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9 16:17:54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反腐行动 >> 天理何在!被人赤裸裸的诈骗30万,东莞东城派出所居然不予立案

天理何在!被人赤裸裸的诈骗30万,东莞东城派出所居然不予立案
发布时间:2017-01-03|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我叫钟辉女身份证号码43252219880306642X电话180-7383-29152014年7月10日我老公被人举报涉嫌贩卖枪支被东城派出所拘留,当时我急得六神无主,我虽然相信我老公他不会去干这种犯法事情的,由于担心老公在看守所吃苦,所以当务之急到处托人找关系打听消息并把他尽快放出来。7月18号我从我姐夫朱芸那里得知他朋友朱文龙有个朋友叫彭益华,彭益华的姨夫朱平建有关系可以帮我把人搞出来。我问到朱平建的电话并把我老公的拘留通知书和基本情况都告诉了他,他要价100万帮我把人从看守所捞出来,如果现在确定请他搞这个事情我老公最快21号可以放出来,前期不需要一分钱费用,等人从看守所出来,我们一手交人一手交钱。但我嫌钱太多我根本出不起,想让他少点费用,他说这个事情不是他一个人做,他也是请河北公安厅的一个领导来办,办这个事情都是需要送钱的,还不是送一点点,而且这个是担风险的事,钱不能少了。后我请我老公的表哥谭基本帮我和他说,我表哥和朱平建认识,他们是牌友。最后经讨价还价以90万成交帮我去办这个事情。我当即请他们18号晚上就过来,他回答说当天太晚19号过来。19号下午五点左右我打电话给朱平建想请他们吃饭并给安排住宿,他回复说不用我管这些,他们已经有安排就住在东城派出所附近的招待所里,晚上要和东莞市公安局的黄局长一起吃饭。我马上打电话给我表哥,请他和朱文龙,彭益华马上赶到东莞来,与他们一起来的还有朱文龙的弟弟朱文广,还有他们的邻居朱礼。第二天早上七点左右他们赶到东莞,八点多我们一起去了朱平建住的锦江酒店,我们去的人有我自己,我哥哥钟和平,我老公的哥哥胡永,我老公的姐夫朱芸,朱文龙,谭基本,彭益华,朱文广,朱礼。到了后朱平建提出要我交30万的前期活动经费给他,我不愿意,因为来之前电话里说的很清楚,前期不需要一分钱,人出来了再给钱的。但是朱平建说搞这个事情需要送很多钱,要请客都是要花费的,并拉开了他带的一个袋子,里面确实有很多现金,他说如果现在给了这个30万,晚上他们就把广东省公安厅的李厅长约出来一起吃饭,还有东莞的黄局长,今晚吃了饭就能知道我老公到底是明天还是后天放出来了。我们还可以派一个代表跟他们一起去,但是不能说话,坐那里就行了。他要我们考虑一下。我们过了会再去他们的房间,还是想人出来了再给钱,这时那个河北领导很凶的说:“老八(朱平建外号八哥),不要和他们废话那么多,搞就给钱,不搞我们就给李厅长打个电话我们回去了。”一听这话我就着急了,我想如果我不给钱他们真走了那我老公不就出不来了吗?这时朱平建说如果我还有顾虑的话,可以写个协议,并由中间人彭益华出具一个借据。我们当时商量这样应该是稳妥的,所以就答应了他的要求先给他30万,人出来再给60万。然后朱平建说借据要写彭益华借朱文龙的钱,不能写借我的,他说彭益华都不认识我怎么会到我这里借钱,说不过去的,我也没想太多都同意了。我们准备转账给他,他说不要银行转要现金,因为等下晚上就需要现金送出去的。然后我和哥哥姐夫他们一起四处借钱,下午三点的样子我们把30万现金交到了彭益华手上,彭当着我们的面转手就把一袋子钱给了朱平建,然后我们签了个协议,彭益华也写了个借据给我。四点半的样子朱平建说要和河北领导商量点事就出去了,五点半朱文龙打电话给他说什么时候吃饭,他回答说李厅长还没到,到了会打电话告知他一起去的。到了六点半,朱文龙又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吃饭,朱平建告知他已经在和领导吃饭了,不用我们去了。晚上九点左右朱文龙再次打电话问是什么情况了,朱平建回复已和领导打好招呼,百分之百没问题,就等他明天回复是22号还是23号出来了,然后挂了电话。22号我打了几个电话催他人具体哪天出来,他每次都说不用着急,肯定就是这两天就出来了。到了23号我老公还是没出来,我又追问,朱平建回答说星期五也就是25号绝对出来,而且他说安徽有个人放出来了需要他去办手续接人,所以他和河北领导必须走了。就这样他和河北领导走了,我还是一天几个电话的问他。到了25号我老公还是不见出来,我又追问他,他回复说东莞那个局长出差了,要等那个局长回来了签字了才能放人,这个局长要到下个星期二才能回来的,并让我放心肯定是没问题的。