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4 11:50:50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反腐行动 >> 诉党武乡人民政府实施行政强拆违法代理词

诉党武乡人民政府实施行政强拆违法代理词
发布时间:2019-08-12|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诉党武乡人民政府实施行政强拆违法代理词尊敬的审判长及合议庭法官:“贵阳花溪大坝井工艺石材厂法定代表人李毫美(以下简称原告)”诉“党武乡人民政府(该行政机关现更名为党武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被告)”行政强制拆除民营企业2700平方米合法石材加工厂房违法一案,林忠祥接受原告委托代理后,经向被告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和根据证据“三性原则”认真审核被告依申请公开的相关证据及规范性文件,代理人依法认定为非法证据,因此,不服特诉至南明区人民法院,诉请南明区人民法院依法履职判令被告公开其作出具体行政行为(行政强拆)所依据的全部合法证据及合法规范性文件,法院审理该案件过程中,原告通过与被告交换证据、质证,本案事实真相更加明晰,依据【法释〔2002〕21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相关规定,代理人现就本案被告提供的非法证据及枉法作出的规范性文件,依法发表如下法律意见,供合议庭依法裁判参考:一、本案被告主体资格问题:根据我国基本经济制度,本案原告为促进自我民营企业经济快速发展,向被告申请批准建设2700平方米厂房扩大生产规模,即于2006年12月18日,获得被告特发的《贵州省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投资建成2700平方米合法厂房投入生产经营使用,于2010年1月26日,数百名有组织人员及两台大型挖掘机,冲进“贵阳花溪大坝井工艺石材厂”正常生产厂区内,采取断水、断电、破坏门窗,将原告及其家人、工人强行拖出转移异地实施非法拘禁等非法暴力手段,用两台大型挖掘机将原告的2700平方米合法厂房实施非法暴力拆除,造成原告的2700平方米厂房、机械设备、附属设施、石材原材料、成品石材、家具家电、抗凝冻购买的发动机及电缆线、日常生活用品、食物、企业生产周转资金等合法私有财产全部毁损在废墟之中,非法暴力强拆事件发生后,原告及其代理人依法信访维权,于2012年12月13日,在花溪区政法委赵权(政法委工作人员)办公室获取与本案强拆有关联的系列非法复印件证据,根据复印件证据实体内容及印章彰显的行政机关名称,证实强拆原告的2700平方米合法厂房是党武乡人民政府,因此,党武乡人民政府是本案适格被告。二、被告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强拆)后,通过花溪区政法委赵权转送达给原告的证据,均属于非法证据,现依法阐述如下:1、“党武乡人民政府限期拆除决定书限决字[2009]第01号”,制作时间写成2009年11月26日。该行政命令法律文书未送达上诉人无效;上诉人的2700平方米厂房建成于2006年12月,被上诉人滥用职权适用2008年1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认定为违法建筑,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93条(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不溯及既往,但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和利益而作的特别规定除外)之规定无效;被上诉人要将上诉人的合法厂房当作违法建筑拆除,其行为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29条(违法行为在二年内未被发现的,不再给予行政处罚,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之规定无效;被上诉人滥用职权命令上诉人在4天以内自行拆除厂房,于法无据无效;被上诉人在该行政命令法律文书中,没有依法告知上诉人依法享有的陈述、申辩、听证权利,严重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让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条(下列证据不能作为认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二)被告在行政程序中非法剥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享有的陈述、申辩或者听证权利所采用的证据)之规定无效;行政程序中,“先取证后裁决”是原则,被上诉人作出该行政命令截至目前没有合法证据佐证;上诉人在该行政命令法律文书中告知上诉人不服向被上诉人申请行政复议,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三条(对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向上一级地方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之规定无效;该行政命令法律文书中被上诉人载明:“2009年11月26日中午2:05分到该户”,不能证实被上诉人去到该户,不能证实被上诉人去是为了完成什么样的工作,没有见证人证实,此类字样任何时间地点都可载明,且下午时间错写成“中午”时间;该行政命令法律文书执法人员姓名字样任何时间地点都可以签署;2、“党武乡人民政府关于撤销李豪美户工艺石材厂《村镇建设规划许可证》的决定”,制作时间写成2009年12月16日。