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9 13:21:23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网友举报 >> 以“卖地财政”为主调的李春城“成都方式”乱象反思

以“卖地财政”为主调的李春城“成都方式”乱象反思
发布时间:2016-12-01|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以“卖地财政”为主调的李春城“成都方式”乱象反思——成都近十年(2001-2011)区域经济与城市发展问题质疑

一、城乡一体化却搞成“城乡一样化”城乡一体化,是应当让农村与城市共享现代文明;而成都却强制性把农民土地廉价剥夺、集中居住,腾出土地由城市政府变性后高价出卖,农民的生活方式被强制改变,但农村的生产方式却未能真正得以转变,现代化集约化规模化的都市农业新局面并未真正形成,失地农民的权益没有真正全面得以长期保障,农村土地流转主要为城市“卖地财政”服务,三农问题依旧突出。成都城乡一体化试验,开初做出了较大成绩和可贵探索,但存在着诸多问题,首批试点多为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却未得以调整和纠正,反而把缺失放大,原市委书记李春城欺上瞒下花重金邀请外地无良“专家”出书厚颜无耻的吹嘘成所谓“中国的城市化道路”和“成都方式”。城乡一体化显然是统筹城乡发展,固然无可厚非,但怎样统筹、怎样发展、以什么为主要目标,才是关键。以三圣乡为例,市级政府投入巨资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美化环境,搞样板形象政绩工程,主要是以“卖地财政”为目的,将周围的地块变性为国有商住建设用地开发房地产,而非主要为了发展都市大农业和近郊乡村经济。所以,成都的城乡一体化试验,前期功大于过,后期过大于功,严重缺乏普适性和推广价值,先得到中央表扬,后被中央领导批评,依然我行我索,真相被长期隐瞒。二、“田园城市”本来意义被严重歪曲国际上公认的田园城市的本意和初衷,是应把城乡区域共建成城市与田园相间且并存共荣的现代人居生态区。而成都所谓建设“现代田园城市”,实则是把良田强占变成房地产开发楼盘,即“把田园变成城市”。尤其温江等县区大片良田被占用变性过量开发房地产。一些企业假办厂为名,先以工业用地名义圈地,结果长期抛荒,坐待变性为商住建设用地,以幻想“房地产政策松动”赚取地产暴利。尤其一二圈层许多县区的所谓“基本农田”实际转移在早已“退耕还林”的荒山坡地,肥沃的平原黑土地都是房地产楼盘等所占有。成都市主城区近十年来吃的是东北大米、汉中大米,自古水旱从人、沃野千里的成都平原鱼米之乡而今却大米不能自给。建设所谓“田园城市”其实是用心的虚假口号再度大肆圈地——依然是更严重的“卖地财政”诉求作祟,其中远期结果是经济泡沫化。三、城市规划紊乱及功能布局十分混乱城市规划与功能布局方面,长官意志至高无上,专家智慧每每失语,造成城市建设布局混乱,拥堵与污染等“城市脖尤为严重堪称全国之最。成都这样的特大中心城市,应须按中央商务区、中央政务区、中央文化区等功能版块规划建设;结果在城市建设中大搞官商苟且利益工程,乱拆乱建成风,城市功能被碎片化。例如老会展中心就应就地扩大建设范围并辅以配套建设,结果因高官和私企合谋利欲而将新会展中心移建至南延线,新会展中心周围却无配套商务街区建设而搞了超大量高层房地产住宅楼盘许多空置。又如于地震赈灾期间启用而受到中央领导严厉训斥,在成都南延线天府大道耗资12亿元的市委市政府总部大楼(现改名“新益州国际金融城”)腐败工程,也是李春城胡乱选址置于副都心之内。在旧城改造中强拆乱建却多无统筹,譬如主城区之一成华区就有大量贫民窟似的棚户区长期掩盖于街道背后十年无改变。四、城市发展定位和产业结构严重偏差成都作为在大西部地缘经济地位首屈一指的特大中心城市和省会市,本应强化其对于全省乃至西部地区的城市辐射功能与带动作用,但成都近十年却只聚合而不辐射,造成省会城市和特大中心城市功能失职。就其区位优势、历史传承和资源禀赋、发展需要,成都本应建设国际化、现代化的西部金融商贸中心城市和文化旅游中心城市,避免与重工业江港特大城市重庆同质化竞争,同时差异化布局工业产业项目区群。但是,成都近十年却将高新西区、高新(南)区和经济技术开发(东)区安排得几乎将中心城区团团合围,而且全然不顾城市生态环境安全、专家纷纷建言否定和成都广大市民强烈反对,更错误地把距厂区多少公里直径范围不宜集中居住的重污染工业80万吨/年聚乙烯和1000万吨/年炼油石化项目,强制放在上风上水、良田沃土的北郊全国蔬菜基地彭州,还粗暴打击强行压制基层干部广大群众不同和正确的意见。成都上两届市委主要负责人李春城对城市功能规划、产业结构布局和工业区场地选址连基本常识都不懂,全凭长官强权专制意志主观臆断瞎指挥,严重背离甚至对抗科学发展观。《成都城市规划》多年来一直未能通过国务院审批。
