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2 17:54:03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投诉不良 >> 第三次向中央举报莒南县刘星李政国纵权乱法欺压百姓

第三次向中央举报莒南县刘星李政国纵权乱法欺压百姓
发布时间:2016-07-20|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莒南县刘星李政国正在做亡党亡国颠覆江山社稷的罪恶勾当尊敬的习近平总书记、王岐山书记:近日,美菲勾结在南海挑起事端,全国人民团结一致声讨“外患”。而地处偏僻的临沂市莒南县公安局长刘星、检察长李政国却在国难当头毫不收敛地制造“内忧”。他们为了私利,蝇营狗苟,肆无忌惮地纵权乱法,欺压百姓,吞噬国体。此恶甚于外患,不早日除掉,将可能亡我们的党国,颠覆我们的江山社稷,后果堪忧。且看这蝇级小官是如何颠覆我们江山社稷的。先讲述一起刘星、李政国徇私枉法制造的冤案。莒南县板泉镇女青年王倩倩仅因简单的婚姻纠纷,由于男方能够与刘星、李政国扯上关系,略使恩惠,刘星李政国就相互勾结,大开杀戒,强加罪名,一路将王倩倩刑拘、逮捕、判刑。刘星、李政国枉法办王倩倩案近似疯狂,首先,他们不顾事实和法律;第二,他们不顾王倩倩及亲属撕心裂肺的辩解;第三,他们不顾律师从法理和情理上的苦苦相劝;第四,他们不顾各自的下属为了公正拚命阻拦;第五,他们不顾上级业务机关的正确指导。他们一旦咬住肥肉,就绝不松口,法律、公正、人权以及社会的指责在他们眼中轻如鸿毛。所谓的王倩倩案本来就不应该成为“案”,是刘星、李政国之流强行制造的“案”,其故事脉络如下:一、王倩倩婚姻的主要过程2014年3月王钦洋家托媒人王洛利介绍与王倩倩认识→后又托赵东峰圆媒→还有长辈王西岭做见证人→恋爱过程→2014年5月订婚→两家互赠彩礼→去青岛拍婚纱照→2014年8月举行隆重的婚礼→王倩倩家陪送十几万元→去云南度蜜月→同居约半年,期间王钦洋姐生孩子王倩倩付礼金1万元→因性格不合加男方隐瞒病情→发生口角王倩倩被男方一家殴打→尚未谈及彩礼归属问题→在两家没坐下来商谈,也没经中间人调解的情况下,男方直接按刑事报案,还掺杂着王春凯设局陷害→2015年4月王倩倩被以诈骗罪立案刑拘逮捕。王倩倩的婚姻,与莒南县其他人家的婚姻并无二样,几千年就是按照这个风俗延续下来的。可以说,众人无罪则王倩倩无罪,王倩倩有罪则众人皆有罪。二、插手陷害王倩倩的全部人员及错综复杂的关系1.张定龙,王钦洋的亲舅,莒南县某私企老板;2.孙奎林,王钦洋的表舅,莒南县检察院副检察长;3.刘星,莒南县公安局长,与张定龙关系密切,凡是了解张定龙和刘星的人,都知道这层关系;4.李政国,莒南县检察长,与刘星、张定龙、孙奎林关系密切;5.徐淑涛,“打非办”民警,本案主办人,王春凯的老亲,二人“甥舅”关系;6.侯波,莒南县检察院干警,王春凯的老亲,二人“表兄弟”关系;7.刘常通,莒南县检察院干警,本案公诉人,刘星的亲侄子。三、在刘星李政国的操纵下,莒南县公、检、法在办理王倩倩案过程中的违法情节1、2015年3月,莒南县刑警大队认定此案是民事纠纷,不予立案,并口头通知了双方。公安局长刘星在没增加新证据的情况下,亲自签批,强行立案。2、案件既不交给刑警大队办理,又不交给经警大队办理,而是交给一个叫“打击非法上访办公室”的临时组织办理,目的是让与举报人有亲戚关系的民警徐淑涛主办。3、徐淑涛办案太偏向了,别说公平公正、依法办案,连做人的良心都没有,整个办案过程就是朝着怎样把王倩倩“造成”罪犯方向努力的,太欺负人了!全案共调查了19名证人,除了媒人、书记等3名中间人,神婆、买车人等4名无关人员外,其余12人全部是举报人的亲戚、同学、同事。徐淑涛对我们提供证据一概不理睬。在退查期间,徐淑涛曾勉强调查了一名王倩倩的同学孙晓梅,徐淑涛竟然当场篡改孙晓梅的证词,被孙晓梅揭穿后竟然又将她的证词弃之不用。徐淑涛还有大量的徇私舞弊、无中生有、黑白颠倒、采信假证等情节,还有引诱威胁证人情节,还有侧面帮助证人制造假证情节,不再细述。4、孙奎林全过程强加干涉案件,包括游说李政国、跟检委会成员打招呼、跟批捕科打招呼、向公诉科施压等等。5、侯波在检察院内部大肆制造谣言,以不实之词侮辱诽谤王倩倩。