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9 20:52:37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曝光信息 >> 素材的反复利用(散文)

素材的反复利用(散文)
发布时间:2017-07-07|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086669db5de74d6cefbdb3953802f.jpg"/>160年未变的电梯被德国彻底颠覆,横向移动可旋转...393082065a8b4ef6.jpg"/>揭秘香辣小龙虾最简单的做法!新手也能做,还不快学起来~【辣话题】为何现在女生寝室关系复杂?是缺乏人际交往方面的教育吗?
今天的总结内容叫“素材的反复利用”。
这里有两个事例:一、那年高考。二、看图写作。
先说那年高考。
高考,拿现在来说,已是犹如吃饭喝水拉屎放屁样稀松平常了。这样的高考,我写不来,我也不想写,或叫还没有引起我的共鸣。我经历了高考的起初,也就是七七年。那年,我正在读初中。我目睹了这一切。而给我感受最深的就是自家哥哥。
从“推荐上大学”,到“一卷上大学”,这给了多少寒门秀士多大的期望。
因此,我写了《哥哥考学》《这个老李》《高考》《高考趣话》。而当看到“那年高考”时,我仍然有得写,写了之一之二之三。
之一,依然以哥哥为主角。
之二,讲的是邹树国。邹树国复员军人,“背袋干部“,又有路子,可谓仕途坦荡,但他没有这样去做,仍想以高考改变命运。
之三,讲的是肖银。肖银地主的后代,要去高考,就要去争取,要去砸烂囚笼,虽经一番智斗如了愿,但这里面的过程,不也一样引人深思?
所以,我的这些篇什都打上了时代的烙樱尽管现如今的高考已遭人诟病,但回想当初,还真是大快人心!
说起同题,不由想起八十年代的一则文坛佳话。
江浙的已故作家陆文夫就曾发起过,题目叫《临街的窗》。记忆中似乎只有北京的已故作家邓友梅冒了个泡,响应了一回。
更远一点的也有。如莫泊桑的《羊脂球》,也是同题的产物。
现在回想起我写过的这些篇,似也有些遗憾。因为我只写了之前,还有之后,没有光顾。
所以我说,倘有足够的素材,仍以“那年高考”为题,写出个二三十万字的长篇出来,也不为过。也不算稀奇。
这也正说明“那年高考”这一素材的生命力还在旺盛着哩!
再说第二件:看图写作。
记得小学高年级有“看图说话”的课文。如《长城》《鸬鹚》《燕子》《绿色的办公室》。它的宗旨,就是提高学生的两个能力。即观察力组织力。所谓组织力,就是将所观察到的场景,用语言表述出来。从而解决学生作文时没得话说的弊端。
现在上升到“看图写作”了,其考量的能力也就更多了。但其功效,却也是一样的。
还在这个没有发起之前,莲韵社团就已在做了。在莲韵,我收获了四篇。而在这里,我也同样收获了四篇。分别为《回家》《瓜恋籽》《思》《念》。除《回家》还在营里被拷问外,其余三篇均已发表。
记得《回家》刚发营里时,教官就曾抱怨了一句:晕,这快!
其实,教官有所不知,在这幅图画还没有发出来时,我就准备写王木匠了。为了能达到一天一篇,我把熟悉的人名一一写下,写完一人,删去,接着再写下一位。而王木匠的经历刚好契合了图画所要阐述的主题思想,因此,就有了这一快动作。这也叫机遇是给那些有准备的人。
《回家》写的是别人,我的经历能不能写呢?从而有了《瓜恋籽》。而开篇的那句话“小哥几遭业哟”,也的确是我幺妹说的,内里的场景也是真实存在。《思》里面的万婆跟大儿子引伢,也是真实的。其实,就是我母亲与我大哥。其实,刚开始并不叫《思》,叫《适应》。适应什么?适应一切生活环境。试想一下,一个在乡村粗声大嗓,随地吐痰,大锅大灶搞惯了的人,猛去城市,自然就有诸多不适应了。而象内里所说的净拣偏僻的位置走,也是不适应的写照。写完后,觉得适应太过肌浅,才换成了《思》。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母亲的一则笑话来了。
有一天,我卖完菜回家,气都还没喘一口,母亲就神色慌张地跟我说,说明天回去。我笑问为何?母亲说你们这里兴卖婆婆。我惊问还有这事?母亲连声说是的是的。说着,母亲停了下,又是神色慌张道你听你听,又来卖婆婆了。我一听,笑了。原来,那是别个河南人在叫卖馍馍。母亲听了解释,这才安下心来。
这个笑话说明了什么?语言不通。
好了,我的第五篇也出来了,题目就叫《笑话》。
这也算是我的意外之喜了。
写完这些,还能不能写呢?能,这就是《念》。
这里不光有父母对儿女的思念,还有儿女对父母的思念。
在《念》里,当我写到“我要回家”时,我流泪了。不是因我的文笔优美而感动的流泪,而是令我想起了那一幕流泪。我是九一年搬迁到的武汉,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天地,但女儿的“我要回家”的话语也时时在我耳边响起,这不是户籍不在当地那么简单。而要想用语言表述出来,很难!中间总象隔了点什么。
写到这里,这篇文章似乎也应收题了。但我却仍没得收手的打算。
我们再回头看一下图画。
老俩口都穿着冬衣,爷爷戴顶礼帽,婆婆脸上布满折皱,推着辆婴儿车,车上的小孩显出了欢快,背景是高楼大厦。
我的写作,似乎已紧扣了画面,但我只抓住了适应,思念,留守,空巢之类,往开里想,象昔日的丹江移民,现今的三峡移民,他们在新的居处就真的适应吗?这幅图画,似乎也契合他们。可惜,我没得这方面的经历,也只有割爱了。
而我所说的移民问题,就是一个选材的角度了。
宽泛的角度,会给人以意想不到的收获。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46050(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