【注】本文作者曾作为成都市城乡一体化第一个课题组负责人主持成都城乡发展及土地流转问题研究,并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向总国务院高层撰写了内参【链接】卖地财政与成都现象当今中国,地方政府的“卖地财政”利益驱动,局部地区不惜动用暴力拆迁征占。圈地运动愈演愈烈。几年前中国大陆曾一度产生了总计3.6万平方公里面积的各类开发区,相当于一个台湾有的面积,其中大量开发区土地闲置荒芜而未开发,造成耕地锐减,国家粮食储备量仅相当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水平,不得不整治复耕。土地所有制的僵持,政绩政府的政绩考量机制缺限,官员权利欲的膨胀,官商勾搭成奸,表现为政治问题,实际上深层内因在于经济体制症结。卖地财政驱使房地产业成为地方首要支柱产业和政府变相提款机,养成官员急功近利不思进取,无心于多元产业发展,造成经济结构及产业结构严重失调,潜伏下经济危机隐患。2005年资料统计,成都平原温江耕地面积为1.21万公顷,合18多万亩,比2004年减少6.5%。天府、金马、柳林、涌泉、公平、永宁、万春、踏水、寿安等9个乡镇的良田,通过变性和非变性手段大举开发为别墅区。计有:芙蓉古城,住宅均为二、三层仿川西、苏州、云南传统民居样式的四合院与独立宅院,占地长约2000米、宽约400米,约80万平方米,合计1200亩;国色天乡别墅群,约900米长、600米宽,约5.4万平方米,合计810亩;清溪玫瑰园别墅群,长宽各约500米,约25万平方米,合计375亩,白墙红瓦的双层别墅小洋楼;花乡民居住宅区,较新的楼群有700米长、500米宽,合计525亩;月映长滩住宅区,750米长、350米宽,约26万平方米,合计394亩;蓝光·紫檀山别墅群,占地面积21.3多万平方米,约合320亩,总住户数仅28户;鹭湖宫,国色天乡别墅二期,占地316.26亩;“大宅门”都是中式白墙黑瓦别墅,占地约500米长、300米宽,约15万平方米,合计225亩;芙蓉锦绣,同样是白墙黑瓦独栋别墅群,同样占地约500米长、300米宽,合计225亩;紫霄园,有紫气凌霄牌坊,占地约400米长、300米宽,约12万平方米,合计180亩;大宅门·紫微园有多个明清风格大牌坊,沿街都是雕梁画栋的红柱建筑,长约400米、宽约200米,约8万平方米,约合120亩;美泉纪别墅,其网站上称占地66667平方米,约合100亩。除了已售出的别墅房地产,其他开发项目圈占土地长达五、六年抛荒或部分抛荒的地块屡见不鲜。2008年签订的“成都金马国际体育城”项目,项目的核心版块是“成都国际马术体育公园”,公园拟占地1200亩,跑道长2200米;2010年5月批准马术公园占地38.158公顷,合计572.37亩,包含非基本农田约31公顷,其他农用地约两公顷,建设用地约5公顷;建设中的“温江金马市民健身中心”围墙长约1100米、宽约700米,批文不到600亩,已毁占良田达1155亩。2005年将青泰村等3个村部分村民拆迁,开工建安置用的“青泰小区”,3个月后责令停工,约长500米、宽400米,约20万平方米,合计300亩,至2010年仍然抛荒。2006年至今太子奶企业占地长800米、宽500米,约40万平方米,合计600亩依然抛荒。新大地汽车,已建厂房区长500米、宽500米,房后面栏杆内有长500米、宽300米的荒地,合计225亩,这片良田荒废已5年。南骏汽车有两个厂区,其中一个厂区长900米、宽500米,另一个厂区长400米、宽200米,两区合计共795亩。康师傅集团厂区,约500米长、400米宽,合计300多亩,至今厂区内仍有约百亩闲置地。其中之一位于温江区海峡科技园“海科名城”西北边,铁皮围墙内约有800米长、400米宽,合计480亩。另一块位于科技园学府路南端、海科学校西对面,长宽与前者一样,也合计480亩。土地圈占抛荒的商业目的,在于等待将工业用地变性成为商住建设用地。……到2020年,温江的基本农田将再减少1万多亩。链接资料来源:1.中国青年报2010年8月11日记者庄庆鸿专题报道《成都温江推平数千亩良田建别墅区和厂房》;2.人民出版社2010年12月版学者刘斌夫著《新体制经济学泛论》第一章古典与传统经济学新论——主流经济学思想蠡测第2节土地资源、圈地运动与城乡土地剪刀差3.搜狐网2008年5月9日转载2007年1月29日人民网刘斌夫《彭州石化项目:再度聚焦》
刘斌夫新著,《策划中国:经济大转型——大国崛起与富民强国战略》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新体制经济学》人...