6、为了架空检委会,在开检委会之前,李政国让史晋军传达“必须捕”的指示。7、因分管检察长持该案无罪的观点,被李政国撤换。8、公诉阶段,因陈兆阳检察官认为此案是一宗无罪案,被李政国撤换。9、换上翟安阳检察官后,经过审查案件,也认为不够诉讼条件,仍然遭到李政国撤掉。10、错位让从事政工工作的刘常通办理诉讼。而且刘常通在自己已经调到其他机关后,继续越权出庭参与诉讼。因王倩倩案在莒南检察院受到正义的强烈抗击,李政国恼羞成怒,曾放言“谁说王倩倩无罪我就免谁的职1在撤换了3名检察官后,干脆全盘否定未检科和公诉科,隔位让政工人员刘常通办案。刘常通在其检察生涯中,空前绝后,就公诉王倩倩这一个案子,办完就走。刘常通对案件既不审查,也不与辩护人沟通,很快就形成结论。起诉书内容是标准的成品稿,几乎全部照抄侦察机关的意见书,侦察机关的意见书又最早来源并全部照抄举报人的诉状,这个诉状又是孙奎林代办的。到此为止,王倩倩案无论具体办案人员,还是暗地插手人员,全是一条线上的亲戚朋友关系。甲与乙有纠纷,乙强行全权裁决,公正何有?!11、一审法院没有做到依法公正审判,他们不是向法律负责,而是向检察院负责,向李政国负责。判决王倩倩有罪带有明显的目的性。因为他们明白故意地弃用客观证据,偏颇采用证人证词。其中,判决书上还说某人的证词与某人的证词能够相互印证,真是令人啼笑皆非!这12名证人的证言都来自同一证据源,像磁带复制了12份,这也叫相互印证?四、侮辱诽谤和陷害王倩倩的情节为了陷害王倩倩,他们可谓费尽心机。1、明明知道王春凯与王倩倩有长达九年的恋爱,强说王倩倩也诈骗王春凯,让王春凯也参与诉讼,目的是既败坏王倩倩形象,又有意使案情复杂化。(已被一审法院否定)2、为了“制造”王倩倩诈骗情节,早在2014年11月就让王春凯反复纠缠王倩倩,最后获得王倩倩信任,成功卧底,骗取了大量的所谓证据,每一次见面都拍照、录音,这不符合朋友间的正常交往。后来王春凯倒打一耙,诬陷王倩倩以恢复恋爱、结婚为借口,欺骗王春凯。(已被一审法院否定)3、诬陷“王倩倩连王春凯弟弟的命钱都骗去了”,实情为此款是王倩倩哥王平与王春凯父亲王言岭合伙做生意用的,有合作协议,且签订协议日期为2009年2月,而王春凯弟弟是2009年下半年才因公去世的。(已被一审法院否定)4、诬陷王倩倩用心不良,“高价收购婆婆玉米”、“让婆婆搞加气站生意”。(已被一审法院否定)5、诬陷王倩倩盗刷王钦洋信用卡。(已被一审法院否定)6、诬陷王倩倩隐瞒自己的家庭经济状况。(已被一审法院否定)7、诬陷“王倩倩在罗庄一宾馆被抓获”,实情是王倩倩因感冒正在通达路与北园路交汇处的华苑医院内输液,被罗庄区公安局某派出所民警带走。8、诬陷王倩倩没跟王春凯没分手。五、“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诈骗罪系强加罪名就这样一桩子虚乌有的案件,由于亲朋关系的操纵,前后勾结,上下通气,每一个环节都作弊,每朝下推进一步都动用会议让集体背黑锅,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承担责任,到了“无会议不能决策、无亲戚不能推进”的地步。敢于主张正义的人都惨遭不公。集体决策实际上被强权架空。一审法院指责王倩倩的“隐瞒已经与前男友订立婚约并保持婚约的真相……构成诈骗罪。”我们认为这是强加罪名。首先,王倩倩的婚姻是真实的,她不具备构成婚姻诈骗的主观和客观条件,说她诈骗是生套概念,本案的事实和所依据的法律都不靠谱。用“隐瞒已经与前男友订立婚约并保持婚约的真相”来推断婚姻诈骗不符合立法的本意,二者不是因果关系,是生拉硬套来的关系。如果想认定一桩婚姻是诈骗行为,必须确定婚姻本身是虚假的;如果既承认婚姻是真实的,又认定是婚姻诈骗,逻辑混乱。其次,王倩倩与王春凯已经彻底分手的证据确凿,不存在“隐瞒”。证据有三:一是有王倩倩与王春凯的短信聊天记录证实二人已经明确分手,绝不是恋人关系;二是有王倩倩与王春凯四次通话录音证实二人已经明确分手,绝不是恋人关系;三是有邻居及同学证词证实王倩倩家与王春凯家已经于2013年中秋节前彻底闹翻,不再来往。另外,王倩倩跟王钦洋认识后,也坦诚地相互讲述了各自的恋爱史。