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3 06:07:23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正义之家 >> 遭受到地痞的暴力殴打,心里痛苦、压抑

遭受到地痞的暴力殴打,心里痛苦、压抑
发布时间:04-04|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去年11月8号,一个我一辈子都无法释怀的耻辱的日子。在居住了10多年的小区内被一个疯狗咬了!那就是一个渣子,败~~类。当时有另外一个朋友在常我们在路边停车等候前面两辆车会车。但那个社会渣子突然从后面快速窜到前面,一下子把车头别到我前面去,张口就开始骂,要掉头。前面的都还在等,渣子你从后面窜出来要掉头?怎么调?一个泼妇先下了车,指着我破口大骂。从没有过的耻辱。想着息事宁人,没打理这个泼妇。可这个泼妇还在骂。我开了车门下来,泼妇走过来就抓住我的衣领,要打我。我怕伤了泼妇,更麻烦,没敢动手。泼妇被保安拉过去。这时泼妇的男人拍打着我的车窗,叫嚣着要我下来。我拉开车门,非常愤怒。有这么欺负人的吗?我打开后备箱,想去找个什么反击,其实我知道我车上没有什么防身的东西。我同学好像一直在拉着那个野蛮人。我就弄不明白了,两个都长得结结实实的男人,虽说身材不高,体力也有啊,怎么当时就那么窝囊。吓傻了?我的9岁的孩子在傍边哭。。。回想起来,忍不住潸然泪下。我就是这么一个怕事的人。平时对孩子很严厉,面对恶人的时候竟然是这么懦弱。回忆让人崩溃。野蛮人窜过来就是一拳,打在我头上,我一下子就倒在地上。保安叫嚷着赶紧把他拉起来。当时头都晕了。自己一直没动手。就是要报警处理这种败~~类。报警后10多分钟两个废物警察才过来。打人的野蛮人开着大众迈腾就跑出去了。因为是中午刚从外面回来,没吃饭,没有什么力气了。况且已经1点多了,加上紧张,浑身有点抽搐的现象。到了派出所,一个姓吴的过来,不知道啥职位,也不知道负责什么,就让我叙述一边。问我对方什么车。我脑袋都是蒙的,已经记不太清楚。警察,百姓报警以后是不是还要百姓自己提供侦查信息??我说好像是灰色的什么车。但车牌号我朋友记得。姓吴的在电脑那边说不对,不是这个车。提供了准确的车牌号,难道还非要我自己去提供准确的车的型号??我只好打电话回去小区物业管理处问刚才打我的那个车主信息,小区马上就告诉了我,打人者车牌号粤B4814N,咖啡色,大众迈腾。警察,你们真是大爷!提供了这个信息后,姓吴的那个警察---不知道到底是警察还是什么,因为后来才弄明白,他是在调解,先姑且当他是警察吧--就让我详细叙述整个事情经过。我只好忍着头晕叙述了一遍。吴警察边听变做了笔录,好像是,应该还有录音。听完了,才去查证那个车牌,找到打人的野蛮人的电话。后来这个吴警察是怎么跟对方说的,我就不清楚了。他叫我们到外面去等。等了有40分钟的样子,我实在难受,头晕,问吴警察打人者什么时候到,怎么处理。吴警察说已通知他过来了。不行你先去看一下医生。我跟朋友--也是我高中的同学,就去附近的医院做了一个检查。医生说是有点淤青,别的暂时没有看到什么。看到这个结果,我是应该感到高兴呢,还是感到悲哀?内心的感受,只有洁身自好、受了委屈的一个正当的男人才能体会得到。回到派出所。吴警察说他已经跟打人者了解了情况,跟我说的基本一致。基本一致是什么意思?就说带我跟那个打人者坐一起商量一下这个事情怎么处理。我又蒙了。被打了,还要跟打人者商量怎么处理?生平第一次跟派出所打交道,原来施暴者在打人以后还有派出所帮忙跟被打的人商量怎么处理?这叫商量吗?施暴的打人者,这个野蛮人还是十分嚣张,当这吴警察的面指着我强辩,说我打她老婆了。我朋友在旁边说可以作证没有人打他老婆。吴警察,你不是都已经问了,还说跟我说的一致吗?怎么还要我面对这个嚣张的野蛮人来辩论?派出所要我跟一条疯狗辩论吗?我说,把你的手放下来,别那么嚣张。