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30 10:29:11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曝光信息 >> 贵阳白云艳山红镇长任红军为败腐败,当地政府官官相护,百姓何处申冤?

贵阳白云艳山红镇长任红军为败腐败,当地政府官官相护,百姓何处申冤?
发布时间:2017-03-10|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我叫张正芬,女,汉族,身份证号:522425196608082826,现居住地址: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艳山红镇尖坡村。原籍:贵州省织金县茶店乡渡口村瓦房组(2001贵州省织金洪家渡电站移民)。2001年9月因响应国家西电东送的政策移民到贵阳市白云区艳山红镇居祝当时,我家共有5口人,落户之后政府并没有分给我们宅基地,我们全家一直是在贵阳租房子住,靠打零工维持生活,生活十分的艰难。当时白云区的领导看到我们生活艰难,决定用我们移民的基础设施款为我们流转了4亩土地用于养殖发展,解决生活问题,政府及领导对我们移民的支持,让我们背井离乡的移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虽然苦,虽然累,但我们却很幸福,因为有了根,日子有了盼头,随着养殖场的规模扩大,2014年4月18日,我们向白云区艳山红政府提交了扩建800平米畜圈及配套设施的申请,并得到了班正勇镇长和党政办领导的签字同意,并将其交给了城管办副镇长任红军,但却被任红军和主任朱刚的千般阻挠,后来,我们向市政府反映情况,后经区信访局领导牵头,2014年5月12日区城管局、区移民局、艳山红镇城管办等部门召开了专题会议,同意了我移民养殖场的扩建(文件名:贵阳市白云区群众工作中心,白群工中心专议(2014)4号)。本以为,一切顺利,但副镇长任红军又刁难我家,要求我们写承诺书”承诺:当国家征收时,不占赔偿”,如果不合理的要求,我没有同意,并多次进行沟通,但镇长却一拖再拖,万般无奈之下,我们只有找到区信访局领导,当信访局陈再平局长听说原诿后,也觉得任红军的要求不合理,就叫我们承诺:”1、如果遇到国家征占时,一定大力支持国家建筑,2、如果遇到国家征占时,按照国家赔偿标准赔偿”眼看无法阻止我们扩建了,2014年5月23日,当我们向政府提交承诺书后,任红军还是拖到6月21日才同意我们和政府的民生工程”立面整治”一起修建,我本以为可以松了口气,但是,恶梦真刚刚开始.2014年6月23日,我母亲因为生病,我找到任红军说:任镇,我母亲在黔西生病了,你看,我是否可以缓两天再修,任红军说:不说,你要修就和立面整治一起修,过了这个期限,你家就不要修了,万般无奈之下,我只有将修建工程承包了出去.并赶回黔西老家看望生病的母亲.2014年7月9日,我母亲过逝,悲痛之下,又遇到晴天霹雳,7月10日,在养殖场修建快完工的当天,任红军和城管办主任朱刚就叫了许多城管办的人员,将我养殖场堵起,不让继续修建,并打电话威胁身在黔西老家的我,叫我赶回他的办公室,我向他说:任镇,我母亲昨天去逝了,我能不能过两天来,任红军说:不说,今天必须到,如果不到,我就坼平你家养殖场.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我含泪赶回贵阳并来到任红军的办公室,刚进门,红军军就对我大发雷霆”说我不知感恩,不知恩图报,不说要你感谢我,还像我求到你一样,你家的情况就只有我知道,前任领导全部都调走了,任红军还说你要上访随便你,上面打电话来,大不了我喊一个人陪到你,我照样拿工资,你以为上访能解决到问题,三十年,二十年,得不到平反多得很。我就答复任红军说:领导调得走,共产党调不走,黑字白字调不走,你党调走了,我就没办法了.任红军恼羞成怒的把我撵滚出了他的办公室。无奈之下,我只有去区政府向领导反映情况。