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0 15:35:59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网友举报 >> 黑幕揭晓!竞标存在欺诈行为,即墨俩村官涉嫌违规投标

黑幕揭晓!竞标存在欺诈行为,即墨俩村官涉嫌违规投标
发布时间:04-05|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size=4][color=#2b2b2b][/color][/size]针对山东省即墨市丰城中心社区南芦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主任于永钦与该社区北雄崖所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主任姚延君伙同即墨市王占清,恶意串通骗取山东省海阳市行村镇田村村民吕兆波现金145万的事件。对此记者进行采访、调查、取证,在走访中发现这是一起行为十分卑劣、村干部营私舞弊、索贿、受贿,并利用虚假投标达到侵吞村民巨额现金的严重违法案件。

[size=4]据当事人吕先生介绍:2015年1月初原即墨市田横镇丰城社区(现为:即墨市丰城中心社区)南芦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主任于永钦找到在该地海域养殖的海阳市行村镇田村村民吕兆波商谈合伙投资承包海滩事宜,出于村民对村干部的信任,吕兆波便答应参加投标承包海滩。2015年1月18日下午五、六点钟,于永钦打电话要求吕兆波送20万元现金给他,作为这次滩涂承包上、下打点关系用,并再三保证让吕兆波竞标得手。按于永钦要求吕兆波邀请海阳市行村镇法律工作者王某峰一同来到于永钦指定的丰城中心社区金苑饭店门前,把20万现金交给于永钦。在这里吕兆波第一次见到王占清,同时于永钦又告诉吕兆波明天带140万现金参加投标叫行。[/size]
[size=4]2015年1月19日,吕兆波邀请王高峰带现金140万元来到丰城中心社区投标现场参加投标,吕兆波按照于永钦的安排三人投标叫行,吕兆波投标140万元,另一个人0投标,王占清加1万元,中标后,于永钦、王占清领着吕兆波和王某峰同北所村委会计、出纳来到丰城社区青岛农商银行交承包金。于永钦、王占清要求吕兆波先把现金140万交上,回去再算帐,王占清只交了1万元。交齐承包金,王占清把银行出具收款141万元的收据拿走了。吕兆波要求村委签订承包合同未果。[/size]
[size=4]2015年1月20日以后,吕兆波夫妇多次找于永钦、王占清联系要求算账并签订合同,然而他们二人相互推诿、拒接电话,久拖不决。后来吕兆波才知道早在2015年1月1日于永钦、王占清就已经与村委会签订了承包滩涂合同。此时的吕兆波才知道上当受骗了,可手里一没有缴纳承包金140万凭据,二没有签订合同。为了获取交款证据,2015年2月13日被迫与王占清签订《合伙投资协议》,当时这是吕兆波取得缴纳承包金140万元的唯一凭证。此时吕兆波才获知,此滩涂当时的市场竞标价值为300万元。据于永钦、王占清二人在录音中证实:总费用300万元,为了降低标的额度,保证中标,上下打点各种关系他们二人也拿出141多万元。[/size]
[size=4]记者调查了解到,2015年1月19日上午九点北所村3000亩滩涂竞拍会在丰城中心社区召开,参与竞标叫行有十六、七个人,不知什么原因投标叫行会延迟了30分钟,而十三、四参与叫行竞标的人全部离开了现场,最后只剩下三个人参加竞标,而这三个人是于永钦、姚延君、王占清指定的,(其实都是为于永钦一个人服务);并安排好竞标秩序;第一个人投标底,第二个人放弃,第三个人加一万。就这样在无任何人参与竞拍下,轻而易举地竞标成功获得承包权。[/size]
[size=4]记者调查了解到更为惊奇的是,滩涂承包合同早在竞标前的2015年1月1日就已经签订了,2015年1月19日竞标叫行只不过是掩人耳目,以此来达到一些人中饱私囊的目的。所以,在但在整个滩涂承包合同中没有一个字能体现出是通过公开竞标叫行所取得的。竞标叫行后的(1月19日后)北所村没与任何人签订过滩涂承包合同。[/size]
[size=4]针对2015年1月1日竞标叫行前所签订的滩涂承包合同是否真实、合法、有效?记者于2017年6月30日赶到即墨市丰城中心社区进行了解核实,当记者说明来意后,中心社区主管宣传的李姓书记在与有关人员电话沟通后,证实此合真实有效。记者提出要与合同原件进行核对,查看1月19日竞标叫行有关记录、2015年1月1日是否有141万元及5万元的进账时,被告知因主管人员不在,要等到下周一才能回来(7月3日)。两天后,记者再次赶到丰城社区时却遭到拒绝。[/size]
[size=4]那么,其他参与竞标叫行的人为什么会自动放弃?记者在走访中,据知情者透露,于永钦、王占清为达到目的,勾结当地社会闲杂人员进行阻扰、收买、恐吓等手段阻止其他参与竞标者进入现常记者在采访姚延君(现任北所村书记)及其他知情者中证实了这一点。以及于永钦、王占清谈话录音中也证实了这一事实。当记者问姚“是什么原因让你将滩涂竞标标的定的低了、又是什么原因让你劝退三、四名参与竞标者、你收过于永钦、王占清给你的好处费20多万元”?姚表示:标的是定低了点,但那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是上面开会定的。劝退竞标者,姚表示“我也没办法”。自己从未拿过于永钦等人的好处费。姚的一声叹息,表示出很无奈。可这种无奈说明了什么?是真的无奈?还是有关人员早已将滩涂竞标标底定了调子?但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滩涂竞标标底低于当时的市场价格的50%(据于永钦、王占清在录音中表示,当时,有人拿现金300万,也有拿400万的,没办法只好将竞标会延迟30分钟)。值得一提的是,丰城中心社区组织召开的这起所谓依法公平、公正、公开的滩涂承包竞标活动,从开始就存在欺诈行为,而这种行为给国家和集体财产造成了巨大损失,却肥了于永钦、王占清等个人腰包。[/size]
[size=4]记者从吕先生提供的与于永钦、王占清、姚延君等人录音资料、王某峰、陈某某等人的证明材料中得到证实,此次所谓的承包滩涂投标实属于永钦、王占清、姚延君等人串通合谋骗取吕兆波145万现金,并涉嫌索贿、受贿、欺诈等违法事实。[/size]
[size=4]一个在2015年1月1日就私下签订了滩涂承包合同的项目,却又鼓动村民在2015年1月19日来进行虚假投标,以此达到诈骗的目的。[/size]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32277(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