吴警察看不过去了,也说,对,把你手放下来,不要指着人。此时,我的心里真是翻江倒海,极度崩溃。我要的是打人者承认错误,承担后果。却在派出所里要面对如此的嚣张跋扈,并且是当着一个‘警察’的面。一个平民百姓的无助,一个遵纪守法、乐于助人的人在面对一个无端的暴力侵害的时候的无助,可有谁能体会??吴警察看在一起商量不出什么结果,就分别单独谈。时间我记得是已经到了下午四五点钟了吧。我还一直饿着肚子,承受着这飞来的横祸带来的心理上的极大伤害。我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不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人,不是一个浑浑噩噩的人;我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个关爱社会、乐于助人的人,一个讲究原则、坚持正义的人。可就是我这样一个人却要遭受这样的暴力。围观的人的冷漠,施暴人的残暴、嚣张,让人身心俱焚。一个恶人在施暴以后认个错有那么难吗?在吴警察的‘劝说’下我甚至都放弃了要求治安拘留施暴者的合理诉求,同意‘调解’。可以调解啊,能让一个恶人认识到错误,真正回归到一个对社会有益的角色里来,何乐而不为呢?这个想法是不是太天真??调解?不知道是怎么进行的。吴警察在我的不断妥协下开始极力劝说我不要让对方赔偿,认个错误就行了。我那学过法律的同学也在旁边说,算了吧,认个错误就算了吧。我开始动摇,开始不相信自己的正义诉求会被人支持了,开始在内心里恨自己为什么当初不再多忍一会儿,哪怕恶人打了自己一拳,自己爬起来,用阿Q的精神安慰一下自己。满心的疲惫,满心的后悔。吴警察怎么说的?吴警察说‘就算他不赔你300元医药费,我来赔,好不好?’。妥协,一步步的妥协。我去医院检查花了376元。300元都不愿赔!吴警察有开始劝导我,你看你跟那种人较的什么劲。都是什么人,我一看都知道。我在这儿接触的人比你接触的多多了。是不是?300元对你不是什么事?何必呢?我说,举个例子,那要是反过来,我打他一拳,认个错,不用赔一分钱,是不是也可以?吴警察一下子就怒了,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再说一遍,马上拘留你,信不信?朋友一直跟在我旁边,连忙说‘他只是举个例子,算了算了...’其实我心里明白,吴警察一直劝说我接受在无赔偿的调解书上签字,这个事情已经说明了什么。近年来,社会上不断出现的极端事件,是不是可由此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各位网友,不得不说,事情不来临到你自己的头上的时候,你是绝不会理解为什么有些人会走极端,去采取一种不被法律容忍的方式寻求一种解脱。解脱?实际上是被逼着走上了绝路!有谁会不怜惜自己的生活,何况是生命?父母,子女,亲戚,真心朋友,每一个不快或是挫折对他们来说都可能造成担心。最普遍的就是上访这个事情。那就是民斗不过官,或者是地方官匪勾结,造成民不聊生,被逼无奈,只能出走呼吁,寻求公理。可实际上呢?什么公理,什么法律,都是空谈。周永康当公安部长兼政法委书记的时候,枉杀了多少人?为啥?就是因为有个富豪地产商得罪了另一个地产商,而对手就是因为结识了周永康的儿子。怎么样?杀身之祸,无需理由!中国的法律就是人执行的。执行不执行,怎么执行,都是人说了算。中国的黑暗是没有经历过黑暗的普通人无法想象和理解的,虽然现在这个社会高层在慢慢转变,向好的方向转变。那是被‘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真理给逼着转变的。就像生育二胎,孩子上学的问题一样。实际上生育是人的权利,上学也在宪法里说明了人人平等,每个公民享有受教育的权利。可实际上呢?