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5 14:00:07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投诉不良 >> 成瘾实际是律法主义在日常生活中的体现

成瘾实际是律法主义在日常生活中的体现
发布时间:2017-01-31|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成瘾实际是律法主义在日常生活中的体现
——为什么我能天天读圣经而你们过去不能
2016年3月于逸秀新村21守望楼


【按:经过北京紫衣姊妹,上海李浦旻大牧师的催促,经过广州陶军弟兄的提醒,又有以色列刘保罗弟兄的鼓励,我开始动笔此文。特此纪念。】



1-毒品不毒的真相

例如海洛因,到底能不能让人成瘾?一直都是有争议的。
感谢神,我大学时代,虽然因为贫穷,没机会亲身验证科学理论,但神给了我良心,我仅仅凭良知,都可以严重怀疑,“毒品”本身真的有什么魔力,让人的身体“成瘾”?我倾向于相信,“瘾”是一种心病,或者说思想病,而不是身体对某种物质的依赖性强大到足以摧毁自身的程度。
2005年信主伊始,“毒品的真相”是我世界观里首当其冲得到解决的问题之一,从此我确认上帝绝没有专门创造过这种用来奴役人的身体走向死亡的物质。由于有了信心,自然更觉得无需浪费钱去验证。当然,如果有机会有人愿意送某种毒品给我体验,我也不会拒绝。
但强大的人文主义敌基督思想,首先辖制着各个腐败的地方教会里的糊涂基督徒挂名基督徒,其次通过各种媒体,辖制着几乎全人类。
受迷惑而恐惧“毒品”成瘾的人,都忘记了一条科学常识:任何物质过量都是毒品。
例如,“水中毒”这个概念,不是说水里含有什么剧毒物质喝了中毒,而是说纯净水喝多了死人。人体肾脏的持续最大利尿速度通常不超过每分钟16毫升,一旦摄取水分的速度超过了自身排泄的量,过剩的水分会使细胞膨胀,引起脱水低钠症,轻则头晕眼花、呕吐、虚弱无力、心跳加快,重则出现痉挛、昏迷甚至死亡。

虽然截止目前我受经济能力和购买渠道的限制,并未获得亲自验证科学理论的机会,但我还是在神的恩典中,自由接触了大量所谓的吸毒人员,他们一致赞同这条经验:“毒瘾好戒心瘾难戒”。
所以,我很尊重他们,他们都是比较诚实的人,比所有那些鼓吹诺斯替主义恶物质世界观的骗子们要诚实。
什么是“心瘾”呢?

我先举个简单容易理解的例子。
通常我们都不愿意过马路被车撞死,聪明人就设计了人行横道斑马线并配合红绿灯,本意主要是为了保护行人有安全通过的地段和时间段。
但总有一些骄傲自义到愚蠢的人,热衷美化自己的一切言行,他们渐渐以为自己看绿灯通过斑马线是非常高尚的行为,渐渐养成一种只看绿灯不看车的习惯,甚至鼓吹看绿灯走人行横道就能保证生命安全的谬论,于是某一天,这位仗着自己是义人藐视别人的(路18:9)过马路时被撞死在人行横道了。事后,司机负全责,赔钱判刑,对死者又有什么意义呢?!

进一步,我觉得最强大最可怕的上瘾毒品就是圣经经文,如果一个人被迫(例如在腐败的神学院)大量阅读背诵经文,就难免造成不能消化无以实践应用的反感,还必须小心翼翼隐藏这种反感,免得影响自己得到主教职位或曰“全职同工”的世俗利益。这种经文中毒日积月累,就会得一种叫“律法主义”的属灵骄傲病,高举自己会背诵的那些经文和教条来代替又真又活的上帝。
来4:2因为有福音传给我们,像传给他们一样。只是所听见的道与他们无益,因为他们没有信心与所听见的道调和。
这种法利赛人假冒为善的病如此常见,以至于耶稣反问“人子来的时候,遇得见世上有信德吗?”
这种律法主义是最能让人上瘾的,比反律主义的祸害更大,毕竟反律主义在社会上有国家暴力机关给予处罚,律法主义却常常能招摇过市接受众人膜拜。
很简单的道理,在所有拜偶像的罪恶中,以拜神的律法为偶像的罪,最能迷惑人。
为了放纵自己肉体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他们的心瘾越来越大,一天不用经文和教条进行刷屏洗脑就不爽。洗刷刷洗刷刷,他们终于都当了教皇,发动各种十字军战争,直到末日纷纷效忠那坐在耶路撒冷第四有形圣殿里的大敌基督者。



2-到底什么是成瘾?