到了星期二我老公依然没有出来,这时他已开始不接电话,偶尔接了也是说两句让我别催关系都打点好了肯定能出来的话就挂了。这时我已开始怀疑并想让他退钱,因为打电话他不接了,我就和彭益华说了不要他们搞了要求退钱,彭说钱都已经送出去了,如果不让他们继续搞关系那是我们违约,钱不可能再退了,我只好作罢。到8月1号那天我又发信息给他,如果不能带我去见这个李厅长和黄局长,不让我看见他这些关系的话我就一定要他退钱。我上午发的信息给他,他下午就回复说让我在8月4号务必要请一个律师去会见我老公,让律师告诉我老公,5号他们会安排一个民警去提审我老公的,到时我老公只要和民警说他是在网上卖玩具枪就行,其他就不用说什么了,反正都是打好招呼了,做个笔录也是走个形式而已。8月4号上午我按他的要求请了律师去会见我老公,然而到了晚上八点左右我老公由于根本未涉及到枪支被东莞市公安局依法释放,实际是被人恶意举报,我老公根本就没有接触过这些所谓贩卖枪支的,我老公人都出来了朱平建还不知道还说安排了民警去提审他,我知道我被骗了。到5号下午六点我故意打了个电话给朱平建说,我刚又安排律师进去看我老公了,怎么没有民警去提审他?他说问下情况就挂了电话,后来我又打给他,他告诉我说那个民警出警了,6号肯定会去,并让我放心,8号百分之百会出来刚好是关一个月。到了八号又打电话给他说人怎么还没出来,他说协议上写了是37天,别着急。然后我实在不想看他骗下去了,直接告诉他我老公早在4号就出来了,出来这么久他一点都不知道,明显是骗人,必须退钱,他就挂了电话不接了。8月9日下午,彭益华打电话给朱文龙,称朱平建已经从澳门回来到娄底了,让朱文龙去娄底东方明珠酒店协商问题,朱文龙问彭益华与朱平建讨要先前预付的30万,彭益华与朱平建不仅不退还30万,还声称胡浪人是他们搞出来的,朱文龙应再付给他60万,朱文龙说那要先跟胡浪家里人商量,旁边的‘河北人领导’还在一边叫嚣:不付钱了可以,那就把胡浪给通缉了,抓回我们河北就是了,朱文龙回到住处后决定再打电话向彭益华、朱平建讨要这30万,彭益华还是简称胡浪是他们帮忙搞出来的,必须再付他们60万,朱文龙向其声明,那就只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8月21日晚上,谭积本、朱文龙、胡永、胡浪、钟辉、再度邀彭益华在娄底一茶楼见面讨要30万元预付款,彭益华称钱已到了朱平建与‘河北人老板’手里,同时他们说胡浪是他们搞出来的,不仅这30万应得,朱文龙还差他们三人60万。朱文龙再次表明法律解决问题的立常8月26日,朱文龙、朱芸、胡永、胡浪、钟辉下午事先通知彭益华让其带路去朱平建家里讨要30万,彭益华拒绝,一行人找到朱平建家,朱平建妻子说找不到朱平建本人,事实上朱平建手机从8月10号左右就一直处于关机状态,钟辉、谭积本、朱文龙多次打电话均为关机!几天后我和我老公、朱芸、胡永、朱文龙一起从老家来到东莞准备报案,朱平建得知我们要去报案心里害怕了,当晚就打电话给朱文龙说要我们不要去报案了,钱保证在10月初退给我们。当时我们还是选择相信了他,没想到到了10月份的时候我们打电话给朱平建,他电话一直是处于关机状态,2014年农历除夕晚上我和我老公到他家里去讨要过,但是都没有见到他本人,电话也一直是关机状态。2015-2016年12月,我到他家去讨要过多次,但都没有见到朱平建本人,电话要么就是能打通不接,要么就是关机。我和我老公被逼无奈,2016年12.29我们带这这份和朱平建签的诈骗协议以及当时在场的一些证人来到东莞市东城区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找各种理由推脱并不受理我们的的报案,口供也不给我们录,在我们强烈要求下,他们才勉勉强强简单的录一下口供,但是录完口供后居然说朱平建不构成诈骗他们没有理由去抓他。并且他们还说要我们选择放弃算了,30万很多吗,骗了就骗了。天呐,这30万对你们来说是不算什么,但是这钱可都是我从亲戚朋友那里一点一点借来的啊,年底他们都在逼我讨要,我和我老公已经在派出所坐了3天3夜,他们一直不予理睬!期间我们也问过很多律师,把详细的经过讲给他们听,他们都说这是典型的诈骗案件,公安不立案可以投诉他们,想想像我们这样的普通老百姓,能奈何他们怎么样呢?身为人民警察却不为人民做主,有案不立,让骗子逍遥法外。那到底谁来维护法律的尊严呢?社会的公平正义何在呢?朗朗乾坤,法治社会,到底哪里是老百姓说理的地方呢?267151365.jpg"/>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17080(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