这个问题不说,大家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年轻的可能没有经历过,25岁以上到35岁左右的可能都有印象,那个时候大街上政府的打手到处都是,见了怀孕的就查身份证,一看已经有了一胎,就暴力直接拉去医院,强行堕胎!怀孕的人就跟被杀的猪一样,给你绑上手脚,打上麻药,然后三下五去二就把你肚子里的孩子给掏出来!这就是人性的泯灭!一个时代的强暴,树立了一个暴力之上的榜样。政府办事需要人手的时候,就有很多黑衣人来了。从哪里来?都是干什么的?不出大事谁都不会去披露其中的内情,出了大事就说是临时工。确实是临时工。这些临时工平时都嚣张跋扈惯了,一不小心弄死你,往哪儿说理去?上访,闹腾,新闻媒体关注了,影响大了,就给你点封口费,或是暴力威胁还管不住你、封不住媒体的追问的时候,就只能拉几个替罪羊出来息事宁人。太稀松平常了。跑得有点儿远了。就事论事,没有贬低政府的意思。何况我们都是爱国的。以前没经历过暴力侵害而跟派出所打交道的事情,不知道处理的程序。现在知道了。刚去就是调解。调解无果才交给派出所处理。我的困惑是,吴警察有什么权利强硬要我接受‘调解’?我反问吴警察,如果不赔偿,我不接受调解,进入到司法程序,打人者会面临‘治安拘留’的处罚,打人者清楚吗?你给打人者说明了吗?吴警察不耐烦地说,这个是他的事情,不用你管!我坐在外面的长铁凳上。旁边一个也在派出所办事的人说,不用害怕派出所的人,他们就是欺软怕硬。旁观者都看出来了,吴警察是在极力打压我。......
小民斗不过GuanFu和土匪。吴警察说,叫我到屋里,嚣张的打人者给我道个歉,这事就算了。算了?算了...我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来寻求家长的帮助,结果还被压制。道歉还要我一个受害者到屋里,躲起来接受道歉。一个躲在角落里做出的道歉有诚意吗?施暴者还他妈的有理由,当着外人的面道歉,没面子!人渣,就是人渣。不需要理由,只需要借口。调解书给我签字,我拿过来看看,打人的野蛮人一分钱也不赔。我签了一半,拒绝接受。吴警察已经离开了。只剩下另外一个专门拿调解书的小姑娘。我说为什么这样子?收调解书的人看样子有点紧张,在外面喊吴警察。打人的野蛮人已经回去了!我操。这就是派出所!这就是调解??调解书里连TMD道歉的字眼都没有!我拒绝再签字。我这时候态度坚决起来,一定要赔偿300元。穿着警服的警察进来了一个,说了什么已经记不清楚了。态度说不上友善,也说不上凶恶。只记得说是叫人去小区里调查。他妈的老子在这儿熬煎了半天,一直到天黑,你们才说去调查?吴警察前面做的调查都他吗的是逗你玩??跟我的说法一直,还要再去小区调查??早干嘛去了?我来这儿不就是要你们警察给主持正义吗?这个时候我才明白,派出所还没有真正参与进来。泪奔...吴警察已经不能再处理了。有些人在回避。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过来,我跟他说明这个情况。那小伙看样子是刚来的,因为旁边的保安甚至都不认识他。小伙子来听我说完这个事情后应该是电话通知了打人者再过来,还是调解。我还跟那小伙子说,吴警察为什么一直打压我。他可能处理的事情多,有点激动。小伙解释说。嚣张的野蛮人返回到派出所以后还是拒不认错。其实我不知道,实际上这个时候派出所已经派人到小区调看监控录像了。如果我坚持不再调解,不签字,那野蛮人就一个下场,拘留5天,赔偿医药费。可是已经熬到晚上7点多了,人都快崩溃了。你们不知道每一分钟都在坚持。我想要快点结束这个狗屎一样的调解。所谓的调解,最后就是打人者赔了300元给我,我同意不再追究。其实那个时候哪有心思去看调解协议??后来我才去看了,看过之后心里更是愤恨。根本没有道歉的意思表示。调解,他妈的就是一个为虎作伥、狼狈为奸的套儿!等我在极度疲惫中签了‘调解书’后,派出所的人进来了,一看我在弄‘调解书’,就问那个调解员说,不是不同意调解吗?