其实李拆城的“成都方式”是冷刚(原双流县委书记)搞起来的,当年李春城仅点了个题,后来的“成都方式”是“剽窃”了冷刚的“专利”的。不信请看《冷刚的“县官”轨迹》此文,将来龙去脉说得清清楚楚:http://news.sina.com.cn/c/2008-03-10/100215114227.shtml  该文摘要:  2003年3月,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将双流、都江堰、郫县、大邑、龙泉五个区县的领导干部叫到一起谈话。成都城乡统筹试点就此开始,按照冷刚的说法,“春城书记要我们领会精神,回去进行试点工作。”……主政双流期间,冷刚缔造的“三个集中”成为“成都方式”的核心内容与突破口,而其自身亦成为成都城乡统筹的典型人物之一。2003年10月23日,成都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工作现场会在双流召开,在总结“双流经验”基础上,成都开始在全市广泛推广“三个集中”。2008年2月1日,“三个集中”的缔造者冷刚被任命为四川省水利厅厅长。
构建中国大区域经济新体系造就经济开放型发展新格局
“南丝路经济带”不可或缺于国家战略
刘斌夫
以“新丝路”战略主导和引领,当前中国经济新格局正将形成,并必将走出价段性的经济低迷,催生、渐进中国经济新常态。
笔者十年前在专著中首度提出以构建“中国大区域经济新体系”为目标的“新丝路”及“流域经济带”战略建言,近十年来不断在系列专著和国家高层内参中推演。
以2013年9月习主席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以“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为主题的激情演讲迅捷达成全球共识为标志,“新丝路”发展理念从专家动议始渐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一、带与路同构中国经济开放型发展新格局
1.一带一路,是造就中国经济全新战略格局的突破口
目前一些文件和传媒把“新丝路”总体战略简称为“一路一带”或“一带一路”。
“一路一带”,意指“丝绸之路经济带”和“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即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实则上述“一路一带”或“一带一路”,并非中国区域经济新战略的全部,而只是其中局部或突破口。
如果“一路一带”或“一带一路”的概念表述不够准确贴切,势必影响到战略布局的前瞻性、完整度和持久生命力。
2.三路三带,是构建中国大区域经济新体系的全攻略
作为“中国大区域经济新体系”的两大子系统之一的“新丝路系统”——侧重扩大对外开放兼济自我发展的“丝绸之路经济带”,理应包括三条丝绸之路,即:北方(中原-西北→中亚→西亚→欧陆)(陆上)丝绸之路、南方(西南→南亚→中亚→西亚→欧陆)(陆上)丝绸之路和(东南沿海→欧美)海上丝绸之路,所同构分别以中国西中部地区及东部沿海为起点、联结全世界的丝路沿线国际经济交流合作发展带。
而“中国大区域经济新体系”另一子系统——内生兼济外倾的三条“流域经济带”,囊括了资源环境迥异、经济异质联动的“长江经济带”、“黄河经济带”和资源环境近似、经济同质共生的“海岸线经济带”(海岸线经济带包括环渤海沿岸和珠江流域),姑可称之为“江河海系统”,是联结西、中、东部不同经济地理板块的流域沿线国内经济开放合作发展带。长江-黄河-海岸线流域经济带包罗其全流域城市群、各大城市、各省区,是调动全域资源环境要素的全面开放发展战略,而非仅指江河水路交通线或滨海沿岸风景线。
相互穿插融汇的“中国大区域经济新体系”的“丝路经济带”和“流域经济带”两大子系统,似可简称之为“三路三带”。
无论三条“丝路经济带”还是三条“流域经济带”,皆须以高速铁路、远洋航运等现代陆海交通物流体系为纽带,以城市群经济为依托,以区域经济高地为支撑点和出发点,以沿线、沿岸城市为节点,以沿边、沿海口岸为桥头堡,以国际自由贸易区为结合部,以经济圈为聚合面,充分发挥地缘、区位、资源、环境等多重优势,同构大区域经济新格局,推进全球经济一体化,重建亚美欧国际经济平衡新势态。