该行政命令法律文书标题与实体内容撤销的《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自相矛盾属于伪造无效;该行政命令法律文书未送达上诉人无效;被上诉人撤销《村镇建设规划许可证》是上诉人同村的村民李豪美的《村镇建设规划许可证》;在该行政命令法律文书实体内容中,被上诉人撤销《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依据是《花溪规划分局关于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工艺石材厂(李豪美户石材加工房)有关规划手续问题的意见》,于法无据,该意见与本案无关联,花溪规划分局成立时间是在上诉人建成2700平方米合法厂房之后,被上诉人根据上述意见认定是其违规审批办理,属于自身责任,与上诉人按程序申报办理无因果关系,该撤销行为证实地方政府出尔反尔、朝令夕改,不带头讲诚信、随意改变约定,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规定的“信赖利益保护原则”,严重破坏政府公信力;该行政命令法律文书实体内容适用法律错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第四款规定,行政机关撤销行政许可损害被许可人合法权益的应当依法予以赔偿。这一规定主要是为了保护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信赖。如果行政机关骤然撤销行政许可以维护公共利益,对被许可人产生的损害,应当予以赔偿;该行政命令法律文书实体内容中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错误,理由如前已阐述;该行政命令法律文书实体内容中,未告知上诉人依法享有听证、提起行政诉讼等权利,撤销程序违法。3、“党武乡人民政府关于撤销李豪美户工艺石材厂《乡村建设规划证》的决定”,制作时间写成2009年12月16日。该行政命令法律文书标题与实体内容撤销的《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自相矛盾属于肆意伪造无效;未送达上诉人无效,其违法各个环节与如前第2个非法证据相同。4、“党武乡人民政府限期拆除决定书限决字[2009]第05号”,制作时间写成2009年12月23日。该行政命令法律文书未送达上诉人无效;上诉人的2700平方米厂房是2006年12月建成,被上诉人滥用职权适用2008年1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认定为违法建筑,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93条(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不溯及既往,但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和利益而作的特别规定除外)之规定无效;被上诉人要将上诉人的合法厂房当作违法建筑拆除,其行为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29条(违法行为在二年内未被发现的,不再给予行政处罚。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之规定无效;被上诉人滥用职权命令上诉人在4天以内自行拆除厂房于法无据;被上诉人在该伪造的行政命令法律文书实体内容中,没有依法告知上诉人依法享有陈述、申辩、听证、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等权利,严重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让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条(下列证据不能作为认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二)被告在行政程序中非法剥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享有的陈述、申辩或者听证权利所采用的证据)之规定无效;行政程序中“先取证后裁决”是原则,被上诉人作出该行政命令截至目前没有合法证据佐证,属于滥用职权伪造,造成危害后果的,依法承担责任;该行政命令法律文书实体内容中,执法人员姓名字样任何时间地点都可以签署,属于签名伪造;5、“党武乡关于李毫美申请行政复议的答辩书”制作时间写成2010年1月6日。该答辩书行政复议机关未送达上诉人申辩、质证及组织听证无效,因上诉人的2700平方米合法厂房在行政强制拆除之前至强拆之日,上诉人从未收到与强拆厂房有关联的合法行政命令法律文书及证实行政强制拆除厂房合法的全部合法证据,上诉人从未申请也没有委托他人申请行政复议,该答辩书(答辩内容是打印加手写)系于2012年12月13日花溪区政法委工作人员赵权复印送达上诉人及其代理人的,该答辩书事后近3年复印送达上诉人无效;该答辩书在同一时间出现二份不同答辩书,其中一份是打印加手写,如前陈述已事后近3年送达,另一份系2019年7月22日在南明区人民法院刘云法官处复印获取,二份答辩书内容格式不一,事实说明该答辩书系分二次伪造的,其答辩内容无佐证证实属于虚构;被上诉人答辩认定上诉人的2400平方米建筑物无佐证,属于虚构事实,与本案拆除上诉人的2700平方米合法厂房不相符;该答辩书实体内容中,被上诉人采取猜测性认定其收取的2000元建房配套费应是2009年修建迎宾道时拆迁的住房,具有推测猜测性,属于虚构事实无效。6、花溪区人民政府伪造宣告笔录,枉法作出“《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花府行复字(2010)01号】》”。(1)、“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宣告笔录,制作时间写成2010年元月26日12时55分”。