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8 15:42:29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曝光信息 >> 学问的良心与良知

学问的良心与良知
发布时间:2018-08-23|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凯恩斯(文)




从上海的染色馒头,到假冒全聚德烤鸭,从双汇瘦肉精到四川毒火锅调料,表面上看食品安全问题越来越严重影响人民的身体健康,实际上,食品安全问题早就存在并非一天,只不过过去你天天吃垃圾,没有人管,现在媒体曝光了,社会开始重视而已。食品安全问题牵涉的地方保护主义,主管食品卫生监督检查工商城管街道等很多职能部门利益或者官员个人私利,实际这些损害社会价值事件早就存在,但是人就是监督检查的人不知道。食品安全问题本质上还是企业和不法商人丧失了社会责任。企业的责任最重要的有两条,第一个是经济责任,即企业要为股东赚钱,创造利润。第二条是社会责任,就是企业要为社会提供产品或者服务。食品安全问题在本质上,是不法商人和监管部门个别人忘记了社会价值:为人民服务。



不要嘲笑为人民服务过时。美国哈佛大学的墙上就有这么一句话:


Entertogrowinknowledgewisdom,Departtobetterservethecountryandthekind.翻译成中文就是:入学是为了增长知识,毕业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于国家和人民。简单的说就是毛主席的题字:为人民服务。
不管是进入大学学习知识还是党培养公务员,都是为社会培养,更好的为人民服务的人。有学问的人都应该是有专业知识,为人民服务的人。但是做起事情来,似乎都忘记了为人民服务,更多的是为了部门利益,小团体个人利益服务。

公路养路费变成征燃油税,费改税表面上是好事,但是燃油税以杀富济贫的名义加上去了,高速公路收费因为牵涉到地方ZF和地方公司的利益,没有怎么降低下来,全球超过一半的收费高速仍然在中国。高速公路的乱罚款,乱收费丝毫没有降低,导致物流成本全球最高。当初高喊收取燃油税好的专家躲到哪里去了?现在汽车也进入普通老百姓家庭了,最终杀富济贫收取燃油税受益的是谁?利益损害最大的是谁?中国有几个富豪,这几个富豪才有几辆车?

个税,是80年代初是为了向在华外国人征税的名义制定的,当时百姓的收入是每月十几元,几十元,个税起征点是800元。当时老百姓的收入水平很低,在法律条文不健全,主要委托主管部门立法的条件下,既然标准和老百姓的收入相差十倍,当然很容易的就通过这个法律了。现在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是1160元,老百姓的收入从80年计算增长了几十倍,上百倍,个税起征点标准提高了2倍多,现在我们的专家号称不能大幅提高起征点,因为不能满足国家税收需要。至于降低档次,还是以杀富济贫的名义,不能降低收税标准。那么80年代初积极制定个税的专家学者官员都哪里去了?你们怎么不再讲当初制定的原则?为什么对个税外国人现在征收起点是4800元,对国内老百姓是2000?这难道不违背当初通过法律的原则吗?无限责任ZF的钱是永远不够花的。现在公务员比例是多少?数据表明,中国历朝历代的官民比例分别为,西汉17945;东汉17464;唐朝12927;元朝12613;明朝12299;清朝1911;现代167199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官民比例跃升到140,现在据说是1:28,即28个人养一个拆你家房子的公务员。

长江流域大旱,现在我们的长江三峡的水利设计专家,湖北气象专家,工程院院士立即出来解释:南方大旱和三峡无关,而且三峡工程还缓解了旱情。我们暂且相信专家说的是对的。南方的旱情,短期内预计会随着雨季的到来,在7-8月得到缓解,但是黄河断流的教训告诉我们,一旦大型河流出现断流,大型水库干涸,那么这种缺水可能是持续性的,也许会持续几十年。如果中国南方未来连续几年,十几年,几十年出现大面积干旱,这些专家还会这么说吗?这些专家敢出来承担社会责任吗?一旦南水北调变成无水可调,谁会出来的认错?记住494949">周恩来总理的话:494949">长江是一条大河流,不能出乱子,如果航运中断了,坝是要拆的,那就是大罪494949">。时间会验证皇帝的新衣。


学者或者说知识分子应该有良心。为人民利益仗义执言的良心。现在很多知识分子变得深沉、睿智、成熟了。换成贬义词就是知识分子变得冷漠、犬儒了。就拿北大清华来讲,以前他们会为了人民的利益奔走,现在,就算作为他们农民父母的房屋和土地被强行拆迁。学生们也会觉得是农民自找的。现在,知识分子的赚钱机会和经济状况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但是,他们赚钱的同时似乎忘记了为人民服务。以ZF的名义,强行征地,合理合法的掠夺本来属于农民和居民的土地增值。
以前的中国学者吃苦耐劳,仗义执言,学习孟子的浩然之正气,有种大无畏的精神,虽千万人吾往矣。现在攀附权贵、空谈、抄袭,寡廉鲜耻的学者是屡见不鲜。学者进入权力层后迅速腐化,进行以权换钱交易进行“原始积累”。李白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气度哪里去了?你读书时学习的朱自清的气节哪里去了?

在改革开放初期,摆脱极左阴影的过程中,中国的知识分子曾经为思想解放做出过巨大贡献。但是当这些人掌握权力,成为既得利益者之后,忘记了ZF的权力和责任是对应的。它有什么样的权力就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权力是人民授予的,人民授予大的权力就要承担大的责任,授予的权力小承担的责任也校在改革初期,制度不健全的时候,需要对ZF多授权,以利于改革。但是当ZF的权利无限大的时候,ZF权力过大时,学者有必要站出来,主张ZF少承担点责任,多些权利监督。




ZF的权力是人民授予的。但是地方ZF增加权力,并不完全用于承担责任。人民交了税养活了地方ZF是希望它们能保障社会安宁,保证人民身体健康食品安全,而不是用来发暂住证的,强行拆迁,强收过路费的。在经济利益驱使下,ZF权利过大,一方面,通过权力侵吞公用资产,另一方面,利用权利欺诈弱势群体,获得更多个人利益。在这种情况下,ZF权力“大一点”好还是“小一点”好?

有学问的人要有良心和良知,莫要以人民的利益名义去占有和损害更多的人的利益。为什么现在不能出大师,因为大师不仅仅需要有学问,更需要有良心和良知。








br>
游客回复:进入权利层的知识份子还叫知识份子吗?

能够为民说话的必须自身就是民众的一员,否则即使洋洋洒洒写出裹脚布那么长的“著作”,在俺们看来也狗P不是!徒增恶心!
br>
游客回复:一句话,这一切的根子在于腐败!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50021(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