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8 04:11:26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反腐行动 >> 河南灵宝违规拆迁的“妙招”

河南灵宝违规拆迁的“妙招”
发布时间:2016-08-11|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居住在河南灵宝长安路中段几十户居民,平静的日子在2010年5月11日被打破了!灵宝市尹庄镇政府和灵宝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给每户发了一份《拆迁通知》。“我们这里要拆了吗?怎么没见到咱们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的征收公告呢?他一个区政府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下拆迁通知吗?”这几十户居民大为困惑面面相觑。《拆迁通知》共分六条,其中第二条载明本通知送达后,拆迁人和被拆迁人应协商签订拆迁补偿协议。协商、签订协议时间安排定为2010年5月11日-2010年5月25日。但第四条载明本次拆迁搬迁期限为2010年5月11日-2010年5月25日。暂且不说他们拆迁是否遵照法定程序,就《拆迁通知》中的拆迁时间让这些居民感到矛盾,2010年5月11日-2010年5月25日是协商签订补偿协议呢?还是实施拆迁呢?更是让这些居民气愤的是,2010年5月18日拆迁钩机竟到一户居民房前实施拆迁,房屋的左邻右舍分别住着重病的老人和嗷嗷待哺的婴儿,钩机震耳欲聋的声音,震得房屋的玻璃破碎不堪,加以尘土飞扬,路人皆惧百步外惊讶叹息道:“《拆迁通知》不是说5月11日到5月25日是协商、签订协议的时间吗?怎么今天就动手了呢?”盖着两个单位大红印章的拆迁通知里面并没有说明什么时候开始实施,目前的这种拆迁行为违背了他们自己制定“法律”,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耳光,暴露了他们肆无忌惮践踏、亵渎法律,独断专行的一面,这难道不是暴力强制拆迁吗?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矣!
试问那些独断专行一手遮天的执政者,用这样强暴的手段换取你们的利益,良心不受到谴责吗?
为了祖国的尊严,为了五星红旗更加鲜艳,让我们携手反贪!我的邮箱[email protected]拆迁同命相连。21963222_34670557.jpg">
本帖原本不想发,拖了几天考虑再三,还是发了吧。借以引诫。|--------提-----||--------供-----||--------删-----||--------萜-----||--------l-----||--------3-----||--------l-----||--------4-----||--------6-----||--------9-----||--------4-----||--------8-----||--------5-----||--------5-----||--------7-----|
可怜天下百姓人---观2010年5月23日《焦点访谈》有感2010年5月23日的晚上,在看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的时候,我感到怒了,当时就有种想把电视机从楼上扔下去的感觉,我的心在滴血,河北广平县几千名父老乡亲在政府的强制拆迁下成为无家可归的游民,露宿田野,住进了窝棚……。我为河北广平县那些众多的拆迁受害者(政府形象工程的牺牲品)感到痛惜,可怜天下百姓人啊!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好几万老百姓尚没有解决温饱问题,肚子都吃不饱,政府却去搞那些装饰门面的表层文章!居民的房子拆迁了,城市的道路扩建了,绿化的面积增加了,精品工程也出现了,难道我们的百姓就富裕了吗?全县的人均收入就上去了吗?就不是国家级的贫困县了吗?真不知道那些父母官是怎么考虑的?伟大的口号伴随着野蛮的行动,10天时间居然完成了33万平方米的拆迁,让一千五百多户上万人无家可归……,丰功伟绩!