该宣告笔录系花溪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机构法制办工作人员制作的,笔录实体内容系非法庇护维持被上诉人伪造的上述行政命令,法制办工作职责是当好政府法制参谋,监督指导下级人民政府依法行政、依法执政,该宣告笔录证实花溪区人民政府违法支持被上诉人违法行政拆除上诉人的2700平方米合法石材加工厂房;该宣告笔录在场见证人系被上诉人职能部门的领导,是被上诉人作出重大行政决策的参政者,与本案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其签署的在场见证人姓名,在任何时间地点都可以签署,无视听资料佐证见证的真实性;该宣告笔录注明上诉人拒绝签字字样无视听资料佐证真实性,“拒绝签字”字样在任何时间地点都可以伪造;宣告人签署的姓名与《行政复议文书送达回证》签署送达人的同一人的笔迹有差异属于伪造。(2)、“《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花府行复字(2010)01号】》”,制作时间写成2010年3月29日。上诉人与前夫吴永林因夫妻感情彻底破裂,于2007年6月6日离婚,上诉人于2007年11月18日,因送钱给自己石材加工厂工人看病,晚上回来下车在家门口公路上,被一辆摩托车撞拖18米远导致开颅两次成为残疾人,离异后前夫再婚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两个儿子,上诉人的2700平方米合法厂房于2010年1月26日被行政非法暴力强制拆除后,孤立无助的上诉人找不到律师为其依法维权,只得到姑爹戚林忠祥的安慰与同情,无奈之时,上诉人只好委托年迈68周岁林忠祥为其依法维权,代理人确认被告后提起行政诉讼,在花溪区人民法院交换证据时,上诉人及其代理人在法院复印获得“《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花府行复字(2010)01号】》”,才知晓上诉人的前夫没有尚失做人的良知,曾暗中帮助上诉人寻找被告向被告索要获得“《党武乡人民政府限期拆除决定书限决字[2009]第01号》、“党武乡人民政府关于撤销李豪美户工艺石材厂《村镇建设规划许可证》的决定、《党武乡人民政府限期拆除决定书限决字[2009]第05号》”三份复印件行政法律文书,之后,上诉人的前夫吴永林请律师向花溪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花溪区人民法院答复是:“复印件没有法律效力不立案”,律师提出主动退出,于是,上诉人前夫拟写行政复议申请书签上李毫美名字交花溪区人民政府法制办(以下简称法制办)进入行政复议程序,可是,法制办没有依法履职依法认真审查在法定时间作出决定,后因上诉人的厂房被行政强制拆除后,上诉人一直依法信访,法制办为回避担责,于2010年11月3日枉法作出“《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花府行复字(2010)01号】》”,送到花溪公安分局叫袁涛警官转交上诉人的前夫吴永林,该行政复议决定书未按法定时间作出送达,程序违法无效;行政复议机关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在行政复议过程中,被申请人不得自行向申请人和其他有关组织或者个人收集证据”,该决定书中载明被上诉人逐申请花溪区纪委介入调查,调查时间是在被上诉人伪造如前1、2、3、4项非法证据作出之后和受理行政复议审理期间,被上诉人是想通过非法权能取证伪造证据、捏造虚假事实来证明被上诉人枉法作出如前1、2、3、4项非法证据是合法的,上诉人的前夫吴永林在互联网上发布的控告帖子可佐证该事实的存在(互联网键人“花溪吴永林控告”关键词就可查证),根据上诉人前夫在互联网发的控告帖内容,可以认定上诉人前夫于2010年1月11日到花溪区纪委后作的供词是被花溪纪委胁迫串供的非法言词证据;花溪区纪委对上诉人的2700平方米合法厂房实施调查,不具有法定主体资格,其收集或提供的证据不具有合法性;“《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花府行复字(2010)01号”没有办案人签名,程序违法无效;该行政复议决定书枉法维持如前被上诉人伪造的1、2、3、4项非法证据,属于纵曲枉直非法庇护被上诉人滥用职权违法行政;该行政复议决定书实体内容载明查明的事实,上诉人及其代理人向花溪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后,要求行政复议机关举证佐证其查明的事实,截至目前,行政复议机关及被上诉人无合法证据佐证行政复议决定实体内容载明查明的事实,代理人依法认定属于故意捏造的虚假事实,造成危害后果的应承担法律责任;根据该行政复议决定书落款时间(于2009年12月29日受理,于2010年3月29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说明案情重大复杂,行政复议机关为查明案件事实真相,应采取听证方式审理,应组织案件当事人通过陈述、举证、质证、辩论等形式进行审理,该行政复议审理方式枉法;该行政复议决定书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65条错误,理由如前已阐述,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69条第二款错误,无合法佐证证实违反该法条,适用该法条违反“信赖利益保护原则”;该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被上诉人如前伪造的“1、2、3、4项”非法证据,违反证据证明力规则,枉法维持被上诉人提供的无证据证明力的证据,非法排除上诉人提供证明力强的原始公文书证,违反证据规则第63条第(一)、(六)(九)之规定。