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2 01:06:31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显明公道 >> “公路游击队”瞄上“黄金酒”昌乐警方智破犯罪团伙

“公路游击队”瞄上“黄金酒”昌乐警方智破犯罪团伙
发布时间:04-05|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2009年8月16日晚,某物流公司的司机老丁驾驶一辆货车沿309国道往东行驶的时候,一路上老觉得心里有些不安,但又说不出是什么事。23时许,车辆行至昌乐县境内。老丁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再次强烈了起来。货物!别是车上拉的货物出事了!一念至此,老丁连忙把车停在路边查看,一看之下,老丁大惊失色--车厢上捆扎货物的绳索不知何时已被割断,用来覆盖货物的帆布已被割破,车上运载的170余箱“黄金酒”竟不翼而飞,价值90000余元……


五天后的8月21日,距昌乐数百里之外的临沂临沭县。


陈玲是临沭县“黄金酒”的总代理,这天她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在电话中,对方声称手头有一批“黄金酒”,可以低价转让给她。由于“黄金酒”的销售渠道有严格的区域限制,而且对方给出的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格,陈玲怀疑此人的酒是假货,就向他要了这批酒的生产批号以备查询。


经黄金酒厂家临沂办事处查询,对方手头的这批黄金酒系真货无疑,但根据批号来看,这批酒是专门销往烟台地区的,按常规不应出现在临沭境内。经进一步核实,这批酒已经在运输过程中被盗。由于被盗后物流公司已经到昌乐警方报案,发现被盗的酒在临沭出现后,物流公司及时向昌乐警方通报了这一情况。


顺线追踪


得知这一线索后,昌乐县公安局高度重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刘德贤,县局党委委员、刑警大队长苗新起立即安排五中队中队长魏丰平带领由刑警大队及开发区派出所民警组成的专案组赴临沭开展工作。


8月22日,专案组到达临沭后立即联系当地警方,临沭刑警大队非常重视,专门派出了一名大队领导配合开展工作。经分析,专案组制定了两个行动方案,一是让陈玲与卖酒人继续联系,以洽谈业务为名伺机将卖酒人“钓”出来。但是考虑到陈玲可能会因为各种顾虑拒不配合公安机关的行动,专案组同时制定了另一个行动方案,就是由民警假装买主,主动与卖酒人联系,以买酒为名将其约出来,实施抓捕。同时,安排人员对超市、烟酒批发部等可能的销赃地展开排查,争取发现赃物的踪迹。


事情果然没有出乎民警的预料,出于个人安全等种种考虑,虽然经民警一番工作,但陈玲拒不配合警方的行动方案。这样专案组设计的第一套方案,也是比较稳妥的方案也就无法实施。虽然实施第二套方案很可能会引起卖酒人的警觉,但在没有其他有利线索的情况下,这是唯一的选择。


接通卖酒人的电话,对其表达了想购买他手头的黄金酒的意向后,对方似乎深信不疑,满口答应,并与民警约定一天后见面交易。民警似乎看到了破案的希望。然而到了约定的时间,民警再次拨打卖酒人的手机时,对方却已经关机。狡猾的嫌疑人可能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慌忙销声匿迹。民警一直顺线追踪的这条线索一下子断了,难道这条就要到手的大鱼就这样擦身而过吗?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正当卖酒人的线索中断之时,另一条线索却浮出水面。在对超市等可能销赃的场所进行排查中,有人向民警反映,在一家叫“富源”的超市里,有一批来路不正的“黄金酒”。民警立即赶往富源超市。通过询问该超市的经理,民警得知,该超市负责酒水采购的工作人员一共四名。民警立即分头对这四名采购人员展开询问,同时,在超市内展开搜查。在该超市四楼的仓库里,民警发现了50箱“黄金酒”,经比对生产批号,这批酒正是被盗的赃物。


在对四名采购人员的询问中,一名王姓采购人员向民警透露,这批酒是8月20日,一个秃顶男子来对其推销的,由于价格合适,他便进了这批货。但这名秃顶男子以前并没有与超市发生过业务关系,因此王某也不认识他,只能从口音确定此人系临沭当地人。


民警仔细询问了该秃顶男子来超市卖酒的经过,了解到此人曾亲自到超市来过,民警当即调阅了超市的监控录像。正所谓得来全不费工夫,在监控录像里,民警捕捉到了这名卖酒人的影像。这时苗新起大队长也亲自赶到临沭坐镇指挥。