但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刚走没多久的时候,任红军打电话给我儿子龙飞鸿,用威胁的手段要挟我儿子必须到他的办公室,并扬言,如果我儿子不去,就将我家的养殖场坼平,在这巨大的压力下,我儿子赶到了任红军的办公室,城管办主任朱刚和几个工作人员都在,但是城管办主任朱刚,却用种种难听的言语侮辱我,我儿子听后,就和朱刚发生了口角,随后朱刚就在城管办里殴打我儿子,并还扬言,要我儿子在白云区消失,要将我儿子砍成肉酱此类威胁言语,并叫来艳山红派出所民警,不问原由将我儿子非法关押,当我赶到派出所的时候,看到我儿子被手拷拷起,我就问民警,为什么要拷我儿子,民警回答说:我儿子和朱刚发生了口角,并打了朱刚,我要求民警出示证据,民警无言,将我儿子的手拷打开,但不让我儿子走,并叫我先行回家,但,当我回家后,看到的却是我扩建的养殖场成了废墟,任红军,在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也没有下任何通知书等,就背着我将我养殖场坼了,2014年7月11日,早上,当我赶到派出所见到我儿子时,我才知道,我儿子一直被手拷拷起,24小时,一直没有得到饭吃,派出所还威胁我儿子,逼迫我儿子承认打了朱刚,我儿子实在忍受不了,只承认打了朱刚一拳,艳山红政府还叫了城管办的几个工作人员出面作证,编造了我儿子打朱刚的谎言,派出所对我说:上面领导说的,必须刑拘我儿子。我一个普通老百姓,实在没有办法,我对儿子说:儿子,你外婆死在那里摆起,妈先回黔西,帮你外婆把后事办了,送你外婆上山后,妈一定要为你讨个公道。办完母亲的后事后,我向上级部门控告任红军、朱刚及派出所等违法行为,2014年7月20日,任红军和朱刚,就威胁我,说我如果再告,就把我家的房子挖了,并中止了我房屋快要完工的立面整治工程,叫工人用大锤将房顶强行破坏,导致几十顿水从房顶上漏进房子里,一直到12月份,几个月的时间,雨水将我房屋里的墙,家具,电路等设施全部被损坏,为了掩饰罪恶,艳山红政府还出具了一份通知”说我养殖场房屋结构较差,且有不确定因素,不符合立面整治盖瓦要求等等说辞”,后来在我多次信访的情况下,政府迫于压力,2014年12月份又将我家房屋立面整治做完,至今没有发现基础下沉、房屋开裂的质量问题。后来我们地方政府多家单位反映情况,但政府一直推委,不管不问,没有办法,我只有将养殖场被非法坼除一事,将任红军告上法庭,本以为可以得到公平的审判,但事实上,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想要得到公正,真的好难,艳山红政府用一张复印件,就可以让法院将其作为定案的依据,政府坼除老百姓的房子,不用通知当事人,不用出具任何法律规定的文书,不用遵守中央出台的法律法规,法院都予以认可,政府批准修建的东西,就因为没有给当官的好处,当官的非法坼了,法院依然认定是对的,甚至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法官赵曜还对我放言说,就算审我输,我又能怎么样,随我告,如果我告得了他,他提火炮在我家冲,百姓何苦无辜!我多次向贵州省多家政府单位,均投诉未果,2年期间,当地政府每每派出工作人员,对我进行人身自由监控,走到哪里,跟到哪里,政府的某一工作人员还曾说:因为我不听劝告,所以对我实施了零监控,我到现在还没有搞懂,什么叫零监控,一个老百姓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为了得到应有的公道,竟然实行所谓的”零监控”,老百姓,上访被拦截,言论有违法,是何道理?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2016年9月3日,2017年2月15日,我两次去首都北京上访,寻求党中央领导的帮助,2次刚到北京,都被当地政府勾结黑帮进行绑架,并没收掉身上所有的东西,第一次,我苦苦哀求,绑架我的黑帮人员,将我丢弃在离家100多公里的偏远山区,第二次,将我送到离家50公理的地方,当地政府和对方进行交易,并将我接回家,但是,却24小时,都有工作人员在家门口监控起的。当地政府为政腐败,勾结黑帮绑架,法院官官相护,充当保护伞,地方警察当先锋,为脏官保驾护航,万般无奈,只有在此呼吁,广大的热心群众,全国的好心人士,正义者为我伸张正义,万谢!我坚信,正义总会战胜邪恶!一个受当地欺压的老农民;张正芬手机:13116303372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15741(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