二、带与路深度解析:南丝路经济带不可或缺
3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标画了狭义的“一带一路”示意图。此图只勾勒出“北方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大致走向,或缺“南方丝绸之路”。而且,该图上“北丝路”新疆段,只标出途经北疆乌鲁木齐至伊犁出境的新北线,而未标示途经南疆库尔勒至喀什出境的主干线;整条“陆上欧亚新丝绸之路”也只是传统铁路轨迹上的简单连线,而未表达和体现“欧亚国际复线高铁”及“泛亚高铁网”等现代交通物流体系建设愿景。
然而,“南(新)丝路经济带”与“北(新)丝路经济带”互动共生、并驾齐驱、交相辉映、相得益彰,在国家未来战略发展图景上不可或缺。
发端于上古,先后起点于西南巴蜀地区广汉三星堆和成都簇桥,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条纵横亚欧的国际贸易、经济技术合作与文化交流路线的“古南丝路”,比之兴于秦、盛于汉、起点于陕甘豫的“古北丝路”和萌芽于汉初、起点于东南沿海的“古海丝路”,起源更早,成果辉煌。
而今,集合“成渝(西南)城市群”、“西北城市群”和“大西三角经济圈”,以经济重量可超3万亿元的西部经济大省四川领军,包括内蒙西片区、陕西、重庆等省市区在内,正在加快筑建“中国西部经济高地”。西出南线的“新南丝路”担负着西出西线的“新北丝路”和东出东南线的“新海丝路”同样重要的职责和使命。
北、南“新丝路”,分别以“西三角经济圈”西安和成都等特大中心城市为出发点,以新疆、和云南等沿边省区为出境口,对应着“西出南线”和“西出西线”的西部大开发新十年向西开放战略指向。
西出西线“新北丝路”分别以新疆喀什、霍尔果斯、阿勒泰-北屯为西部内陆出境三大口岸城市,以正在筹措的“中西亚自由贸易区”为结合部,积极规划建设亚欧国际高速铁路,向西直往欧陆,形成“中西亚-亚欧经济走廊”;同时,西出西线西南支线以喀什为桥头堡,积极建设“中巴铁路”及沿线输油输气管道附属工程,向西南直通巴基斯坦——位临印度洋阿拉伯海-波斯湾咽喉的霍尔木兹海峡湾口处由中国援建的深水港瓜达尔港。
西出南线“新南丝路”正是从以成都、重庆、西安为支点的“大西三角经济圈”出发,分别以广西南宁-北海-钦州湾-防城港(城市组团)西部唯一出海口岸和云南瑞丽、景洪两个陆上口岸为桥头堡,以如火如荼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为结合部,加快规划建设南亚国际高铁和国际高速公路,向南通达东南亚“东盟十国”,拓展“南亚-东南亚经济走廊”;同时由瑞丽-畹町及腾冲向西经南亚、中西亚,与“新北丝路”汇合而殊途同归,直达地中海沿岸欧洲大陆各国。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不仅包括由“古海丝路”下南洋抵达中东和欧洲的“南出西干线”,亦应规划以长三角与珠三角城市群—经济圈为依托和支撑,链接国际自贸区新语境下的“亚太自由贸易区”的“东出亚太干线”,和以京三角-环渤海城市群—经济圈为依托和支撑,穿越东北亚的“东出北支线”;并且,“新海丝路”不仅可以从“海岸线经济带”海运发达的海港城市出发,甚至也可从“长江经济带”沿岸西中部重庆、武汉等内河港口特大中心城市出发,而由“黄金水道”顺江东下,借船出海。
作为中国大区域经济发展全新价值体系的“丝路经济带”及“流域经济带”战略决策规划,必须在锐意深化改革、更加扩大开放的思维框架下,推陈出新,顾及全局,棋高一筹,着重优化资源配置,力避思路狭隘化、单一化和碎片化。
(作者单位:中国新丝路经济发展研究院)
原载:《21世纪经济报道》、《川商》杂志和2015年8月19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经济要参》
刘斌夫新著,《策划中国:经济大转型——大国崛起与富民强国战略》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新体制经济学》人...