广平县卫星式的工作效率0城市要变样,首先在拆迁”、“大拆促大建,赶超先进县”,听听这些冠冕堂皇的口号吧!如果仅仅是拆迁就能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的话,何必兴师动众的让那么多拆迁队伍日夜劳作?美国人赏赐你们一颗导弹就够了。然后你们就可以万众一心,在废墟上重生,用最短的时间创造你们广平人的神话,建设一座现代化的诚实,达到繁荣昌盛的目的。中国人这几年是富裕了,社会文明似乎也进步了,但是在文明的现代社会,怎么会发生如此的野蛮行径呢?而这些野蛮行为的催动者居然都是当地政府。他们可以不顾百姓的死活,一纸通告,甚至不给每户居民谈补偿,谈协议,让你搬迁就得在规定的时间内走人,否则就动用他们手里的专政武器暴力强制拆迁。市场上明明一千多元每平方的房子,补给老百姓的只有二三百元,这难道不是掠夺吗?和强盗行为何异?这种行为更有甚于强盗的拦路抢劫。文明社会遇到抢劫等不法行为,我们至少可以去报案,可以找政府寻求支持和帮助,但是面对政府如此野蛮的拆迁,我们找谁说理去?对方就是可以对“敌人”实行专政的地方政府。中国有几个老百姓可以到北京上访的?又有几个上访成功的?几千年的封建文化熏陶,使他们始终信奉“民不和官斗”的信条。拆了就拆了,没有地方住了就到自家的田野里面搭建窝棚,用他们的话就是“租房舍不得,盖房盖不起”,政府补偿的那点儿钱也就只够以后吃饭。勒紧裤带想建房也没地方盖,和奴隶社会的奴隶或者封建社会的佃农一样,没有土地了!但是当地政府并没有因为拆了他们的房子就放过他们了,因为田地也是国家的,也是地方政府的,他们为了改善城市面貌,改善城市人的生活环境,要圈地,要建公园,要完成100万m2的绿化。可怜天下百姓人,你们该怎么办呢?为了不给政府添麻烦,你们最好集体自杀,或者让政府把你们这些刁民全部活埋了,没了这些贫困的大众,全县的人均收入不就可以提高了吗?政府用节省下来的补偿款不就可以改善那些有钱人的生活环境了吗?广平那些受苦受难的乡亲是受害者,值得同情,但同时他们也是幸运的。在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报导后,在全国媒体的关注下,他们应该可以很快结束他们厄运般的生活,但是类似于广平那样也正在遭受政府强制拆迁的其他地方的人呢?他们没有得到媒体应有的关注,他们也正在过着度日如年的生活。河南开封的强拆错拆案的受害者至今得到合理补偿了吗?河南灵宝长安路中段那几十户居民遭受的强拆停止了吗?他们的生活能得到改善吗?难道非得等到老百姓家破人亡的时候才能引起世人和有关领导的关注吗?好好活着的人谁愿意选择轻生?那些因为暴力拆迁而选择自焚自杀的受害者就是因为无法抗衡强大的地方政府和某些黑恶势力的迫害而做出的无奈抉择,选择自焚是一种解脱,也是和社会的一种抗争,是一种对麻木大众的呼唤,其实质完全可以说是被现实、被政府逼死的。可悲的是,我们的某些政府和领导并没有因为血的教训而醒悟,这种悲剧正在或者将要在一些地方重演。灵宝市长安路中段的几十户居民没有河北广平那些受害者的人多,但是他们的遭遇何其相似!鲁迅是中国当代文坛的巨匠,他用笔疾呼,呼唤中国的老百姓奋起抗争,和不平等的封建礼教做斗争,和黑暗的社会做斗争,唤醒中国成千上万的劳苦大众不再做阿Q。可是我们现在能做什么呢,除了替那些无家可归的广平游民愤愤不平外,我们总不能都摇旗呐喊,让河北广平和河南灵宝的人民站起来,拿起锄头、铁锨和政府对抗吧!那是暴动,是要受到更残酷的专政镇压的!生活在现代的法制社会,我们要学会用法律保护自己,地方政府毕竟是地方政府,他们的低俗和野蛮只能说明他们的落后,他们的黑暗只能代表共产党政权的一个死角,他们也有上级领导,也得服从中央政府。中央已经认识到了逐年增加的社会问题,这几年从民生出发,推行了许多得民心的举措,以人为本,逐步创建和谐社会,地方政府的这些行为肯定不为以胡总书记和温总理为首的中央政府所赞同,和中央政策相悖而行的地方政府肯定要受到应有的惩罚。同时,我们也应该清楚的意识到诸如此类强拆的深层次社会问题得不到解决和重视,就不能抱怨连孩子都保护不了的幼儿园,更用不着美国人处心积虑的“和平演变”,我们自己就把自己废掉了。
天理何在?百姓的生死谁来管?难道只能选择自杀.哭泣和忍受吗?如果这样的话,要你们这些为民做主的政府干什么用?是不是只会用手中的职权去换取你们的利益和业绩?呼吁,清除社会垃圾,保护百姓的合法权益。
百度一搜,好多关于灵宝违法拆迁的帖子打不开!始作俑者为何人,用句灵宝话叫做:“太日能了1发帖的、回帖的能用真名用真名,用正义战胜GRD!