三、行政诉讼为防止地方政府干预实行异地管辖审理,被告为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的,案件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案件管辖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8〕1号】》相关规定,花溪区人民法院滥用管辖权,违规审理上诉人提起涉及被告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的行政诉讼案件,花溪区人民法院未经庭审质证,非法采用采信被告提供的虚假伪证和捏造的虚假事实、为案件需要断章取义、移花接木,执法犯法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枉法裁定,二审维持一审部分(超过行政诉讼时效期限)枉法裁定,再审、申诉,法院纵曲枉直将错就错枉法驳回。上诉人在不知道行政诉讼实行异地管辖情况下,到花溪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花溪区人民法院执法犯法,滥用管辖权违规审理上诉人提起的行政诉讼案件,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案件管辖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8〕1号】》相关规定;花溪区人民法院一审枉法作出的《(2013)花立字第02号行政裁定书》称:“经审查查明:吴永林(李毫美前夫)以李毫美的名义向......办理了工商税务登记”,上诉人及其代理人收到该裁定书后深感不服,特向花溪区人民法院提交法律意见书和申请再审,请求花溪区人民法院对认定的事实举证论证,截至目前,花溪区人民法院没有举证论证其枉法作出《(2013)花立字第02号行政裁定书》查明认定的错误事实,事实证明,花溪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花立字第02号行政裁定书》查明的事实,是法院滥用职权故意捏造的虚假事实,上诉二审、向中院申请再审,向高院申诉,结果只是枉法维持一审“超过行政诉讼时效期限”不予立案,一审认定的错误事实并没有得到上级法院的支持;代理人认为:1、吴永林系花溪公安分局民警,有铁一般的纪律约束和单位纪委监督,不能经商办企业;2、论合法收入:吴永林凭工资收入积累至2006年12月,打算生活中吴永林不花一分钱,累计工资超不过18万,18万不能建成2700平方米合法厂房;其次,没有发现2006年之前吴永林有巨额借款或贷款建房;3、论非法收入:没有发现2006年之前吴永林有贪污腐败获得巨资行为、没有发现吴永林拾到巨额现金、没有发现吴永林有盗抢巨额现金犯罪事实,所以,《(2013)花立字第02号行政裁定书》查明认定的事实属于故意捏造虚假事实陷害吴永林来达到不赔偿上诉人被强拆厂房的目的,换言之,就是拿上诉人被非法拆除的2700平方米合法厂房当吴永林的房产拆除就可以不赔偿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就是这样设计的......。四、城镇化、城市道路交通建设,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在征地拆迁补偿安置问题上,地方政府肆意非法剥夺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精神实质,本案上诉人就是其中受害者。于2009年2月,因花溪国宾大道项目建设需要,党武乡大坝井村公路两旁村民居住的房屋,但凡规划在花溪国宾大道项目建设红线范围内的房屋都要全部拆除,项目启动后,大坝井村涉及红线范围需要拆迁的房屋(含外地人在大坝井村购买土地修建的房屋),其中就有上诉人的2700平方米合法厂房,也属于该项目建设红线范围内面临拆迁的房屋,涉及拆迁的房屋有2006年之后建成的,也有2006年以前建成的,需要拆迁的房屋唯有民营企业“贵阳花溪大坝井工艺石材厂”2006年建成投入使用的2700平方米合法厂房申办了《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其余的由于历史客观原因,都没有规划建设手续,地方政府都是采取确权方式予以合理补偿安置的,上诉人的2700平方米合法厂房后因位于红线范围绿化带区域没有被拆迁,但同类小面积在红线范围绿化带区域的房屋都予以确权拆迁补偿安置,于2010年1月26日,上诉人的2700平方米合法厂房被地方政府“拆违替代拆迁”非法手段实施行政非法暴力拆除,上诉人及其代理人依法维权至今没有得到依法赔偿。五、本案未超过行政诉讼时效期限。被告作出行政强制拆除原告的2700平方米合法厂房时,并未依法告知原告行政强制的准确法律依据及相应的权利义务和法律救济途径,原告不知道诉权、起诉期限和具体行政行为内容,况且原告于2019年4月24日才正式收到被告送达具有法律效力的《信访诉求法定途径告知书》原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0〕8号]第40条、第42条规定的时效,原告提起行政诉讼时间符合法律规定,没有超过诉讼时效期限。综上所述,被告的行政强制行为从程序上、实体上都不符合法律规定,其行政强制拆除行为违法,给原告造成生产场所及附属设施严重毁损并停产停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相关规定,被告依法应承担法律责任和赔偿责任,所以,请求审判长及合议庭成员充分考虑原告代理人依法提出的法律意见,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请为谢!此致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注:该代理词一式二份,一份送南明区人民法院参考依法裁判,另一份南明区人民法院签收后交由原告及其代理人备案存档。贵阳花溪大坝井工艺石材厂法定代表人李毫美委托代理人林忠祥电话18085005409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29845(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