人类最根本的需要或言欲望就是崇拜上帝,这是发自内心最深处的需要,崇拜敬畏上帝就会遵行神的话,就是爱神,落实就是爱邻如己,爱看得见的弟兄姊妹。爱的越多越自由,基督徒没有人说“爱”是不健康的成瘾的。但撒旦对这种真爱极其嫉妒啊,以前因为约伯和上帝打赌输了,至今也不可能服气的,牠名字就叫“抵挡者”。没有悔改机会的撒旦琢磨的事儿全是如何冒充真爱,撒旦千方百计在人类个体接触别的被造物的过程中使坏,勾引欺骗人去拜偶像——代替上帝的东西叫“偶像”,用来冒充真爱的东西就是“瘾”,用来承担拜偶像的罪过的替罪物就叫做毒品——这么一分析,吓,整了半天,除了耶稣基督是真的替罪羊以外,万事万物冒充耶稣基督的替罪羊功能的,都叫毒品!
【林前10:19】我是怎么说呢?岂是说祭偶像之物算得什么呢?或说偶像算得什么呢?
基督徒只要内心有真爱,就会有信德,就丝毫不用惧怕偶像,不必担心自己会上瘾,被偶像辖制。
当这个偶像是圣经经文字句和地方教会某种教条的时候,这个瘾的祸害是最大最深广的——正如我在第一部分所言。
所以,我这个基督徒可以天天吸毒读圣经,不怕被偶像害了,不怕上瘾。
不懂这个道理,或者听了我这个讲道却没有信心调和不能接受的人,你们就不能天天读圣经,哪怕只是间断读一读,你还会上瘾,控制不住就当了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满口律法教条,经文刷到漫天飞舞。

为帮助读者理解,我举个不算最常见的成瘾的例子:洁癖。
虽然没有烟酒上瘾那么普遍,但这个例子不难理解,还能帮助我们更深刻明白什么是毒瘾,什么是律法主义。
这种拜偶像的罪恶,没有明确的某种物品作为偶像,在这种成瘾里,是什么代替上帝呢?
最常见的表现是强迫洗涤,如反复洗手、反复洗涤衣物,明知过分,但无法自控。
受辖制的人,是把正常卫生范围内的事物认为是肮脏的,感到焦虑,强迫性地清洗、检查及排斥“不洁”之“物”。
只是过分清洁某种物品的,叫肉体洁癖,比较轻微,容易纠正,但通常肉体洁癖只是表象,背后都有行为洁癖和精神洁癖,行为洁癖是指将公认的不是严重犯罪的行为当做不能承受的污秽,精神洁癖是指将公认的不算特别邪恶的思想观念当做不能承受的污秽。
重度的精神洁癖或许毫无行为洁癖和肉体洁癖的表现,但也会让人疯狂甚至死亡。
对抗不洁,本身当然是好事,这是公认的,不是毒。
为何公认没毒的,成瘾了却害死人?
为何对这种好事”爱“到死呢?
精神洁癖导致死亡的例子是很多的,我们分别来看两种,一种历史名人的,一种是身边的弟兄:
历史上最有名的精神洁癖公案可以说是罗马教廷判处反三位一体教义的异端分子塞尔维特死刑,连加尔文都受时代的局限同意了这个判决。
历史有名的新例子是萨达姆同学,这位患有精神洁癖的暴君同时有明显的肉体洁癖,前伊拉克大臣说,和萨达姆见面的人必须微微弯身,接受身体干净程度检查,诸如此类,萨达姆忍不住会透露自己非常害怕细菌。
这些人热衷以圣洁的名义杀人,关键在于并非上帝让他们杀人的。





(未完待续)



但强大的人文主义敌基督思想,首先辖制着各个腐败的地方教会里的糊涂基督徒挂名基督徒,其次通过各种媒体,辖制着几乎全人类。
受迷惑而恐惧“毒品”成瘾的人,都忘记了一条科学常识:任何物质过量都是毒品。
-------------------------
正是这种强大的人文主义敌基督思想作祟,教会里充满了各种各样人为制定的不合乎圣经的规矩,更美名曰要回归圣经,事实上还是用世俗小学的概念在解释圣经。
正如我所担心的回归圣经成为一句空喊的口号。



这种律法主义是最能让人上瘾的,比反律主义的祸害更大,毕竟反律主义在社会上有国家暴力机关给予处罚,律法主义却常常能招摇过市接受众人膜拜。
很简单的道理,在所有拜偶像的罪恶中,以拜神的律法为偶像的罪,最能迷惑人。
------------------------------
是啊,这种律法主义看上去很美,很火热,很敬虔。但却不知自己是在用草木禾秸在建造工程,到那日子被火都烧光,受亏损。何其哀哉!
这是我们时刻需要警醒,省察自己的,我们所行的真的是来自圣灵吗?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14122(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