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7 08:29:38 登录注册 RSS

当前位置: 公理网 >> 显明公道 >> “远景钨业”一审判有罪 欧小龙等坚称无罪

“远景钨业”一审判有罪 欧小龙等坚称无罪
发布时间:2016-09-14| 来源:公理网 | 点击发表评论

本网讯记者何青青报道远景钨业今天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审。本网在密切关注此案的同时,现与网民一起回顾案情。


湖南衡阳远景钨业有限责任公司是原川口钨矿政策性关闭破产后经改制重组而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原川口钨矿自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因资源枯竭、管理落后而连年亏损,1996年以来到破产时每年亏损额都在千万元以上,每年靠国家财政补贴千余万元才能勉强维持。2000年列入国家政策性关闭破产,2001年下半年启动破产清算程序,2002年6月破产终结后,重组股份制企业衡阳远景钨业有限责任公司。


欧小龙和陈佑元为原川口钨矿副矿长,破产后分别担任重组企业衡阳远景钨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和副董事长,伍安国在川口钨矿破产终结前在外打工。


经过短短三年的发展,2005年远景钨业稳坐衡阳市民营企业五十强第二把交椅,欧小龙也一度被捧为国企改制脱困的带头人。就在远景前景无量时,2008年,欧小龙、陈佑元、伍安国因涉嫌私分国有资产罪被衡南县检察院刑事拘留。


一审:衡南县法院判欧小龙等3人犯私分国有资产罪


2008年,欧小龙、陈佑元、伍安国因涉嫌私分国有资产罪被衡南县检察院刑事拘留,后被取保候审。2008年12月1日,衡南县人民检察院向衡南县人民法院移送起诉。该院分别于2009年3月18日和24日两次公开审理。


据衡南县检察院起诉书称,2001年上半年,川口钨矿资产负债率为70%左右,为了达到法定破产条件,同时也为了给重组企业留点资产,川矿矿务会研究决定,采取虚假报废方式降低资产总值,提高资产负债率,并安排专人将不符合报废条件的27项尚有954835.56元的机械设备虚拟报废。


衡南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川口钨矿破产前没有停产,库房里和生产线上均有黑钨产品。同时有充分证据表明:欧小龙等人暗示胡桂安藏匿库存钨砂,致使川口钨矿尚存的黑钨没有纳入破产财产评估清算。并有大量证据材料证实川口钨矿破产时有在产品白钨。根据司法鉴定书的结论,认定欧小龙等人隐瞒产成品黑钨32.7283吨,在产品白钨22.8671吨,合计价值820938.13元。


而通过各种手段隐瞒下来的国有资产,无偿给了破产后的重组企业远景公司。这些国有资产占当时整个远景公司资产股份的20.2%。随后,远景公司以增股名义将这些国有资产配送给公司各股东。据了解,2003年至2007年,远景公司共分红利3(亿)5702(万)5682元,国有资产在此期间所产生的孳息为1.4亿元,而这些资金全部被个人瓜分。


检察机关认为:这种行为是一种集体私分国有资产的行为。2009年9月18日,衡南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欧小龙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0万元。被告人陈佑元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0万元。被告人伍安国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衡南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欧小龙等人表示不服,坚称自己无罪,并向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欧小龙坚称:我无罪!


按照国家对资源枯竭矿山实施政策性关闭破产的规定:用原企业有效资产,一次性安置职工。2002年,远景钨业公司在组建时采取了金字塔形股权结构,公司管理层仅持30%左右的股份,其余股份由原企业643名一次性安置职工自愿出资,共同购买原企业有效资产。


实践证明,这样一种股权模式在远景钨业是成功的。2003年,远景钨业公司实现工业总产值1758万元,上缴国家税金140万元。2004年实现工业总产值3734万元,上缴税金408.97万元;2005年实现工业总产值8230万元,上缴税金1166万元,成为衡阳市民营企业50强第二位。同年,欧小龙董事长被评为衡阳市优秀民营企业家。


2007年4月底,湖南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收购远景钨业公司98.33%股权,公司由民企变为一家国有控股的有限责任公司。



2008年,欧小龙、陈佑元、伍安国因涉嫌私分国有资产罪被衡南县检察院刑事拘留。2009年9月18日,衡南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欧小龙犯、陈佑元、伍安国犯私分国有资产罪。随后,欧小龙等人向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对于提起上诉的理由,原衡阳远景钨业责任有限公司董事长欧小龙认为一审法院认定其隐瞒产成品黑钨32.7283吨,在产品白钨22.8671吨与客观事实不符。他表示,自己主观上不存在隐瞒产成品和在产品的主观故意。


欧小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犯罪要有主观故意,当时我没有这个主观故意。我当时想去桂林工学院,上调函都放在清算组。他们都知道我要去的。当年6月底、7月初,我就已经准备走了。那时候我怎么可能会主观故意隐瞒产成品和在产品呢?


我们不存在私分国有资产的问题。特别是有人在网上说这个是私分1.4亿元的大案,我认为不对。实际上我们企业通过股权转让获得了比较好的效益,1.4亿也是每个人股权转让产生的,和原来的国有资产没有任何关系。


对于产品白钨没有评估的原因,欧小龙、陈佑元、伍安国供称,因原川口钨矿为政策性破产,他们都想打政策擦边球,留点资产给重组企业。

相关链接:远景钨业一案公开庭审市民争相领取旁听证

远景钨业一审判有罪欧小龙等坚称无罪





我要分享:
关键词:

最新新闻

手机浏览

公理网 版权所有

公理网 Total 0.040669(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

给我发消息