怎么签字了?这个时候是去小区调看监控录像的人回来了,他们清楚地知道谁对谁错。可我那时候心里还不清楚这帮派出所的人会怎么处理,会不会跟嚣张的打人这一个鼻孔出气?反正都已经签了!签了!调解员看起来好像轻松了很多。这个时候开始准备离开了。施暴者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派出所的好像是所长,说,叫打人的上楼去录个指纹,以后再有犯事,直接拘留!听起来很不耐烦。一个事情从下午1点弄到晚上8点,明明施暴侵害,还不认错,百般抵赖,派出所的人也搞烦了。至于后来到底有没有录指纹,不得而知。我拖着疲惫的身子,一个受了极度伤害的精神,哭都哭不出来的情绪,回到家里。没有任何语言,没有安慰。只有小女儿说,爸爸,我都哭了。心里在流血。每个细胞里都是要愤怒。没有心思吃饭。......时至今日,受到的暴力侵害已经过去大半年了,可是每天都生活在一个阴影下面,感觉活的非常压抑。偶尔在小区里还能碰见那个打人的野蛮人,都射来一股寒气逼人的杀气,我都忍不住想要一把刀捅死他!报警,应该是寻求一种公平合理的解决结果,而不是一个一边倒地为虎作伥。正义被压制,邪恶还在横行。你要我怎么办??施暴者的电话13715264028施暴者的车牌号粤B4814N连报警都得不到保护的时候,是不是被逼着走极端?我相信社会上正义的人还是多数。我寻求你们帮我出气,只希望正义的人们以后能够主动伸出援手来阻止邪恶,不要等到你们自己被侵害的时候再去做无力的申诉。至于我,除了背负一身的压抑、愤怒之外,还会去努力地帮助别人。看到别人的善意的微笑,就是最大的快乐。

第二天在门口碰到昨天的保安,保安问我昨天的事情后来派出所怎么处理的,还说派出所当晚有找他了解情况。我说要那畜生赔了300元算了。保安惊讶地说,才300?起码要2000元!又说起那畜生平时就飞扬跋扈,前几天为停车跟保安较劲,非要停在当路。保安,你们有组织,畜生还能收敛一点。祝福你没有挨打。
@讨厌律呆子2016-05-1715:34:00施暴者深圳号码-----------------------------是深圳的号码。我也就是在深圳被那个地痞暴力殴打的。深圳的车牌,深圳的号码都在调解书上写的清清楚楚。
@天天盼望晴天2016-05-1717:13:00你只有一刀捅了它,才会有结果-----------------------------哎,说起来简单,一刀就能结果一条罪恶的生命。可是咱有老有小,有亲戚朋友。现代社会的弊端就是善良之辈受了冤屈之后不能以暴制暴。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身陷冤狱。拿起法律的武器,实际上就是一句空头支票。就是要小老百姓们在受了困苦灾难之后徘徊在寻求正义、公理的边缘,既要你不失去希望,又要你不挑出事端,慢慢地在痛苦的泥沼里自生自灭,一点点消亡。
看了你的帖,我深有体会。多年来遭受过无数的欺侮和凌辱……血泪深重啊!那些恶人可不会认为你是仁慈和善良,他们以为你懦弱和蠢软,他们可以任意欺侮你,玩弄你、以你泄愤、以你取乐,侵犯你掠夺你取笑你……如今也逼得我想通了,对恶人必须是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必须这样!才能打击恶人,让恶人不得器张。为此我己作好准备。
@社会大肮脏2020-04-0314:58:57难以忘记的屈辱,无法抚平的创伤。再回首,往事如烟,却历历在目。-----------------------------你没手没脚,没板砖菜刀?云南的退役女都能反杀威猛大汉!发到天涯有什么用?警察都处理过说明你认了!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30342(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