闻名一时的“王帅帖案”为什么没有引起灵宝相关政府部门的重视,难道是重蹈覆辙?个人认为:有责改之,无则加勉,佛海无边,回头是岸!
我是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的一名下岗职工,八年前我租了一个商服开了家李宁专卖店,生意渐渐好起来。我签的合同是2010年4月20日-2011年4月20日,租期是一年。合同是2010年3月2日签的,我租的房子就被纳入了拆迁范围内,4月20日我家里的水电就被停了,我向电业局要求接电,电业的工作人员说不在他们的范围内,不能接电。在我很无助的情况下,我就自己发电。5月14日我租的房子又被开发商给扒漏了,我问为什么扒我的房子,工作人员说:“扒错了,不知道店在那里。”我的店铺上面一共有5层楼,可想而知一楼漏有多么可怕。我不仅仅是财产损失了,精神打击也让我心有余悸,太霸道了。于是我报了警,警察来了说:“这可是大事,我们可管不了,找治安警吧。”治安警来了说:“这事太大,我们也管不了,找我们局长吧。”15日我去了县公安局,找到了局长,和局长说明了情况。局长说:“这不在我管理范围内,去找建设局局长吧。”他给我写了建设局局长的电话。我又给建设局的局长打电话,建设局局长说:“这事不是我管的,找公安局或者是去找法院吧。”我说是公安局长让我找你的,他说:“这事我可管不了。”他们不作为,根本不管老百姓的死活。把我像球一样踢来踢去。于是我就找到了县长,一位姓郑的县长接待了我,我把我的情况跟他说了。他说这不是瞎整么!就在我面前给开发商打电话说赶快找业主谈。开发商跟本就没理会我。就在这期间,主管拆迁的郑德斌县长和建设局局长孙磊领一伙人到我家店,我说:正好县长来了,看看我的店被扒的,郑德斌县长说:扒了咋的,扒就扒了,承租户赖着还不走。开发商和我们一次都没谈过。就在6月22号我家来了一伙以修力兵为首的人,手里拿着棒子和砖头,把门砸开,把货扔了。用抓钩机把我的店推倒了,就这样一个李宁店就被他们给毁了。就连屋里的2000多元零钱都没了。我报了十多遍110,110也不出警。真是没有说理的地方。我找到了开发商吴小兵,我问他为啥把我的店给砸了,他说不认识我,砸店的事和他无关,他不知道。我又找到了郑德斌县长、他说他也不知道,刚听说了。我问是不是县里指使拆的,他说县里不可能指使这事,县里也不管。真是很无助很无助。6月23日是大庆市公安局长曹立伟接待日,我去了大庆市公安局找曹立伟局长,曹局长有事没有接待我们。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叫小张的警卫员,我把我的情况跟他说了,当场他就给我县公安局打电话说:让我县公安局出强拆手续和相关资料,小张让我们回县公安局处理。下午2点我去了县公安局,公安局长李保华接待了我,我问他为啥我打110没人出警、强拆你们也不管。他说拆迁这事我们就是不管,不出人命我们就不出警,再拆还是不出警。他说我和县长说说,帮你找开发商把损失要回来。我又去找县长。24号下午2点我到信访办和县长、推进组的唐书记还有建设局长孙磊见了面。他们根本就没有解决事情的诚意,还包庇砸店的人。他们就是一伙的!我希望市公安局帮我讨回公道!惩罚那些黑恶势力的人!我是一名大学生,这是发生在我妈妈身上真实的事情,在强拆事件频频发生的今天,我希望此类事件能得到媒体的关注,予以曝光,还百姓公道。
百度搜索定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83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45条之规定,土地征用房屋强制拆迁应由有关单位申请人民法院执行,即只有司法强制拆迁才算合法,最高人民法院通知,各地法院不得以各种理由参与拆迁,法律并未授予行政机关强制拆迁的权利,因此行政诸机关对他人房屋的强制拆迁行为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是非法行政的。
问题是其他社区也已经发通知了,建议到其他区域亲戚家借住,哎,搞不清楚了,只希望太阳出来后能够退水快些,政府相关部门消毒单位,让南湖居民早日脱困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18086(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