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6 08:43:12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显明公道 >> 谁有权指责“活人不救,只捞尸体”的人?

谁有权指责“活人不救,只捞尸体”的人?
发布时间:2017-02-10|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很多人选择了骂,还有人建议将这些船主凌迟。但有三万多块可赚的话,这个国家有太多愿意挨骂的人;至于凌迟他们,更是几句呓语,在公仆们贪污几个亿都无法被枪毙的当下,谁有资格、法律又如何授权正义之士去凌迟这几个连违法都谈不上的人(时髦点叫公民)呢?



从经济角度来说,船夫们的考虑非常正确,打捞一句尸体行价一万八,而“现在救人能捞一句谢谢就不错了,而且落水的大多是少年,救出后都不敢给家长说,哪还敢向家人要钱……”



你肯定会说,人活着不能仅靠经济,还要看良心和道德。那么,我就来谈道德。事实上,这也是这篇文字最想谈的。



那些船主会如何为自己辩护呢?我很感兴趣。假设有这样一个船主,他年过半百的妻子正躺在船舱里呻吟,受着晚期肝癌的折磨,却差一万块,再也凑不够手术费;船主家的儿子在上海工作,准备结婚却差两万首付再也凑不够,女朋友威胁要与他分手,他大龄且少金,这很可能导致再也没上海女人愿意嫁给他——间接导致船主绝后,一家人养老顿成难题;船长还有个女儿,如三个溺死者般年纪,今年刚考上大学,却因为交不起一万多元学费,学校拒绝她入门。而她如果辍学,只能留在这块江面上,在同样破落的渔船上寻找就业机会和丈夫……种种问题,让船主日夜焦虑,这时,12个年轻人和儿童都在江里挣扎,他们要是死光,捞尸费超过20万元……



你要是船主,你会怎么做?



我相信,或者说愿意相信,你不会像新京报报道中的船主一样,坐等那12具尸体浮上来。但你似乎也要明白:你不靠渔船来养活一家老小,所以救别人一命不会影响你的生计。



我承认我假设的那个船主的境遇,太过极端,甚至于不可能恰好有这样的人。但我不认为我的假设完全出于面壁虚构。媒体和网贴所披露的底层情状,比这悲惨上百倍的大有人在。我更承认,赚钱不是见死不救的理由,至少不是合乎道德的理由。你尽可以骂那些船主没有人的良知,而丧失为人资格,但这于事实,有何补救?那些船主任凭在那一刻成为禽兽不如的旁观者,也不援之以手,所能显示的无非三点:贪欲过剩;漠视良知;或维护做人的资格,代价过于昂贵(一具尸体一万八呢)。



三点无论哪个成立,一个问题始终可以追问:什么样的社会,才能造就这样极品的船主?如果你承认船主的嘴脸在我们周围并不少见,甚至颇为泛滥,那么,我想把这个问题延伸为:什么样的中国,才能造就这样极品的中国人?



中国人最喜欢把“礼仪之邦”挂在嘴边,可是即使花言巧语如于丹老师者,也无法说服我相信,中国在3000多年的历史中,曾经真的“礼仪之邦”过(当然,你可以替于丹老师完成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纠缠过去意义不大,那么,现在,是“礼仪之邦”吗?



当然不是了!至少那三条冤魂不会这么认为。



那现在的中国是啥货色?



我先说我看到的吧:政府及其官员通吃一切,一个中国人从可否生出来呼吸高污染大气,到使用的骨灰盒多少钱,都由政府说了算;你要生个大病,除非你是公务员,或者你有钱,那么,请把房子卖了先;再说房子,你不想一辈子在别人的房间里做爱的话,就还一辈子房贷吧,前提是,你把爸爸和爷爷的养老金夺过来先(你要是官员和富商,也除外,事实上,“他们”啥都除外);你要不是“他们”,你的收入,你买的东西,在拿到手之前,基本上由“他们”随便征税,大不了,你不工作,不喝水,不用电;至于你在街上摆个摊,路上跑个车,拆迁区有个房,或者惹“他们”不高兴了,可得更加小心呀,那些穿制服的才不管啥法律不法律,群殴你,倒钩你,被自杀你,抑制死你,躲猫猫你……你有几个你可以被如此折腾?



道德对于人(至少那几个船主)来说,既然是超越于法律之上的标准,那就恰好需要法律予以兜底。在丛林中,决定游戏规则的,肯定是那些大型猫科,而非小鹿小兔。只有法治,才可以制止大型猫科为了贪欲而丧失道德,只有法治,才可以给小鹿小兔讲道德的地方。



反之,当弱势者的生存权益被渐次剥夺,他们别说讲道德,连讲道理的地方都找不到之后,良知和道德之于他们,可能比LV包都显得奢侈,放弃这些,反倒是更优的选择。



梁启超曾经说过,社会的公德,是个人私德的基础,公德不举,私德必然沉沦。从此角度,三个大学生不该死,不代表见死不救的船主就该死。况且,这一次淹死了三个年轻人。那么,在去年5月的某天,四川的教室里塌死那么学生,还有谁记得呢?我们选择性地遗忘了!



我们似乎对这一切熟视无睹,甚至仍然对造成这一切的强势存在感恩戴德,我们才不管那些被劳教拘留的家长呢。但我们偏偏还以为自己很有道德,至少有资格去骂骂冷血船主,建议凌迟了他们。仿佛谁的嗓门更大,谁就更有道德。



真的吗?不妨扪心自问,你和我,谁有脸去惩罚这些船主?



我坦白,我没资格。



我甚至不相信他们打记事起就那么冷血,我坚信他们一定受过这个社会的伤害——像那么多仇视他人的连环杀手一样,是社会教会了他们做人,而非那些好听的课本。在中国,谁没受过不讲道德的同胞——还是大面积的——伤害呢?当那些船主们遭受强权的不公正,遭受强者的不道德之时,社会包括那些义愤填膺的网友,要是给了他们帮助,让他们感受到道德的温暖和力量的话,他们何至于此?



中国人最善于将自己的任何优势,变作勒逼套现的机会,从富可敌国的国企,到旅游区门口的公用电话亭,莫不如此。当这成为风气之后,大家就在这块地图上互相伤害吧,谁都是受虐者,谁又都是施虐者。船主们只不过做得太极端罢了。



我不想把中国形容为被上帝诅咒的索多玛。但我们成为道德的破落户,却是不争的事实。像一群衣冠不整的乞丐,我们无权进入道德的五星级酒店指指点点。



我们都很可耻。





PS:我是转帖的。原文地址135385078.html"target="_blank">http://sunxy1984.blog.sohu.com/135385078.html孙旭阳搜狐博客
br>
游客回复:欢迎大家讨论
br>
游客回复:距甘做,有犯法吗?如果无,边个都吹距唔涨!只可以用道德去谴责。
br>
游客回复:真噶么?
br>
游客回复:{:57_129:}
br>
游客回复:5死都无用、甘架人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35720(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