再次,需要阐明一个道理,法律没有规定恋爱双方必须向对方讲述前期恋爱情况的义务,不讲并不犯罪;法律也没有规定订了婚就不得再找更合适恋人的条款,找了并不犯罪。不能把道德约束和法律约束混淆了,也不能把婚姻关系和经济合同混淆了。综上所述,王倩倩“真有罪”是假,给枉法者当“替罪羊”是真。原本两家的民事纠纷,双方找个机会商谈一下了事,大不了诉诸民事法庭。由于刘星、李政国主动徇私枉法,从而致使整个莒南县的公、检、法都卷进来办理这个本不应该涉足的案件,都在为仗势欺人的行为想办法找出路,耗费了大量的警力、财力,给莒南县司法工作开了一个恶例。六、刘星李政国的恶行遭到正义人士的不齿这个话题篇幅不长,但仍然将其作为一个独立的题目进行阐述,原因是这个情况太重要,它从侧面证实王倩倩无罪,证实刘星李政国枉法陷害王倩倩的本质,同时反映了中华民族镶嵌骨子里的正义还没有完全灭失。刘星、李政国等人借自己手中的权力,欺负王倩倩一案,历经一年多了,期间受到了大批正义人士的顽强抗击,我家与这些同志一面不识,但他们为了正义,不顾自己的前途和利益,不畏强权,舍身护法,永远值得全社会尊敬。这些正义之士,除了前文讲述的1名副检察长、2名检察官外,还有包括公安副局长、副检察长、副院长在内的大批正义人士。特别值的一提的是,一审法院的审判庭长都通过“不签字”的实际行动表达自己的正义观点。而所谓的检委会、审委会,前面已经说过,是被一把手架空了的。王倩倩案,莒南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从一把手向下,没有一个不认为王倩倩冤枉的,他们虽然公开场合犯不上得罪一把手,但私下场合都议论纷纷,义愤填膺。七、总论刘星李政国恶意枉法的无穷祸患王倩倩案看似相对孤立,其实包含着重大玄机。一是刘星、李政国之流,在法律和事实面前,为什么这般肆无忌惮。原因是,像他们这样素质坠落的基层司法干部,一旦掌握了本单位的最高权利,就相对形成权力真空,几乎不存在监督。而一把手又掌握着本单位所有人员的前途命运,大家无条件地服从一把手是唯一的选择,更不用说史晋军等人为了利益而丧失原则的败类。所谓的检委会、审委会,其实质也沦为一把手行使特权的工具,一把手的眼神就是成员笔尖的方向;二是在系统内部和全社会正义力量的抨击面前,冤案为什么能够从容不迫的向前推进。原因在于窝案的发生。王倩倩案除了有刘星、李政国两个一把手参与外,还有那么多亲戚连亲戚,朋友连朋友参与,前后形成一个闭合的制造冤案链条,假如独立作案不至于走这么远。这种窝案可怕之处在于,他们拧成一股绳,则敢肆意对抗法律,对抗正义,对抗上级,则敢蔑视各级领导甚至中央的指示。三是公平的法院为什么也扮演了助纣为虐角色。这是体制的问题,因为同级法院受制于同级检察院,一是检察院对法院有监督权,二是检察院的反贪局随时可能逮捕法官,因为法官在司法过程中不可能全部保证清廉。所以,一旦上线来了错案,法院只能将错就错。如果强行纠错,就是弄检察院的难看,下一步就会遭到检察院的报复。更不用说检察长亲自跟院长打招呼了。针对这个问题,我们经过王倩倩案的痛苦思索,呼吁国家今后能不能从体制上予以改革,公诉的案件交由全国(或本省)其他地区同级法院审理,具体哪个法院承接,随机选龋这样或许能够大量地减少人情案。刘星、李政国等人制造的冤案,有人情因素,有利益因素,有个人素质坠落因素,有体制因素。蛀虫虽小,危害甚大。他们还在其他案件中有重大受贿线索,数额惊人!如果不尽快铲除,杀一儆百,则其本人会自鸣得意,继续如法炮制,枉法害人,众多贪官污吏则相互传染竞相效仿,人民群众则丧失对法律的敬畏,被迫选择行贿获利,最后形成法将不法、国将不国,蚁穴溃堤,大好江山社稷葬送于恶吏之手。尊敬的习近平总书记、王岐山书记以及上级司法机关,如查处刘星、李政国,需要完善证据,请直接与我们联系。电话:13573957828                 二〇一六年七月十三日
e="display:inline-block;text-decoration:none;height:20px;line-height:20px;">鲁公网安备37010202000111号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49946(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