大概值20万,考虑到姐夫还需要支付孩子的抚养费,算下来大概还欠姐夫8万元,姐夫要求8万元缺口一次付清,姐姐拿不出这个钱,这个事情就搁置了一段时间。这期间调解的法官辞职,然后说新法官会和我姐姐联系。再一次联系的时候,新法官告诉我姐姐,她的唯一的住宅房被强制执行。对于普通的市民,没有那么多法律意识。有了这个事情,我们才上网搜了一下这些事相关的法律。这个事情里,最大的问题不是法院强制执行,而是法院在完全没有通知我姐姐的情况下强制执行。法院给出的说法是,他们曾经在某4流小报上登出启示。我们查了一下,确实有这么一则启示,问题是,现在谁会去看这么一个4流报纸每天看法院有没有盯着我身上的几块钱?国家相关法律规定,法院只有在无法直接联系当事人时才采用这种补充送达方式,包括打电话,邮件,上门等等。这期间,我姐姐没换手机号码,没换住址。要求法院执行局提供电话、邮件的证据,对方态度嚣张,置若罔闻。唯一的解释就是法院执行局能从这种强制执行的勾当里获得巨大的好处。这种事情不是捕风捉影,我们托一些法院系统的朋友打听,对方说,这种事牵扯面很广,不是哪一个人得到好处,因此,除非有很过硬的关系,否则很难改变法院的既定事实。我们去查询这个拍卖机构的信息,发现拍卖机构连个实体都没有,没有办公室,没有拍卖地点,只有一个注册信息。整个拍卖流程就是一个内幕的暗箱操作。我们去人大反映情况,人大说,他们对于这种事情如果有超过5起类似的投诉,就可以整理成简报。因此,我在这里发帖,希望大家讨论有没有类似的不公正遭遇。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即使我知道你干坏事,我也没有办法获得证据,这恐怕也是这种公权力这么有恃无恐的原因吧,想到前些年吴英案的巨额财产白菜价拍卖,就完全可以想象为什么法院热衷于这种事情了。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12132(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