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1 13:17:13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反腐行动 >> 社会真相

社会真相
发布时间:10-17|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族里的长辈有人说(包括生父也说),祖上是从山东平马县辗转而来的,先前是在田东县,后来才到了平治县,沿河而下,到了一山坳,往对面一瞧,豁然开朗,平整的一块地还未开荒,弯弯的河道把大地拱成月圆形,就把此地取名为月河村,在此扎下根来,生息繁衍,忙时干农活,闲时做泥瓦工,世代如此,至今,族人已有数百人,也未出大贤之人,至多出个高小校长,那便是阿公,农村人也没什么长见,最羡慕的就是他娶了个小妾,一些泥腿子破烂户瞧着瞧着瞧出了心里不平衡,土改时,这些泥腿子破烂户,摇身一变,成了基层工作的主持者,为出口“恶气”,把阿公划成了地主,抄了他的家,占了他的屋,把他绑上台批斗,他病死了,就批斗他的两个女人。失去房子后,阿公在侄子的菜地搭墙撑了个棚,容一家人栖身,在往后的日子里,又遭遇到了更多的人祸灾难,先是大办钢铁,后又搞浮夸风,一亩粮食2万斤,生活更是困难,都要阿公撑着,撑出了肺结核,没钱治,眼睁睁的看自己死,一家人也眼睁睁的看他死,他就在眼睁睁中死去了!活着的三个儿子,长子,14岁,烧了他的书,说是祸害;最小的,5岁,叫生,不大不小的,叫一。在他们适龄的年纪,都有学上着,生上学时,心思都不在书本里,在田野的玉米棒上,在菜地里的红薯上,荒课去品尝它们的滋味,再大一点,心思更是不在学校里,忙着去挣工分,拿粮食,停止了学业。其他那两个,做了一辈子的农民,莫约如此。生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了少年。青年时,政策发生了变化,百姓可以自由买卖,他也赶圩贩卖水果,亏了,铁公鸡一毛不拔,也不给别人尝一下,板着脸,像别人欠着他钱似的,眼瞪着别人,把别人都瞪跑了。买卖干不下去了,就跟别人到外面去搞建筑,搞完了建筑,去给人放牛,人家放牛后来当了皇帝,他放牛不久就被抓进了拘留所,牛老板家进了贼,偷完东西跑了,其实他是个刁民,牛老板越看他越像贼,硬是说他偷了东西,去报案,他就被抓了,后来,虽然还了清白,可是他说打工受气,再也没有去打工。他眼睛转溜溜的,看见县城有一种人力三轮车载货的活可以干,就在县城蹬起了三轮车,干起了拉货的营生,时间一长,攒了一些钱,同伴侣商量着要不要做生意,最后共同得出一个结论,买卖不出去,肝愁到烂,做工,捞一分钱下口袋安一分心,睡踏实。就这样,口袋多了钱,就存在银行里,也不再想着做生意的事了。中年时,跟随亲戚到首府,那里活多,价钱高,比县城挣的更多,随着首府举办民歌节,基于改善市容市貌的要求,相应部门把人力三轮车列为影响城市形象的落后交通工具给予禁止,他回家说,外面的工,做不下去了,不去了。于是,在家跟别人一起做工,不久,工程做完了,他又去了首府偷偷踩三轮车,直到他老母快死了才回来“尽孝”。往后的日子,他在家乡做建筑挑砖工,一直到干不动。快死时,教了儿子压箱底的本事,如何换装电灯管。现在再到南宁,谁还会记得他。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16319(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