彭州石化项目欺骗了成都千万民众也欺骗了国家环保部,至今依然未按环保设计方案建设,依然将污染物高烟囱直排天空,污染着成都上空!
彭州石化是超级巨贪李春城的罪恶,也是流氓恶霸李春城的坟墓!石化项目成都工投集团董事长戴晓明的被捕,供出罪犯李春城。
贪官们伏法了,贪官们所贪巨款大部分被隐匿,成都的天空仍然被污染,成都人民仍然在受害!
刘斌夫新著,《策划中国:经济大转型——大国崛起与富民强国战略》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新体制经济学》人...
当年我作为彭州市政府挂名顾问,是彭州石化项目最坚定的反对者!曾受被民众误解的彭州市委市政府委托,写过彭州石化真相的文章,代请过中央媒体来彭州调查采访,也研读过彭州石化第四次上报国家环保部的环保设计方案,方案明确注明:拟引进美国最先进的脱硫设计工艺设备,将烟雾污染物引入下游青白江建副产物工厂——但是,彭州石化项目根本没有这样做!
我手头至今保存着这个新方案!铁证如山!事实胜于雄辩!
刘斌夫新著,《策划中国:经济大转型——大国崛起与富民强国战略》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新体制经济学》人...
2016-11-2108:04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强化党内监督,要从党的高级干部做起。《准则》《条例》突出高级干部这个重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了更高标准和更严的要求,彰显了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以上率下的坚定决心和鲜明态度。
六中全会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再部署、再出发。中国历史传统从来都讲以身作则。党的高级干部处在掌握重要权力的关键地位,也肩负着发挥示范带动作用的重要职责,高级干部和普通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内容和标准上有很大不同。高级干部自觉践行政治生活准则、自觉加强和接受党内监督,政治生态就会大不一样,党的面貌就会大为改观。十八届党中央在全面从严治党过程中,既对广大党员提出普遍性要求,又对“关键少数”尤其是高级干部提出了更高更严的标准。中央政治局从自身做起、严起,十八大后第一次会议就制定政治局工作规则,严格执行八项规定,带头开好民主生活会,有交流讨论、有思想碰撞、有批评和自我批评,体现了“严”和“实”的要求。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率先垂范,高级干部以身作则,对全党是最好的示范。
我们党历来把高级干部当作政治家来培养,讲政治是第一位的要求。高级干部离中央最近,对中央精神最了解,更要带头讲政治,做增强“四个意识”的模范。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查处了200多名高级干部,他们当中有的妄图攫取党和国家更大权力,政治腐败和经济腐败通过利益输送相互交织,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有的搞个人主义、自由主义、宗派主义、分散主义,凡此种种,无不是理想信念动尧宗旨意识丧失,践踏党的基本路线和组织原则,使党内政治生活遭到严重破坏,污染了政治生态。高级干部必须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仅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最终看实际效果。无论是在地方还是部门工作,无论地域远近,都要牢固树立党的观念,以勇于担当的精气神,维护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把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贯彻到底。
党的高级干部尤其要保持政治警觉性。党和国家安全首先是政治安全,政治安全中最重要的就是党的执政安全。老一辈革命家政治警觉性非常强,把政治纪律、组织纪律视作自己的生命,才使得我们党能够走到今天。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等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的发生,警示我们现在并非“天下太平”,政治警觉性须臾不可放松。高级干部必须提高政治站位,时刻保持头脑清醒,决不允许在重大原则问题上立场摇摆、是非不分;决不允许漠视政治纪律,以至于出现了严重问题,还浑然不觉、麻木不仁,甚至跟着错误跑。没有政治警觉性就没有政治鉴别力,要始终绷紧政治纪律这根弦,善于从政治高度审视问题,对违反政治纪律的行为,坚决抵制、勇于斗争,以使命担当诠释对党和人民的忠诚。
共产党是先锋队,党的高级干部是先锋队里的先锋,理应在严肃党内政治生活、严格党内监督上作表率,模范遵守党章党规,严守党的纪律,形成一支具有凝聚力战斗力的队伍,使党的领导更加坚强有力。
(原标题:学思践悟:从高级干部严起)
(责任编辑:侯帅_NN5533)
打开客户端体验更多精彩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39888(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