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4 13:05:27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网友举报 >> 关于泸州法官枉法的控告

关于泸州法官枉法的控告
发布时间:08-13|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陈生权、杨明康、严婷的控告
举报人:郭家兰,女,汉族,农民,1953年5月24日出生。居住地:四川省泸州市龙马潭区罗汉镇泥大坝村凉坝社。电话:15892936342
被举报人:泸州市龙马潭区法院法官,陈生权,审判委员会委员,工作地:泸州市龙马潭区金带路81号。
被举报人:泸州市龙马潭区法院法官,杨明康,立案一庭副庭长,工作地:泸州市龙马潭区金带路81号。
被举报人:泸州市龙马潭区法院法官,严婷,立案二庭副庭长,工作地:泸州市龙马潭区金带路81号。
请求:
1、请求依法查处被控告人利用审判特权故意制造冤案的违纪违法行为,并追究其违法责任。
2、依法将滥用职权的被举报人依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公务员法》《法官法》《刑法》的规定依法处理。
事实和理由:
2018年4月4日我收到泸州市龙马潭区法院2017年12月14日作出的(2017)川0504行审2号行政裁定书,裁定如下:“对泸州市国土资源局于2013年12月9日作出的《责令限期搬迁决定》(泸市国土资决[2013]47号)准予强制执行,由泸州市人民政府组织实施。”龙马潭区法院作出的上述裁定完全无视党纪国法,滥用职权。瞒上欺下,枉法裁定,没有进行严格的审查。理由如下:
1、没有尽到审查职责,连丈量程序都没有走完,也没有签字认可和拆迁协议。郭家兰房屋一层的三间营业用房在房屋产权证上有明确注明是营业用房。在第一次丈量后没有郭家兰的签字认可,更为通过之后的一次清误二次清误就对郭家兰房屋面积就进行了认定,面积误差较大,并且地上附着物也没有准确清点,有漏点误量,这极大的损害了郭家兰的合法权益。就强说补偿到位,郭家兰的三间营业用房用于经营餐馆和商店,并批有产业化用地和营业执照,在之前的补偿中并未对郭家兰的房屋营业性进行认定,只是按照普通住房进行补偿,这样的补偿并不符合实际情况与相关法律政策的规定。另外对于这次征收过程中所产生的停产、停业损失、设备搬迁等经营性损失,并未依法给予相应的任何赔偿和补偿。郭家兰的三百平方米房屋三间营业房,一个餐馆、一个超市并且有合法的营业执照,在他们的强迫交易下,价值八万多元,三位被举报人做出的(2017)川0504行审3号行政裁定书是滥用职权审判权,构成滥用职权罪和玩忽职守罪,这完全是在制造冤案,损害郭家兰的合法权益。
2、没有尽到审查职责,对郭家兰实施征地补偿安置过程中程序违法,首先泸州市政府并未依法履行报批前的告知听证程序就实行征地,2008年5月通知征地丈量要求2008年7月31日前全部拆迁完。公告却在2008年8月11日张贴征地公告,征地公告明显逾期,并且泸州市镇府没有得到国务院占用基本农田的批复,就已经违法实施占用了基本农田的具体行政行为被控告人对这些证据视而不见,错误的做出(2017)川0504行审3号行政裁定书,是滥用审判权。
3、正因为被控告人做出了(2017)川0504行审3号行政裁定书,导致在2018年9月27日早上,泸州市政府和罗汉街道在没有签拆迁协议、没有对营业房餐馆超市任何赔偿、也没有评估,只有第一次丈量依据(10年前的不合理不合法的依据)、没有给强拆文书,就对房屋进行了暴力强拆,严重违反了强拆程序,侵害了郭家兰的合法权举益,使郭家兰的基本生活和生产经营条件没有保障,断了一家人的生活来源,造成了严重损失。2018年9月27日9点10分,强拆人员强行把任维全控制住,从家里带到几公里外的地方,收走手机软禁到下午6点房屋强拆完才放回,任维全回家看到房屋变成一片废墟后,当场气晕过去,后被送到医院,住了四十一天才出院。房屋强拆后,到现在都没有安置适合居住的地方给郭家兰。安排了一处负一楼,别人都不住的,没有水和天燃气没有生活用品,又臭又潮湿,无法正常居住,郭家兰没有去处,只有四处流浪。《强拆法》明确规定了实施强制拆迁时,被执行人应当到场,证据保全时公证机关应通知拆迁人到场,并当面清点物品当面签字,泸州市政府违反法律程序强行把我们带离现场,使我家财产受到重大损失,强拆导致郭家兰16000.00元(大写:壹万陆仟元整)现金和金项链、金戒指等不知去向。任维全1700多(大写:壹仟柒佰多)现金和身份证、社保卡、银行卡等不知去向。超市全部货架、空调、冰箱、冰柜、蒸饭箱、餐具和部份生活用品被埋废墟。90多只鸡、30多只鸭、3头肥猪都不知去向。这一切都是因为被控告人玩忽职守滥用职权,故意制造出的冤案并造成严重的后果,应给予三位法官依照《法官法》第三十二条、三十三条依法处理。
四、依据《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违反土地管理法律、法规规定,阻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责令交出土地;拒不交出土地的,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行政强制法》第五十四条“行政机关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前,应当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催告书送达十日后当事人仍未履行义务的,行政机关可以向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对象是不动产的,向不动产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上述法律规定了申请强制执行的主体,申请强制执行的时间。三位被举报人在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主体和时间都不适格,也没有被申请人的陈述和申辩的情况下就作出的(2017)川0504行审2号行政裁定书是滥用审判权。
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征收拆迁案件中进一步严格规范司法行为积极推进“裁执分离”的通知》第二规定“严格规范司法行为,确保裁判公开公正。各级人民法院在办理征收拆迁案件过程中,......凡存在对群众补偿安置不到位、程序违法或违反程序正当性、未进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等情形的,一律依法裁定不予受理或不准予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执行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依法妥善办理征收拆迁案件的通知》规定“当前征收拆迁主要问题集中在违法征收土地和房屋、补偿标准偏低、实施程序不规范、滥用强制手段和工作方法简单粗暴等方面。各级人民法院要结合当地实际,......着力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补偿标准过低、补偿不到位、行政权力滥用等突出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坚决防止土地征收房屋拆迁强制执行引发恶性事件的紧急通知》规定“必须慎用强制手段,确保万无一失。......注意听取当事人和各方面意见,多做协调化解工作,尽力促成当事人自动履行。”三个法官违背上述规定。不尊重事实,不服从法律。没有听取当事人的意见。在明显缺乏事实根据;缺乏法律、法规依据;明显违法并损害被执行人合法权益的情况下。三被举报人在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主体和时间都不适格的情况下就作出(2017)川0504行审2号行政裁定书。明显违背上述规定。
泸州市龙马潭区法院作为审判机关不能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推进“四个全面”。应依据《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第二十九条“违反规定,擅自对应当受理的案件不予受理,或者对不应当受理的案件违法受理的,给予警告、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按照《公务员法》第五十三条“公务员必须遵守纪律,不得有下列行为:(九)滥用职权,侵害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以及第一百零四条“公务员主管部门的工作人员,违反本法规定,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给予处分。”
此致
          
            举报人:任维权郭家兰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十日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41733(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