由于基本能确定这个卖酒的秃顶男子是本地人,而且此人特征比较明显,甚至可能有前科,因此专案组组织了部分对辖区人员情况比较熟悉的社区民警对秃顶男子进行辨认。果然,很快民警就认出,此人系临沭县石门镇人韦某。但民警了解到,此人不在家中,可能已经潜逃。民警围绕韦某的社会关系展开走访调查,在排查中,民警确定了与其关系密切且行动可疑的陈磊、刘涛等重点嫌疑人。


立即对相关嫌疑人实施抓捕!经缜密侦查,专案组成功将陈磊、刘涛抓获。民警立即对其进行讯问,很快他们就交代了其结伙扒车作案的事实。


疯狂的“公路游击队”


据刘涛等人交代,他们是临沭县石门镇某村人,他们这个村可以称为在公路上扒车盗窃的“专业村”。就拿他们这个团伙来说,他们一共有十余个团伙成员,大多为本村人,年龄在20岁到30岁之间。


这个团伙有多辆“小解放”、“五十铃”等大、中、小型货车作为作案工具,作案时交叉结伙,一般每次3至5人。作案时间选择夜间天黑之时,作案地点选择各交通要道。其作案手段为一名作案分子驾车,其他作案分子在车厢中伺机作案。当发现载有货物、车速较慢的货车时,趁车主不注意迅速靠近,与货车并行。由于作案的小货车不开灯,且一般靠近货车右侧行驶,被盗货车司机往往很难发觉。此时在车厢中的作案分子迅速爬上载货的货车车厢,盗窃车上的货物。


在作案时,作案分子一般会在车上携带电工刀、石块、扎胎钉等物品。电工刀用来割断车上捆扎货物的绳索,石头是他们在作案时被后边的车辆发现时,用来投掷吓阻车辆司机的。为了防备被警方围堵,他们还专门从村里的一家铁匠铺定制了部分扎胎钉,预备被警察发现时扎警车轮胎。


民警顺藤摸瓜,相继将其数名同伙抓获。令民警诧异的是,在审讯中虽然该团伙成员供述了其大肆盗窃各种小百货、粮食、布匹、化工原料等数十起的作案事实,但民警发现这个团伙的作案区域全部是在临沂、莒县一带的公路上,没有一起是在潍坊、昌乐一带,而且在他们交代的案件中,并没有盗窃黄金酒的案件。


难道除了他们还有一个盗窃团伙?通过进一步审讯,这个团伙的成员供认,除了他们这个团伙之外,他们村还有另一个扒车盗窃的团伙。


在讯问中,一个嫌疑人交代:“干我们这一行的,不用个人自己讲,自己就明白在那条线上干。”


看来他们各个团伙之间在作案区域上有着比较严格的划分。民警继续讯问:“你们有没有在潍坊一带作案的?”


“有啊,我们村金龙他们一伙就在潍坊一带活动,听说最近他们还干了一票大活呢。”


“什么大活?”


“好像是一批黄金酒,挺值钱的。”


原来这两个团伙虽然作案时互不相干,但其成员都是一个村的,因此彼此之间也都熟悉,而且他们还有一个环节是相互合作的--销赃。之前出现的那个秃顶男子韦某,就是他们共同的销赃对象。据犯罪嫌疑人陈磊供述,几天前另一个团伙的成员成峰在与其一起吃饭时,曾吹嘘他和“杭波”、“金龙”等人在潍坊路段扒窃了一批黄金酒,并向其要了韦某的电话号码,看来是想向韦某销赃。
民警立即出动,将另一团伙成员“金龙”抓获。经审讯,“金龙”供认,他原来曾在潍坊某地从事废品收购,后来纠集了成峰、“杭波”等数人到公路上扒车盗窃。因其对潍坊地形较熟,他们便把作案地点选择到了潍坊附近的公路上,自2009年以来,他们先后作案近百起,涉案物品价值200余万元。这次在309国道上被盗的黄金酒,正是他们一伙所为。


至此,黄金酒被盗案成功侦破,两个涉案人员众多、涉案近百起的重大盗窃团伙被一举打掉,大部分赃物被成功追回。在案件办理中,有犯罪嫌疑人向办案民警坦白,其实他们从事扒车盗窃所承担的风险是相当大的,一是随时可能被警察抓住,二是在扒车过程中,极易从车上掉下摔伤,他们的团伙成员就曾经有人在作案中摔成重伤甚至摔死。虽然明知风险大,但在利益的巨大诱惑下,他们依然铤而走险,直至付出沉重的代价……


文章录入:cladmin1责任编辑:cladmin1

找不到指定的频道找不到指定的频道找不到指定的频道找不到指定的频道找不到指定的频道找不到指定的频道找不到指定的频道找不到指定的频道找不到指定的频道找不到指定的频道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51894(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