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30 22:15:05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反腐行动 >> 唐卡画千年不褪色的秘密

唐卡画千年不褪色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6-12-18|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关闭

草根练剑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知海寻梦,博海寻友。知识需要传播,快乐更要分享。欢迎浏览!


标签:
西藏

唐卡

矿物颜料

分类:1181991795_10_1.html">西藏十年
西藏唐卡采用天然矿植物颜料绘制,因此历经千年依然色泽明亮。在矿物质颜料的制作过程中,研磨是一个非常耗时的工作,女人在这个过程中担任重要角色。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在这个制作矿物质颜料的作坊里,却有六个女人,她们的家长里短和欢歌笑语装点着这个昏暗杂乱的小作坊。她们制作的颜料或艳或暗,经过画师们的调色和绘制,变成精美的唐卡、壁画、建筑彩绘,历经千年依然色泽明亮。在矿物质颜料的制作过程中,研磨是一个非常耗时的工作,一般都要持续好几天,甚至十来天,需要特别的耐心。因此,这个作坊里清一色全是女人——这是女人们的颜料坊。

▲小小的颜料作坊有三间房,研磨间、沉淀间和仓库。昏暗的研磨间里白天也开着灯,六个女人手里忙着,嘴里也不闲着:或唱歌或聊天。

▲47岁的阿佳宗巴是林周县人,爱唱爱跳,一有机会就扭几扭。

▲41岁的阿佳仓决是一个非常爱美的女人。工作累了,休息的时候也不会忘记照照镜子,抹点唇彩来给自己提提神儿。

▲来自山南地区的边巴德庆,47岁,是她们当中的老大姐,干这行有十年左右。

▲宗巴和边巴德庆跳“拖把舞”(其实是“打阿嘎”的动作,用拖把作为道具)。宗巴、仓决、边巴德庆三人认识已有20多年,当时她们都在维修布达拉宫,经常在一起“打阿嘎”。

▲她们当中最爱笑、最滑稽幽默的大次西是拉萨人,也许是因为特别爱笑的缘故,43岁的她貌似比实际年龄要小很多。

▲小次西,36岁,墨竹工卡县人,是这群姐妹们当中资历最长、最有经验的老师傅。

▲年龄最小的德吉,33岁,从事这项工作只有5年。是这群姐妹当中汉语说得最标准的一位。童心未泯的德吉啦在休息之时,总是喜欢玩手机游戏。

▲这是用于制作颜料的矿石。每人每次只能磨5斤原料,每人每个月的任务是磨40斤原料。原料不同,研磨需要的时间也不一样,有的三四天,有的七八天,最长的十来天。

▲研磨的工具是石臼、石杵。把矿石放入石臼,敲碎,这是比较费力气的工作。

▲把杂色的碎石挑出来。

▲这次是制作蓝色的颜料,就要把绿色的碎石挑出来,下次制作绿色颜料的时候可以用。

▲把矿石敲碎之后,加水,开始漫长的研磨。刚开始由于碎石较粗,摩擦力大,研磨起来比较费劲。

▲女人们的颜料坊,研磨的沙沙声和歌声交织在一起。

▲石杵连接在木杆上,再用绳子拴在房梁上,这样研磨起来相对省力一些。

▲研磨一段时间,就要把水舀出来,开始沉淀。然后加水继续研磨。

▲沉淀的过程也是分离不同颜料的过程,需要丰富的经验。

▲沉淀间里摆满了盆子,这些都是蓝色的颜料,按颜色不同分为:三蓝色、二蓝色、二青色、藏蓝色、蓝色,销售价格分别为每斤150元、350元、1100元、1300元、1300元。

▲德吉在沉淀间里忙碌。

▲沉淀之后,表层较浅的蓝色和底层较深的蓝色就分开了。把颜色相同的颜料倒在一起继续沉淀。这种工作一般要持续五六天才能完成。

▲沉淀后颜色自然分开。

▲为了将不同的颜色彻底分离,有时候需要搅拌,再继续沉淀。

▲沉淀好之后,将颜色在太阳下晒干。

▲这是蓝色里面最一般的颜色:三蓝色,价格也最低,每斤150元。

▲这是顶级的藏蓝色,每斤要1300元。

▲这是同样顶级的蓝色,与藏蓝色相比,颗粒较细,每斤也是1300元。

▲颜料晒干之后,用这样的筛子过一遍,就算完工了。
903690">
▲最后就是称重,就像农民收青稞一样,是女人们的收获时刻。

▲称重的时候,所有的女人都不免忐忑,每个人制作颜料的多少,决定了她们的收入。

▲下午7点,下班时间,宗巴准备回家。

▲她喜欢红色,红色热情,而且有一种透明的感觉。

▲工作的时候,宗巴爱唱爱跳,回到家却比较安静。等这个月发了工资后,她准备买个大一点的、可以折叠的长沙发放在阳台上。这样每天下班回来后,就可以直接躺在沙发上休息了。

▲安静了一夜的石臼里,水清了,静静等待女人们的歌声和温情。

▲宗巴特别喜欢唱汉语歌曲,她唱邓丽君的《你怎么说》,自己不懂歌词里的意思,却让听者泪流满面——那是多年前她送别一个内地朋友的时候:“我没忘记你你忘记我,连名字你都说错……”
31355690">
▲边巴德庆停下来休息,听着宗巴的歌声,似乎想起来了她们曾经一起“打阿嘎”的那些岁月,那时,她们还很年轻。

▲这道连接研磨间和沉淀间的门,她们每天都要进出很多次。研磨,沉淀;再研磨,再沉淀……变换的颜色,流逝的岁月,从坚硬的矿石,到柔滑的颜料,这期间女人们融进了细腻、坚守、万千情思。女人和颜料,想想都美。

▲她们制作的颜料或艳或暗,经过画师们的调色和绘制,变成精美的唐卡、壁画、建筑彩绘,历经千年依然色泽明亮。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24101(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